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五章 初起争执

2019 2017-07-04 10:35:18

    么么茶和枫紫起身给大家倒酒。

    枫紫从大帝开始,一直走到雨浙身边。她直勾勾地看着雨浙清俊的五官,恨不得离他再近点。雨浙恰在此时端起了茶,抬起的胳膊将她挡在了身侧。即便这样,枫紫也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清冽的紫檀香,夹杂着几分男性独有的气息,让她的心犹如小鹿乱撞,倒酒的手情不自禁微微发抖。

    奈何雨浙压根没多看她一眼,只是礼节性地在桌面上叩了叩,连“谢谢”都没说一个。尽管他看上去温润有礼,可这拒人千里的冷漠却透着说不出的威压,尤其是他轻叩桌面时,中指上低调却不失奢华的戒指如此醒目,这让枫紫半点不敢造次。

    枫紫怏怏地回到座位上,忍不住又偷偷去看雨浙,恰好发现他一瞬不瞬凝着低头不语的焕焕,枫紫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么么茶走过来要给蛋蛋倒酒,蛋蛋连忙摆手说自己不喝。

    么么茶眉一挑,语气颇为不快,“四川人可是无酒不成席!”

    蛋蛋还来不及说话,枫紫冷笑一声,“茶姐,别人瞧不起你,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不可怕,自作聪明才可怕。不喝酒就是看不起人,你的脑洞真的很清奇。”蛋蛋瞪了枫紫一眼,语气颇为生硬,“作为资深吃货,我从不喝酒,喝酒会影响我品尝美食的口感。”

    “吃货?二货还差不多。”枫紫马上呛回去,战火眼看一点就燃。

    蛋蛋腮帮一鼓,刚要发作,石悬踢了师父一下,师父从桌下跳过来,蹿到她腿上坐着,歪着脑袋用湿漉漉的眸子看着她。蛋蛋一愣,抬头对上石悬似笑非笑的表情,话就这么堵在了喉咙,鼓起的腮帮也偃旗息鼓。

    么么茶扔下蛋蛋,俯身弯腰,单手搁在桌上,抬眼凝着焕焕,似笑非笑,“美女,你不会也不给茶姐面子吧?”

    么么茶这个动作看似随意,却完美地摆出一个充满诱惑的姿势,胸前春色更是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前,年哥喉头一紧,只觉得口干舌燥。大帝眼里火苗一蹿,随即外化为一脸的得意。

    石悬唇角一勾,眸光肆无忌惮地在么么茶身上扫射,笑带着几分戏谑。

    雨浙对搔首弄姿的么么茶熟视无睹,眼底不带任何温度。

    “我对酒精过敏。”焕焕的话客气疏离,拒绝得非常彻底,半点没有回旋余地,“恕不奉陪。”

    么么茶脸上的笑意当即冷了几分,她直起身子,在焕焕和蛋蛋的杯子里都倒上了酒,眸光带着警告,话里透着挑衅,“还真是不好意思,茶姐我倒酒可从没被拒绝过。”

    大帝嘴角一勾,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年哥看看焕焕,又瞟瞟么么茶,选择了沉默。

    蛋蛋眉一皱,刚想说话,对面的石悬伸手过来,似笑非笑,“师父在你那儿吧?我帮你喝,省得你喝多了把它给摔了。”

    蛋蛋眼睛一亮,连说了三个“谢谢”,又低头对腿上的师父做了个么么哒。

    雨浙什么都没说,直接用一杯茶换走了焕焕面前的酒杯。焕焕抬头看他,他温润一笑,眸底波光潋滟,两人眸光轻轻一碰,又无声错开。

    么么茶尴尬地站在那里,脸上笑意尽失。

    枫紫看向焕焕的眼里更多了几分嫉恨。

    “酒就别劝了,她们不喝,我们几个正好多喝两杯。”大帝站出来替么么茶解围。

    “菜来了。”老林适时出现,几个热菜摆上桌。

    么么茶悻悻地坐回去,枫紫搂过她的肩膀耳语,大帝也及时为她倒上了酒,么么茶的脸色总算是有了回暖。

    很快,水煮牛肉、活水兔、大蒜鲢鱼、干爆鸭、宫保鸡丁、粉蒸排骨、回锅肉、鱼香肉丝、蚂蚁上树、麻婆豆腐,摆满整个餐桌。每一道都色香味俱全,每一道都是典型的川菜,麻辣鲜香,让人赞不绝口。

    众人或许都饿了,面对美食,刚才的不快全被抛在了九霄云外。

    么么茶满脸兴奋,大快朵颐还不忘对每个菜评头论足。她的媚眼不时砸向对面的年哥,脚却在桌下轻蹭大帝的腿。

    到最后,么么茶索性脱了鞋,脚攀上了大帝的腿,径直朝着他某处蹭了过去。

    正在上菜的老林无意中看到这一幕,表情有些古怪。

    石悬在吃的同时,眸光也不时扫向其他人,似观察似揣测。

    心急的蛋蛋被热气腾腾的水煮牛肉烫到了舌尖,她可爱地吐着舌头,一边扇着手又一边慌着去夹活水兔,不一会儿就吃得圆脸通红,鼻尖上泌出一层薄薄的汗珠。她还不忘给师父喂上几块骨头,师父愈发地黏她。

    每道菜都尝一遍后,蛋蛋开始向老林请教,她当真是个吃货,说起做菜头头是道,在她的带动下,木讷的老林整个人都鲜活了不少。

    枫紫一开始还呛蛋蛋两句,可谈到吃,她说不过蛋蛋,到后来索性偃旗息鼓,不再挑事。她一边吃一边偷偷瞄向雨浙,却不敢自讨没趣,敬酒也只找大帝和年哥。

    大帝和年哥原本有些暗流涌动,卯足了劲儿想把对方喝翻,几杯酒下肚后却开始称兄道弟,眉飞色舞地谈论着美食和女人。

    四瓶红酒很快就见了底,年哥还没尽兴。他撑着伞去车上拿来一瓶52度的国窖1573,大帝、么么茶眼睛一亮,喝得愈发尽兴。这三人都是爱闹腾的主,喝酒跟喝水似的,很快都有了几分醉意。

    而另一侧边上的雨浙和焕焕恰好与他们相反,安静得不像话。

    或许是不习惯川菜的麻辣,雨浙吃得不多,每道菜都浅尝辄止。他大多时候只是摇晃着手中酒杯,嗅着黑色莓果的香气,凝着那抹浓烈的成熟红色,偶尔瞥一眼对面的焕焕。

    焕焕沉闷地吃着东西,不时将筷子对准盘里的辣椒。她连续吃了几个朝天椒,辣得眼里似乎就要流出泪来,依然乐此不疲,很像是在借此掩饰自己想流泪的冲动。

    石悬忍不住多看了焕焕几眼,眼里带着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