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白领生涯 落棋

第一章 重逢

2760 2017-07-02 23:30:56

    楔子:

    十九路纵横,黑白两色纠缠。一方棋盘上,黑白二子刚至中盘,但已经可以看出白子颓败,黑子轻松获胜。

    男子的头低得很低,眉眼看不清楚。

    林翘怔怔地坐在棋盘前,赛场里细细的议论声好似放大成了无尽的喧哗。

    胜局已定。

    可是,这却是最坏的胜局。

    一、重逢

    天是好天,艳阳高照。

    林翘刚一下车,摄像机话筒蜂拥而至,记者们言辞犀利,一个个带着好奇的狰狞表情,好像下一刻就要将林翘吞吃入腹。

    这种场面,不知情的人大概会认为又是哪位明星的八卦。

    饶是今天来的人非富即贵,见惯了风风雨雨,可路过之时,也免不了为这荒唐的一幕侧目。

    不管有怎样的事,这毕竟是葬礼。还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商人苏震的葬礼。

    可被围在中间的林翘一如往常,小高跟鞋稳稳站着,一身黑裙高贵典雅,脸上不带笑容,琥珀色的眸子却带着善意的光,像是为镜头准备的表情。

    “各位媒体朋友,苏先生是一代儒商,宁市甫一开放,他便扎根这里,为宁市做出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他一生辛劳,才至今天的地位。今日是他的葬礼,不论有什么问题,请在葬礼后联系小苏先生的秘书。中国人常云,入土为安。各位职业精神令人敬佩,但能否给亡人安静离去的时间。”

    刚刚还吵吵闹闹的记者安静下来,苏震这样的地位,他的葬礼规格自然极高,难以混进去打听消息。可偏偏,他的死却是个巨大的谜团。

    为拿到第一手资料,各家媒体全堵在苏家别墅所在的兰山下,等着拦林翘。

    本以为至少能挖出点消息,可林翘不卑不亢,表情语气皆无可挑剔,几句话说的滴水不漏,一点异常都看不出。

    趁着记者没反应过来,林翘转身离开,堂堂正正往苏家大宅去了。

    刚一转身,林翘脸上笑容尽数褪去,冷冷清清的眸子,只残留一点微末的悲哀。这是一个以死亡开始的布局,有人在背后操纵,硬要将她拖入一个看不见的泥潭。

    听说兰山风水极好,当年苏震便是将这座山开发为生态区,以此起家。如今入土为安,还是选在这里举行葬礼。

    林翘从苏家本宅赶过来,气都落不定,脚上的高跟鞋是新鞋,有些打脚,将脚后跟生生磨出血。

    可她面上表情却好像并无大碍,为表尊重,她和前来吊唁的宾客一样,都从山脚下走上去。难免的步子越来越慢,正在这时,背后有人鸣笛。

    林翘有点厌烦,别墅在半山,有点陡,车难走且易堵。路程并不长,已通知宾客步行,可一些人却非要开车上山。与其这样,不如不来。

    她装作没听到,径直往前走。

    没想到,这车却没完没了,不断鸣笛,好像就为了和林翘过不去。终于,她怒气冲冲转身。

    这一下,却是愣了,刹那她便惊出一身冷汗,大脑一片空白。

    是苏震的车。

    “上车。”

    一个略显冷淡的声音,很年轻,不是苏震。林翘抬头一望,猝不及防落入一双极为幽深的眸子。黑玉一样,没有丝毫波澜。是一张轮廓清晰的面孔,这到不是说他像混血儿一般,那是一个纯粹的中国男人的脸。可是眼是黑如玉的黑,眉是边界清晰的眉,皮肤却十分白,白到可以看到血管的颜色。

    “苏子尧?”

    记忆深处涌出一个名字,慢慢和这张脸重叠起来。林翘怔了一下,有种模糊了时光的恍惚感。

    她用的是疑问句,可话里却分明已经肯定。她差点忘记,苏子尧已经回来了。这位小苏先生,不但没在父亲的葬礼上先行过来待客,甚至堂而皇之开着车上了山。

    林翘的眉微蹙了一下,旋即恢复常态。

    可哪怕这样细微的神情,也没逃过苏子尧的眼睛。他漫不经心抬了抬唇角:“我知道你不高兴我开车,可犯不着在这种时候赌气,你走不上去,还会迟到。”

    林翘对苏子尧的看法总共只有四个字,有钱任性。这些年没见,却听过苏子尧的传闻。

    比起众多纨绔子弟,他认真学习,痴迷于科学,敢于踏入非洲最最贫困落后的地区去研究一种蚊子自带的毒素长达八个月,之后还大老远带了一罐蚊子,取了若干毒素,在实验室苦苦钻研半年,发表了学术界有名的关于该类毒素的论文。

    这种成就,令无数纨绔子弟感慨万千。

    他真是脑子有病啊!

    可这个脑子有病的家伙,依旧我行我素,走遍了千山万水,再最险恶的环境中,追求极致的神秘科学。

    听起来令人敬仰,可结合他的身份,这就叫做不负责任。林翘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热爱科学,可她却知道,他真的热爱让苏震难受。

    林翘不想理他,他们并不熟悉,甚至颇有嫌隙。

    说起来,从苏子尧和苏震大吵一架离家出走以来,竟然已经过了十年。在林翘看来,不管这其中有什么过节,人不在了,什么也都该放下了。

    可苏子尧,看来并没有觉得自己爸爸意外去世有什么问题。就连表演出来的悲伤,他都不屑于做,甚至故意堂而皇之开着苏震的车上了兰山。

    林翘咬着牙又走了两步,新鞋实在太不合适,没防着就崴了一下。

    这一回,可不是磨破脚后跟那种小问题,钻心的疼痛席卷而来。林翘捂着脚蹲下来,身后安安静静跟着的车也跟着停下来,苏子尧流畅地开门下车,二话没说将林翘一抱,塞进后座。

    林翘疼得眼角泛泪,顾不上抗议。苏子尧也不着急,静静看着她,眼里的墨色好像化开一些。

    “你就这点,还算可爱。”话一说完,苏子尧自己先愣了一下,蹙眉坐回前座。

    林翘却有点的感怪异觉。

    她一直都知道苏子尧不喜欢自己,从最初她来苏家,苏子尧就表现出奇异的抗拒。甚至多次,他对她的厌烦已经到了视若无睹,一睹就要大发雷霆的程度。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虽没原谅苏震,对她倒是友善不少。

    像是有点厌倦林翘的审视,苏子尧转过头:“女人脚磨破了走路,很难看。”

    他别扭地变相解释。

    林翘是个早慧的女孩子,自小就喜怒哀乐不行于色,苏子尧总觉得她像年轻的外表装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可她有个习惯,一疼就会掉眼泪,心里的强大终究不能掩饰生理现象。

    但实际上,很少有人会发现她不舒服或者不开心,她掩饰得太好了。

    只有一个人恰巧目睹了几次她的哭泣,那个人就是苏子尧。

    果真,这段路不长,仅五分钟便到了门口。宾客已经来了很多,只有一个女孩在迎接宾客。

    纵使离得远,林翘也能感到她那种仓皇不安,小鹿一样张着大眼睛,一副凄惶的模样。

    她心里一软,着急下车,强行装作没事。可脚一落地,还是疼得一激灵。坚持走了两步,胳膊被一只手抓住。

    一只十分苍白修长的手,骨节分明,手上有细细索索的伤。可是,却十分有力,让她联想到僵尸电影里,白骨从土里冒出,一把抓住人的脚腕,挣脱不了。

    林翘僵了一下,就听苏子尧的声音在耳际,“走不稳就扶着我。”

    他们二人缓慢走过去,乍一看像是相携而来。

    门口的女孩已看到林翘,脸上一下有了笑容:“阿翘,你怎么才来?”接着,目光移到苏子尧脸上,眼里很快迸发出喜悦的光,“哥哥,你回来啦。”

    说着,小鸟一样扑进苏子尧怀里。

    很难得,苏子尧也露出了笑容,虽然还是淡薄的,却也能看出十分愉悦,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我回来了。”

    他不一定是个好儿子,却一定是个好哥哥。

    一旁的男人走过来,给苏子尧背上狠狠一巴掌,笑着说:“我以为你会在肯桑尼亚的原始部落里扎个营,娶个黑姑娘,从此繁衍生息。”

    苏子尧抬头,对来人并不意外:“商洛,好久不见。”

    这些人的面目都是熟悉的。只是隔着厚厚的时光,又好像都暧昧不清起来。

    他真的,离开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