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二章 惊现尸体

2193 2017-07-04 10:23:00

    石悬和雨浙来到一楼,只见大厅亮着灯,餐桌旁有个身穿睡衣的女人背对楼梯站在那里,她佝偻着背,嘴巴微张,浑身瑟瑟发抖。

    女人脚下躺着一个男人,男人一只手抓着她的脚踝,背上插着一把匕首,鲜血不断涌出。那匕首不但刺中男人后心窝,而且只剩下刀把在外面。地上,男人的身下拖着一道长长的血痕,一个粉紫色的水杯浸在正逐渐扩散的血迹里,掉落在地上的一件女式外套也沾满了血渍。

    空气里弥散着一股血腥味,在这雷雨交加的夜里,显得格外瘆人。

    师父跑过去,对着男人不停大叫。石悬心里警铃大作,浑身的神经都兴奋起来。

    女人微微转了一下身子,脸侧了过来,那张写满惊恐的脸有些扭曲。见到石悬和雨浙,她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神色明显松动。尤其是视线掠过雨浙时,她的眼里还闪过一丝欣喜。

    石悬眯了眯眼,女人正是今晚一起约饭的客人——尖酸刻薄的枫紫,这么晚了她为何不在房间睡觉?男人是她杀的吗?她为何要杀人?是男人图谋不轨、她反抗时失了手?

    脑子里跳出一串问题,却没有时间给他思考,石悬深深凝了枫紫一眼,疾步上前喝住师父,蹲下身试了试男人的鼻息,忍不住低咒一声,“该死!”

    雨浙走过来,低头端详着死者的五官,颇为意外,“这人是谁?”

    石悬一脸疑惑地摇摇头,死者并非今晚来约饭的客人,也不是店主,这大半夜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石悬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他一边骂娘,一边将一楼所有灯打开,开始给尸体拍照。

    雨浙沉默旁观,眸光很快从石悬身上移向枫紫。

    枫紫面色惨白地站在尸体面前,抓着椅子哆嗦个不停。她的脚下像生了根,一步也挪不动。

    雨浙将枫紫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视线停在她被死者抓住的脚踝上,语气微凉,“深更半夜,你怎么没在房里睡觉?”

    “我……我……”看得出,枫紫在努力平复情绪,但或许是冲击太大,她张了半天嘴巴,只发出断断续续的音节。

    雨浙眉头一蹙,眸里闪过一丝怀疑,也闪过一丝探究。

    这一幕闪进手机镜头,石悬禁不住多看了雨浙两眼。今晚,石悬和雨浙一前一后抵达这“山里人家”,雨浙一下车,石悬便已经留意到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且不说那一身意大利手工定制的Zegna休闲服,就说雨浙举手抬足之间隐隐流露的气势,都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教养。此刻,面对突如其来的凶杀案,雨浙的镇定也超乎一般。这样一个出身良好的男人为何会来这并不出名的原始森林约饭?他会不会是凶手?在自己昏睡的时候,如果他溜出房间下楼来作案,又如何避开枫紫回到楼上?仅凭这点,能不能排除他的怀疑?他有没有可能是凶手的同谋?自己今晚莫名嗜睡和他有没有关系?石悬眼眸深了深,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收起手机,石悬走过来,蹲下身子将死者的手从枫紫脚上掰开,示意雨浙将枫紫带开,“你们先去那边。”

    雨浙将枫紫拉到沙发旁,摁着她坐下,自己坐到对面直视着她,他的眸光自带几分威压,似审视似辨别,枫紫紧张地咬着唇瓣,不停扭着自己的双手,还是说不出话来。

    石悬摸出手套戴上,蹲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查看尸体。他看得很仔细,就连死者的衣袖和裤腿也被他掀了起来。师父老实地趴在一旁,不时打几个喷嚏。

    死者的手腕处和脚踝处都有不少勒痕,石悬眼里闪过诧异,眸光愈加暗了。死者生前被长时间捆绑过,难道他一早就在这旅店里?

    石悬当即撬开死者的嘴巴检查了一番,果然在死者的口里发现了一些布屑和纤维。看来,死者被捆绑的时候,嘴巴被堵着,难怪没人听见他呼救。

    做完最简单的尸表检查,石悬带着师父走过来,坐在雨浙身旁,看向枫紫,“说说吧,怎么回事。”

    枫紫此刻总算恢复了语言功能,她战战兢兢看着石悬,“你,你是警察?”

    雨浙也看向石悬,眸光明显也带着几分揣测。

    “我不是警察。”石悬点了支烟,“我只是个私家侦探。”

    枫紫眸光一缩,脸上泛起失望。雨浙倒是不动声色。

    “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楼下?”石悬凝着枫紫,再次提问。

    “我半夜醒来觉得口渴,发现房间水壶是坏的,便披了外套下楼来找水喝。”枫紫在他的注视下,开始回答问题。

    “这么说,地上那个杯子是你的?”

    “嗯。”

    “你开的灯?”

    “对。”

    “你怎么发现他的?”

    “我开着手机电筒下楼,走到餐桌这边来摁墙上的开关,脚突然被抓住,我低头一看,那个男人躺在地上看着我,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吓得杯子掉在了地上,他头一歪,就闭了眼。”

    “你再想想,还看到了什么?”石悬皱着眉,一脸凝重。

    “没有。”枫紫思索数秒,摇摇头。

    “你下楼时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石悬话音刚落,一直嗅来嗅去的师父突然抬头打了几个喷嚏,嘴里呜呜叫了几声,向厨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石悬心里一动,当即起身跟上前去,可厨房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师父四处嗅了嗅,又跑回大厅,紧跟其后的石悬视线无意间扫到地上的血痕,瞳仁一缩,皱了眉,结合刚才枫紫的话,从尸体躺在地上的位置和血痕的位置来看,男人背后中刀,很有可能是从地窖方向跑出来的,难道凶手藏在地窖里?

    石悬刚要迈步往地窖走,师父突然对着大门大叫起来,他侧脸看过去,眸光当即一暗,低咒一声,“我靠!”

    只见紧闭的房门上锁着一条粗大的铁链,上面还挂了六七把大锁,这架势,怎么看也不像单纯只为了防盗。

    雨浙也走上前来,凝着挂满锁的铁链,一脸深思,“这是老林锁的?”

    “情况不太对劲。”石悬此刻的表情比看见尸体时还要冷峻。

    枫紫目瞪口呆,诡异和恐惧再次爬满脸颊,她轰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向楼上跑去。

    石悬和雨浙对视一眼,当即也跟着上楼。

    师父跟在俩人身后狂奔,小爪子在水泥地上发出突突突的声音。

    石悬一边跑,一边将今晚发生的一切在脑子里迅速回放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