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六章 矛盾重重

1875 2017-07-04 10:35:59

    老林送上今晚最后两道菜,白水南瓜和红豆羹。与一堆又麻又辣的菜作战后,这汤和甜品大受欢迎。

    红豆羹装在一个汤锅里,不多,刚好一人一碗,蛋蛋一一盛好递给众人。

    枫紫抬头问老林,“是这道甜品要取名字?”

    老林微怔,他呆呆地看着已经空了的汤锅,像是有点懵。

    “不是说有道菜留给大家取名,谁取的最贴切,今天约饭和住宿全免费吗?”枫紫指着桌上,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其他菜你都报过菜名了,这南瓜汤还需要取名吗?”

    老林回过神来,“规矩不变,大家取名吧。”

    枫紫端起红豆羹喝了一口,当即皱眉,“怎么有点苦?”

    众人闻言都放慢了品尝的速度。

    “我加了莲子,下火。”老林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赶紧解释。

    石悬搅动调羹,细碎的红豆里果然夹着不少莲子。

    “醒酒汤有啥好喝?”已有九分醉意的年哥将碗一推,嘟哝着趴到了桌上。

    “苦涩。”大帝打着酒嗝喝下半碗红豆羹,故作风雅地晃着头,“人生本就是一场悲剧,所有的欢愉都是短暂的。”

    “爱情。”么么茶舌头有些打卷,喝了大半碗也没吃出味,却偏要摆出文艺范儿,“再甜的爱情都带着苦涩。”

    蛋蛋一乐,捂着嘴差点没笑出声来。

    枫紫略一沉吟,取名“思念”。

    “苦难。”蛋蛋挠挠头,碰碰焕焕,“焕焕,你也说一个。”

    正喝红豆羹的焕焕抬起头,丹凤眼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

    石悬以为她会摇头拒绝,她却轻轻吐出两个字,“怀念”。

    么么茶半眯着眼大喊,“说过的不算。”

    “明明不一样!”蛋蛋偏头嚷嚷一句,声音立刻低了下去,“这语文肯定是数学老师教的。”

    “投机取巧!”枫紫轻哼一声,“有区别吗?”

    石悬看着焕焕,眸光微动,“为什么叫怀念?”

    “红豆意为相思,莲子暗喻相思的苦。怀念若也是思念,那必定是其中最苦的一种。思念再苦,还有相见的可能。而怀念,则再无见面的机会。”焕焕语音低沉,“有些人,或许阴阳相隔,或许造化弄人,此生再不可能相见。有些事,原以为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做,结果却再无实现的可能……”

    焕焕说完,将一碗微苦的红豆羹喝个精光。

    没有料到她竟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众人皆是一静。

    焕焕的话让雨浙觉得心被狠狠一撞,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怪异的感觉让他有些愕然。

    蛋蛋托着腮帮、一脸崇拜地看着焕焕,眼里全是粉红泡泡。

    老林神情复杂地看着焕焕,额上青筋冒起,眼底阴郁更甚,情绪隐隐翻滚。

    石悬被触动心事,低下头,大大喝了几口红豆羹。

    “矫情!”么么茶冷哼一声打破沉默,“这么苦莫非是心中有愧?只要问心无愧,回忆都是甜的!”

    么么茶这么一说,枫紫的神情瞬间变得有些不自然。

    蛋蛋瞪了么么茶一眼,截断她的话,“老林,你怎么看?”

    “怀念不错。”老林摸出三百元递给焕焕,“直接退你现金吧。”

    焕焕平静地收下,并未推辞。

    石悬的眸光攸地一深,透着几分意外。

    枫紫手中调羹在碗里重重戳着,一脸不满。

    “没劲。”么么茶拍拍枫紫,站起身来。

    她歪歪扭扭地走到焕焕和蛋蛋身后,伸手去拿桌上茶壶,岂料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对着焕焕撞了过去,茶壶脱手,径直砸向焕焕的头。

    “小心!”蛋蛋一声低呼,忙将焕焕向自己怀里拉。

    石悬和雨浙同时站起身。

    雨浙欣长的身子向前一倾,稳稳接住掉下的茶壶,一滴水都不曾溢出。

    “小心。”石悬抓住么么茶的手腕,话里痞子味儿十足,笑意却未达眼底,“想喝水吩咐一声就行了,哪里用得着茶姐你亲自动手?”

    雨浙看向么么茶的眸光幽深冷冰,锐利的眼神带着一丝警告,那张清俊的脸此刻染上几分薄怒,莫名让人胆颤。

    么么茶被他的眼神冻得一缩,当即甩开石悬的手,向后一退,手抚在额上,身子晃了一晃,“不好意思,喝多了,手滑。”

    “头肯定也晕吧?”石悬话带讥诮,一道寒芒悄无声息地敛入眸底。

    大帝走过来,将么么茶揽在怀里,斜眼看着石悬和雨浙,保护意味十足。

    么么茶勾住大帝的手臂,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抬起头看着他,媚眼如丝,话里带着几分撒娇,“我睏了。”

    大帝在她的翘臀上捏了一把,心领神会地带着她向楼梯走去。

    “只有四间客房,你们自己分一下。”老林看着肆无忌惮的两人,眼底闪过一丝鄙夷,抬头提示众人时已经隐去情绪。

    那两人只当没听见,搂成一团上了楼。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这要怎么睡?”枫紫愈加不满,“房间都不够,还开什么店。”

    “这里平时客人不多。”老林的解释倒也合理。

    “我神经衰弱,必须一个人住。”枫紫扫了众人一眼,提起自己的画板蹬蹬蹬冲上楼。

    “我们三个男的挤一挤,你们俩住一间。”石悬看看蛋蛋和焕焕,和雨浙一起扶着烂醉的年哥上楼。师父也跟在他们身后。

    蛋蛋和焕焕提着背包默默走在最后。

    “什么破店,插销都没有!”么么茶和大帝占了最里面一间房,枫紫上楼后把剩下的三间都查看一番,气呼呼地选了第二间。

    蛋蛋瞪她一眼,和焕焕走进第一间,石悬和雨浙则扶着年哥住进了第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