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八章 再发命案

1719 2017-07-04 10:38:18

    “茶姐,开门,别睡了,茶姐!”右侧尽头,枫紫已经到了抓狂的边缘,抬脚踢门。这一刻的她,的确像个疯子。

    “让开。”石悬上前拉开她,捅开了门。

    屋里并没有预料中的淫靡气息,衣服乱七八糟扔了一地,赤身果体裹在被子里的两个人一动不动。

    “茶姐?”跟着进屋的枫紫脚莫名发软,步速减慢,声音也打着颤。

    石悬一滞,快步走到床边,手还没伸到两人面前,就停在半空。

    么么茶和大帝的嘴角和鼻端都有黑色血渍,双眼紧闭,表情却很安详。看样子,他们已经死了好一阵了。

    “啊!”枫紫走上前看清这两人的惨状,忍不住尖叫起来。

    “操!”石悬低咒一声,一脚踹向椅子。

    蛋蛋看着床上两个一动不动的人,身子晃了晃,“他们……”

    “来不及啪啪啪就死了。”石悬烦躁地拉了一下T恤领口,拿出手套戴上,开始查看尸体。

    蛋蛋停在那里,身体紧紧靠着桌子,眼里透着深深的惊恐。

    雨浙看看床上尸身,眉目一沉,“像是被毒死的。”

    “应该是。唇色发绀,口鼻都流出黑血,指甲发黑,估计已经死了一个多小时了,尸体还有些温度。”石悬指着么么茶和大帝,眸底蕴着疑惑,“奇怪的是,他们看上去似乎并不痛苦。”

    “嗯。”雨浙果然是个寡言的人。

    石悬四处打量了一番,他不时在四面墙上轻叩,就连脚下地面也没放过,却并未发现任何机关,于是抬头问雨浙,“凶手是怎么进来下毒的?我们的房间紧挨着,我一点响动都没听到。你呢?”

    雨浙摇摇头。

    石悬再次凝向么么茶和大帝的尸体,嘀咕了一句,“莫非他们进屋之前已经中毒了?”

    楼梯右侧第一间房里突然传来响动,三人这才发现,枫紫不见了。

    石悬眸光一闪,低呼一声“不好”,疾步跑过去。

    雨浙也反应过来,转身跟上。

    蛋蛋像条尾巴一样死死黏在雨浙身后,一步也不落下。

    只见枫紫站在焕焕床边,一手抓着焕焕的衣襟,一手正掐着焕焕的脖子,表情说不出的狰狞。

    “放开她!”石悬见状眼里喷出了火,冲过去一把拉开枫紫的手腕,猛地将她往旁边一推。

    刚刚赶到的雨浙将焕焕护在怀里,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可任谁都能感觉到有道戾气从他身上散开,让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注视下,枫紫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暗暗向门边退去。

    “你要做什么?”石悬逼近一步,瞪着枫紫。

    师父冲枫紫呲牙狂吠,只等主人一声令下就扑上去咬她。

    蛋蛋满脸惊愕地瞪着枫紫,眼珠骨碌骨碌转个不停。

    雨浙低头看怀里的焕焕,见她白皙如玉的脖子上有一圈掐痕,心里一紧,试了试她的鼻息,知道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轻轻将焕焕放回床上,雨浙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抬眼看着枫紫,眸光寒凉。

    石悬的声音高了一度,却更冷,“为什么要杀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杀人?”枫紫郁郁地瞪着石悬,“当着你们的面杀人,我有这么蠢吗?”

    “那你在干嘛?掐着她的脖子和她聊天?”石悬冷哼一声,“刚才就觉得你不对劲……”

    “我不对劲?!”枫紫一听这话,就像吃了火药,情绪瞬间爆炸,“难道你想说我是凶手?”

    “我们可都看见你在掐焕焕的脖子。”蛋蛋翻了个白眼,“难不成你想说你这是在和她聊天?还是想说你是在放飞自我?”

    “我只是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在睡觉!”枫紫涨红了脸,握紧拳头,像河东狮一样咆哮。

    “你该不是怀疑焕焕杀了么么茶和大帝吧?”蛋蛋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枫紫,“焕焕睡得这么沉,别说杀人,就算有人进来杀她,恐怕她都不知道。”

    枫紫并没否认,“小悬子刚才说每个人都有嫌疑,难道我就不能怀疑她?楼下死了个男人,茶姐和大帝也死了,大家却都说在睡觉,谁知道谁是真睡,谁是假睡?”

    “那你是不是也怀疑我?”蛋蛋嗤笑一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会不会担心我也杀了你?我们可是从一见面就不对盘。”

    枫紫瞪着蛋蛋,满眼阴鸷,“你说对了,我的确怀疑你。你整晚都在与我和茶姐抬杠。”

    “脑洞这么大,你咋不上天呢?我犯得着因为抬杠杀人吗?”蛋蛋气得鼓圆了腮帮,像只生气炸毛的松鼠,“我还怀疑你呢,说不定就是你嫉妒大帝喜欢么么茶,因爱成恨,把他们都杀了。”

    “你放屁!”枫紫恼羞成怒,爆了粗口,“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够了!”石悬低喝一声,“这个时候不要彼此猜疑。能让那个山民一刀毙命的,应该是个男人。就算是从背后偷袭,女人的力度也不太可能将匕首刺得那么深。至于么么茶和大帝……”

    枫紫眼睛一亮,没等石悬话说完,转身冲了出去。

    “靠!”石悬眉头一皱,一边低咒一边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