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十章 谁是凶手

2288 2017-07-04 10:40:04

    灌下整整两杯水后,石悬停下来,他示意蛋蛋将针筒伸入焕焕的喉咙,自己和雨浙同时转过身去。

    “红酒加安眠药,么么茶和大帝是因为这个中毒身亡的吧?”雨浙难得发问,“他们房里没有机关,应该是进屋前中的毒。”

    “他俩当时都喝了大半碗红豆羹。我今晚睡得这么沉,估计也是因为多喝了两口红豆羹。”石悬揉揉眉心,“我现在怀疑是内外勾结,谋财害命。今晚那么多菜,再加上波特酒,老林哪里还有利润……”

    “想杀我们的是老林?”窗户明明关得紧紧的,可蛋蛋总觉得有冷风正往自己脖子里灌,浑身都是寒意。

    “我们只是来约饭,老林为什么要杀人?”枫紫失控地叫喊起来,“他疯了吗?”

    “小声点!你要把凶手引来吗?”石悬强忍住回头骂人的冲动,“我只是在推测,并没说老林一定是凶手,说不定他也已经惨遭毒手。你忘了楼下那具尸体了?”

    “你是说老林也有可能死了?”蛋蛋觉得更冷了。

    “如果真是老林谋财害命,针对我们所有人下手,他胆子未免太大,也太容易暴露。就算尸体他能处理掉,外面那几辆车呢?”石悬停了一下,“若凶手另有其人,那他一定是趁人不备在红豆羹里下了药,并在夜里悄悄杀了老林,伺机又想除掉我们所有人。”

    蛋蛋顺着石悬进行推测,“凶手会不会是那个帮工?他知道我们前来约饭,借故下山伪造不在场证据,然后悄悄带人潜回,并在红豆羹里下药。他们半夜动手,惊动了老林,搏斗中老林杀死了一个歹徒,自己也被杀了。”

    石悬摇头,“老林房里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而且楼下那个死者……”

    “不可能!那些人怎么知道今晚来约饭的客人是不是有钱人,干嘛要冒险杀人?”枫紫忍不住高声打断石悬,“狗屁的私家侦探,全是胡说八道!”

    石悬和雨浙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到一丝厌恶,没等他们再开口,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呕吐声。雨浙紧绷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

    “谢天谢地,终于吐出来了。”蛋蛋松了一口气,而枫紫则赶紧捂着嘴扭开头。

    反复折腾了十多次,焕焕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石悬,她眼里先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后闪过一丝疑惑,眸色渐渐复杂起来。

    “醒了?”石悬将焕焕的神色全看在眼底,只低头问她,“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的声音就在耳畔,焕焕反应却似有些迟钝,良久眼珠转了一下,轻轻点了下头。

    “你可能食物中毒了,水里加了硫酸镁,多喝点,腹泻可以排毒。”石悬并未多说。

    焕焕显然不明白为何大家都挤在这间房里,年哥又为何会躺在蛋蛋的床上。但她没有多问,只是接过蛋蛋手里的水,大口喝着。

    “楼下有个男人被杀了,么么茶和大帝死了,老林不见了,不知道谁是凶手。大家待在一起,是为了安全。”蛋蛋抱着焕焕,轻声解释,“手机没有信号,只能等雨停了再报警。”

    焕焕手一滞,杯里的水晃出少许,数秒后,她继续沉默喝水。听闻死人,她的反应就像一块巨大的陨石落入湖面,而湖水居然不起半点涟漪,石悬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转身将年哥扶起来,石悬和雨浙开始为他催吐醒酒。

    焕焕连续跑了几次卫生间,有气无力地靠在床头。蛋蛋一直坐在她身旁,担忧地看着她,不时帮她拍拍背。枫紫则冷着脸,一副不待见的表情。

    没多久,年哥呕吐着醒过来,他一脸糟懵地看着众人,有些莫名其妙。

    枫紫眼睛一亮,走上前去,三言两语陈述完事实。

    年哥的脸一阵白,一阵青,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

    “年哥,你还能开车吧,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待在这里等雨停,还不如下山去报警。”枫紫直接撺掇年哥,似乎忘记了刚才她还怀疑过他,也忘了自己刚刚还叫嚣着要去隔壁等天亮。

    年哥眼珠一转,脸上似有赞同之色。

    “我刚刚说过了,山路崎岖,雷雨交加,开夜车很不安全。”石悬没想到枫紫居然这样顽固,“最好等焕焕和年哥缓一缓再走。”

    “没必要!”枫紫强硬地打断石悬的话,“凶手想杀的可能是大帝,他才是有钱人,茶姐无辜受了牵连。我们刚才闯进他们的房间,事情败露,凶手肯定要杀人灭口,我们应该马上离开,而不是在这里坐以待毙。”

    “凶手用这种方式下毒,不会只是想杀么么茶和大帝。”石悬试图劝阻,“大家都是第一次来福宝,老林也不知道我们当中谁喜欢喝酒。”

    “如果凶手想杀我们所有人,那更该马上离开。难不成要在这里等死?你们千方百计要大家留下,到底是何居心?”枫紫瞪着石悬,眸光阴冷。

    “居心?”石悬气息一冷,“你这话什么意思?”

    “谁都知道下山是最好的选择,你偏偏要阻止大家离开。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居心?”枫紫冷笑着,话里全是怀疑,“你说你是私家侦探,有证明吗?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年哥抬眼看着石悬,眼里渐渐聚起了不信任。

    “小悬子只是说等一下再走,又没说不走。”蛋蛋忍不住嘀咕一句,“不是说大门被铁链锁上了吗?”

    “刚才他可是两下就捅开了茶姐的门,那几把锁难得住他吗?”枫紫不屑地冷哼,“再说了,那门又不是铁门,这么多人还怕砸不开吗?”

    “能打开就好,我就担心是密室杀人。”蛋蛋松了口气。

    “电影看多了吧。你当真以为这是M国的荒岛杀人案,凶手把我们约到这里是因为我们都有罪孽,他设计把我们一个个除去,最后再自杀?”枫紫写满嘲讽的脸看上去有些扭曲,“别说我们是自己约饭来的,就说这凶手,也绝不是什么身患绝症的正义使者。别在那里拿着智障装可爱!这么大了还玩保卫萝卜,你有点脑子行不行?!”

    “你才智障,你特么全家都智障!保卫萝卜怎么了?打怪兽都比和你这个弱智说话强!”蛋蛋没想到枫紫这个时候说话都夹枪带棒,忍不住骂回去。

    焕焕拉了一下蛋蛋,对她摇摇头。

    “我们走!”年哥翻身下了床,“我还不信这个邪,大不了把门砸烂,有什么出不去的!”

    “年哥……”石悬皱着眉想要阻止,雨浙也是一脸的不赞同。

    “你们想留便留下,我绝不会留着等死!”年哥看了石悬一眼,拉开门踉踉跄跄地冲下楼去。

    枫紫提着画板紧跟着冲出房门。

    不过两分钟,恐怖的惨叫声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