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九章 相互猜忌

2152 2017-07-04 10:38:58

    枫紫冲进隔壁房间,狠狠摇晃躺在床上的年哥。

    “住手!”石悬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上前一步抓住枫紫,阻止她继续发疯。

    “放开我!”枫紫的手腕像被铁钳夹住,疼得大叫。

    “你到底要干嘛?”石悬凝着枫紫,眸光幽冷,冰冷的话语没有半点温度。

    一前一后赶过来的雨浙和蛋蛋也都冷冷地看着枫紫。

    枫紫挣扎着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迎向石悬的眸光没有半分退缩,“我看他是不是真的醉了!”

    “你又怀疑年哥?”石悬迫人的眸光闪着眼刀,刀刀都是寒芒,“他醉成这样,你以为他是装的?”

    “难道他不能装醉?”枫紫瞪着石悬,情绪更为失控,“那你说是谁杀了茶姐和大帝?”

    雨浙和蛋蛋看向石悬的眼里隐隐带着期待。

    “我也希望自己知道!”石悬眼底滑过一丝郁色,“我又没有特异功能,不能回放案件现场,这话怎么能瞎说。”

    枫紫依然振振有词,“我和茶姐一起来的,到福宝第一天就遇到了大帝和年哥,他俩都对茶姐大献殷勤,茶姐带着我坐了大帝的车,年哥很不爽。现在茶姐和大帝被毒死了,我不可以怀疑年哥吗?你别忘了他们后来喝的白酒是年哥拿来的!”

    “就凭这一点说明不了什么。那酒年哥也没少喝。”石悬放开枫紫的手,“你和么么茶是朋友?”

    “茶姐在我们学校旁边开了家茶餐厅,我平时爱在她那里喝茶,几年下来便成为了朋友。”枫紫说着就红了眼眶,她哽咽着捂住脸,泪水从指缝中滑落,“这是我们第一次约着出来玩,谁知道她会死在这里。我早就说过,不该来这里,这里不能来……”

    “就算你和她是朋友,你也不能乱怀疑别人,你这样是自乱阵脚。”虽然觉得枫紫的话有些古怪,石悬却没有时间去多想,他拧眉看着众人,“为了安全,剩下的人最好待在一起,大家相互照应,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你又不是警察,凭什么要听你的?凶手明明就在我们中间,你还要大家待在一起,这不是更危险吗?干嘛要留在这里?我们可以砸开门走啊!你们不是都有车吗?”枫紫含泪反对,提议马上离开。

    “我的确不是警察,但我是为了大家好。”石悬沉了脸,加重了语气,“这里的山路不好走,上山时我几次差点打滑。现在雨这么大,开车下山很危险,难道你希望车毁人亡?”

    “开慢一点不就好了吗?总比在这里等死好。”枫紫听不进去,“我们应该马上去山下报警!”

    “小悬子说得对,现在的路况不适合开车。不如等雨小一点再走。”雨浙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有了防备,就算凶手就在我们中间,也没法再对大家同时下手。”

    “万一凶手又下毒怎么办?”枫紫还是坚持要走,“茶姐和大帝死得悄无声息,我们要怎么防范?”

    “从现在开始,什么也别吃。”石悬凝着她,“你该不会认为凶手会用毒气来毒杀我们吧?”

    枫紫吃瘪,见无法说服两人,气急败坏地回自己房间收拾东西。

    大家很快聚到第一间房,石悬将年哥放在蛋蛋床上,站在焕焕床头的蛋蛋忍不住又问,“到底是谁在杀人?”

    “我刚刚说了,每个人都有嫌疑。”石悬抬头看她,一脸冷凝,“在破案之前,这个问题谁也无法回答。”

    枫紫换了身衣服,拿着画板走进屋,听到这话身子一震,扫了石悬和雨浙一眼,眼里多了一丝戒备。待石悬看过来,她已经低下头掩去了眸底情绪。

    石悬的视线从每个人身上掠过,脑子飞速转着,到底谁在撒谎?谁才是凶手?

    蛋蛋看看依然昏睡的焕焕,莫名有些羡慕,“还是焕焕好,睡得这么沉,不用担惊受怕。”

    蛋蛋这一说,石悬却皱了眉,“不对劲。”

    说完,石悬俯下身,轻轻扒拉开焕焕的眼皮,仔细地瞧着。

    “焕焕也中毒了?”蛋蛋这才后知后觉,哪有人睡得这样沉的,再怎么疲惫,这么大的动静也早该醒了。

    “她没有中毒,但的确有问题。”石悬抬起头,又看向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年哥。

    “什么问题?”蛋蛋心下一沉。

    “年哥和焕焕都没有中毒。”石悬若有所思,“多亏了他们俩,我大概想到大帝和么么茶是怎么被毒死的了。”

    “他们怎么死的?”蛋蛋紧张地看着石悬,“晚饭大家吃的都一样,回房后,焕焕没再吃过任何东西。”

    “关键是酒和最后那道红豆羹。”石悬掐着下巴,“今晚的酒都是烈酒,么么茶、大帝和年哥喝了不少。红豆羹带有苦味,大家都浅尝辄止,只有焕焕喝下了整整一碗。”

    “你是说,年哥醒不来,是因为饮酒过量,而焕焕醒不来,是因为红豆羹。”雨浙脑子一转,就想明白了。

    “对,我怀疑红豆羹里加了安眠药,否则焕焕不可能睡得这么沉。放莲子就是要遮掩住药的苦味,以免我们起疑。”石悬看向焕焕,“她的瞳孔时大时小,呼吸很浅很慢而且不规则,脉搏也很微弱,这都属于过度服用安眠药的表现。”

    “安眠药?”蛋蛋一听就急了,“这里没法洗胃,焕焕岂不是很危险?”

    枫紫冷冷看着焕焕,脸上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我有药,可以为她强行催吐。”石悬将垃圾桶放到床前,看着蛋蛋和枫紫,“你们俩帮下忙。”

    “好!”蛋蛋当即上前去扶焕焕,枫紫却只顾着自己,“我们也喝了红豆羹,也需要催吐。”

    “那一小口问题不大,否则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说话?”石悬冷冷睨着枫紫,语气颇为讽刺。

    枫紫冷着脸、勉为其难地扶起焕焕,抬头恰好看见石悬从背包里拿出一支一次性注射器和硫酸镁,她眼眸一深,眸底的戒备更甚。

    蛋蛋小心翼翼扳开焕焕紧闭的嘴唇,石悬拔掉针头,针管从水杯里吸了一管水,灌入焕焕口中。

    昏睡中的焕焕没有任何意识,水顺着嗓子慢慢流下,也有少许从嘴角溢出。

    枫紫瘪瘪嘴,脸上闪过嫌弃。

    雨浙递过纸巾,蛋蛋接过,轻柔地拭去焕焕嘴角的水渍。

    看着雨浙拿着纸巾的修长手指,枫紫眼底的情绪愈加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