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四章 一群食客

2564 2017-07-04 10:34:03

    屋外的风又大了些,闪电不断划过天际,远远的,雷声响起,院子里那两位进了屋。众人或站或坐,不时瞄一眼墙上的钟。

    石悬斜叼着烟、背靠在墙边,和众人拉开一些距离,暗暗打量着今晚的每一位食客。他一脸顽劣地转着打火机,借助袅袅烟雾,遮挡住眸底不时闪过的精光。

    “这人怎么还不来,都要饿死了。”瓜子脸看看时间,语气充满埋怨。

    “还没到六点,不算迟到。”搂着师父的圆脸丫头随口接了一句。

    “我眼睛没瞎,当然知道还没到六点。”瓜子脸语气不善地怼回去,“没看到外面要下雨了吗,这人要是不能准时赶到,大家还要饿着肚子等。”

    “谁说要等?”妖艳女笑着拍拍瓜子脸的手,“约的时候说的很清楚,六点准时开饭,我们干嘛要迁就不守时的人?”

    “有道理,不守时就该罚。”揽着妖艳女的悍马男当即附和。

    “你们到的挺早,完全可以下山住,山下那么多旅店,想什么时候吃都可以。”圆脸丫头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山下那些旅店,没一家会做吃的。”妖艳女不屑地瘪瘪嘴,“美团上说‘山里人家’的美食是福宝第一,当然得来尝尝。”

    “山顶上就这一家旅店,不来这里约饭去哪儿约?”悍马男看圆脸丫头的眼神像在看白痴。

    “既然都是冲着美食自愿来约饭的,老林这店口碑不错,收费也合理,多等一会儿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圆脸丫头话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妖艳女和悍马男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参加约饭就要遵守规则,要都这样不守时,那这饭还怎么约?”瓜子脸立即呛声过来,一直站在窗户旁的男子点了点头,显然也赞同她的观点。

    “要装好人自己装去,我们可没兴趣陪你装逼。”妖艳女冷冷嗤笑,悍马男附和点头。

    圆脸丫头一下就陷入孤立。

    “大家别急,今晚绝对值得期待。”石悬掐灭烟头,一脸痞笑,“作为吃货,浙江安吉的松果民居你们听说过吧,那里每天只接受十位客人约饭,每次只有十二道菜,还需要提前两天预约。可我刚才去厨房看过,老林今晚准备的远远不止十二道菜,大家就算多等会儿,也是物超所值。”

    正说着,一道惊雷响起,豆大的雨点落下,一个少女背着包,踏着整点的钟声冲进屋来。

    素面朝天的她面容姣好,气质纯净清新,宛如绽放山间的一株清莲,一到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无视众人各色目光,也无视腿边摇尾示好的师父,少女神情寡淡地抿了抿唇角,径直向餐桌走过去。

    “傲什么傲?假清高!”感觉到几个男人眼中的惊艳,瓜子脸不满地瘪了下嘴,语气有点酸。

    “就是,没礼貌!”妖艳女也哼了一声。

    气质男原本清淡的眸子在这一刻突的明亮照人,竟如钻石般璀璨,可下一秒,又恢复了千年古井般的沉寂。他一声不吭,也迈步向着餐桌走过去。

    少女在餐桌最角落的位置站定,取下帽子,甩甩长发上的雨珠,脱下冲锋衣,连同背包一起放在墙角,拉开背对众人的那张椅子刚要坐下,气质男走到她对面,也拉开了椅子。少女抬起头,丹凤眼一眯。

    两人的眸光在半空相遇,宛如无形的电波无声地交汇碰撞,气质男眉心一蹙,脸色似乎愈发苍白。

    只一眼,少女就淡淡收回了视线,她漠然地坐下,浑身上下透着冷漠疏离,仿佛人在这里,灵魂漂移在千里之外。

    气质男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眸色幽沉。

    石悬默默将这一幕看在眼底,收起打火机,朝着气质男走了过去。

    众人陆续走上前,瓜子脸在妖艳女撺掇下想坐到气质男身旁,没想到被石悬枪了先,两个女人不满地白了石悬一眼,走到另一头坐下。

    圆脸丫头却没急着入座,她主动关好大门,又蹦跶着去厨房帮忙。

    风雨雷电都被阻隔在了门外,屋里温暖了许多。

    上了几道特色凉菜,圆脸丫头坐在了背包少女和瓜子脸中间,友善地冲背包少女笑了笑,椅子往她身旁靠了靠,瓜子脸不屑冷笑。

    “好香。”圆脸丫头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了筷子,视线一直在各道菜之间往返流转。

    她盯着面前那盘夫妻肺片垂涎三尺,忍不住吞着口水,声音太响,惹得瓜子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圆脸丫头嘴一嘟,圆乎乎的脸越看越像松鼠。

    老林在围裙上擦擦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声音干巴巴的,“我替你们介绍下。”

    “自己来吧。”妖艳女冲对面的悍马男抛了个媚眼,“么么茶是我。”

    “大帝。”悍马男指指自己。

    “年哥。”他身旁的男子。

    “枫紫。”这是正对年哥的瓜子脸。

    “小悬子。”石悬一脸痞笑。

    石悬对面的圆脸丫头冲大家摇摇手,“大家好,我是蛋蛋。”

    “雨浙。”气质男说完看向对面的少女。

    少女缓慢报上自己的网名,“焕焕。”

    老林憋红了脸,用蹩脚的普通话报上几个凉菜的名字,随即转身,“我去拿酒。”

    正嚼着夫妻肺片的蛋蛋马上站起来,不顾老林的反对,执意要帮他。老林没有办法,只得带着她一起去了地窖。

    地窖的门一推开,风一吹,一股怪怪的味道传来,蛋蛋情不自禁缩可下脖子。

    “这里平时很少收拾,脏得很,你就在门口等吧。”老林跛着脚快走两步,将蛋蛋关在门外。

    蛋蛋好奇地四处打量,却觉得地窖门口收拾得特别干净,地面也像是新拖过。很快老林提着四瓶红酒走出来,他锁好门,和蛋蛋一起将酒拿回餐桌。

    看清那几瓶酒后,石悬有些意外。

    用红酒招待客人,在农家乐非常少见,这款格兰姆红宝石波特酒其实更适合搭开胃菜和甜点,并不适合配中餐。而且这酒一瓶少说也要两百多。莫非,老林不懂酒?

    雨浙看着波特酒也愣了一下,但他并未多言。

    “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

    就在这时,石悬的手机响了,刻意合成的搞怪铃声突兀地唱着,惹得正吵着开酒的么么茶哈哈大笑,蛋蛋的一双杏眸也笑成了弯月牙。

    石悬起身走到一旁,一直蹲在他脚下的师父紧跟在他身后。

    “你说什么?”石悬走到窗前,提高了声音,“我在山里,信号不好!”

    手机从左耳换到右耳,石悬的眉头越蹙越紧,最后无奈地吼了一句,“我一句都听不清,等明天下山再打给你!”

    外面雷雨交加,石悬抬眼看着窗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不知为何,他竟觉得这样的天气,这原始森林愈发透着几分诡异,似有什么罪恶随时会从黑暗中跳出来。

    “山里就是这样,只要一打雷下雨,别说手机,电视信号也没有。”老林刚关了全是雪花的电视走过来,难得地多说了两句。

    “这么大的雨,你家的狗也不进屋?”石悬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师父的屁股,“让它进来和我的师父做个伴吧。”

    “那狗东西,谁知道跑哪儿野去了。”提到狗,老林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你这狗精贵,跟它可玩不到一起。”

    石悬随手递过一支烟,替老林点上,老林拍拍他的手背道谢,石悬拿打火机的手往后一缩,与老林的衣衫碰到一处。

    “我去拿菜。”老林吸了口烟,拖着僵硬的左腿向厨房走去。

    石悬望着他的背影,视线落在他拖曳的步伐上,眉梢微微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