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科幻灵异 悬疑探险 致命饭局

第十一章 当众惨死

2785 2017-07-04 10:40:45

    “糟糕!”石悬当即冲出去,师父跟在他身后一路狂吠。

    雨浙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倒回来走到焕焕面前,“你能走吗?”

    焕焕原本并不想去,蛋蛋却拉住她的胳膊,“焕焕,我们也下去吧,留下来不安全,我,我其实特别怕死。”

    “那好。”焕焕站起来,在蛋蛋的搀扶下,跟着雨浙一起走出房门。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脂肪、骨头燃烧的味道,还伴随着啪啪的电流声响。

    石悬站在楼梯的最底层,一脸沉痛地看着前面。

    大厅里,枫紫捂着嘴颤栗,画板掉在脚下,各种写生画散落了一地。

    大门前的年哥,此刻全身像一个刺眼的白火球,惨不忍睹。

    雨浙的脚生生定在那里,再也挪不动半步。

    焕焕浑身一僵,手撑在墙上,支持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无力地阖上眼,不忍直视。

    那个已经停止了惨叫的“火球”在眼前越来越大,蛋蛋的思绪开始混乱,呼吸也变得紊乱,脚一软,跌坐在楼梯上,捂着嘴,浑身都在颤栗。

    头顶上的灯突然开始闪烁,紧接着,齐齐熄灭。

    几分钟后,火也熄灭了,被烧成炭人一样的年哥倒在地上。

    黑暗中,枫紫的啜泣声断断续续,在这漆黑的雨夜,听起来是那么绝望和无助。

    半响,石悬打开手机电筒,走上前去。

    “没事了。”雨浙伸手拉起蛋蛋,嗓音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待她平静下来,才牵着她冰冷的手,搀扶着焕焕走下楼梯。

    他的步伐异常沉重,每一步都走得缓慢。

    电筒照在大门上,众人这才发现粗大的铁链上缠着一根疑似高压电线的东西。

    “看来,凶手没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这屋子。”石悬回过身,看着雨浙等人。

    蛋蛋发抖的身子靠着焕焕,只觉得无边的恐惧正将自己彻底包裹。这显然不是谋财害命了,可到底有什么恩怨,才会用这样的方法将众人禁锢在屋内,赶尽杀绝?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下一个死的又会是谁?

    一时间,屋里安静了下来,明明还只是初秋,可每个人都感觉到彻骨的寒意,仿佛寒冬已提前到来。

    突然,枫紫抬起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指着石悬和雨浙一声断喝,“你们,你们才是凶手!”

    石悬和雨浙一滞,蛋蛋和焕焕也一愣。

    “说什么有人潜进来杀了老林,说他们下毒杀了茶姐和大帝,其实,都是在骗人。杀人的就是你们俩!不然你们怎么随身带着针管和药?”枫紫的声音越来越高,整个人有些失控。

    “你疯了?!”石悬沉了脸,睨着这个失控的疯女人,“作为背包客,常备针管和药品,有什么稀奇?你第一次出来玩吗?没见过驴友?”

    “你才疯了!”枫紫手指着雨浙身侧的焕焕,高声尖叫,“你们和这个女人是一伙的,你们是为了她大开杀戒!居然还骗我说你是私家侦探,全是假话!”

    “讨好你妹。”石悬忍不住爆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一伙的?”

    “茶姐和大帝住在你们隔壁,你们趁大家睡着了溜进他们房里杀人,就是想替这个女人出头,对不对?”枫紫果然早对两人起了疑心,所以才不想和他们待在一处,她指着楼下最先出现的那具尸体,“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小杜,他晚上回来,老林给他开门,意外撞见你们杀了人从茶姐房间出来,你们干脆把老林和小杜一起杀了!我发现尸体,你们又假装被惊醒,从楼上跑下来,就是想混淆视听。”

    电筒光下,枫紫表情狰狞,眼神恶毒,俨然是个失心疯。

    雨浙狭眸一眯,浑身温度骤降,一丝威压带着危险的气息释放出来。

    枫紫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看向焕焕的眼里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恨,“难怪你听说死了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你早知道他们会下手对不对?你这个害人精、苏妲己!”

    雨浙身子一侧,将焕焕遮挡在身后,避开枫紫看向她的恶毒眼光。

    “你瞎说什么,刚才要不是小悬子和雨浙,焕焕还在昏迷呢。”虽然蛋蛋的声音有些颤抖,却还是忍不住反驳枫紫, “焕焕明明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们都不认识。”

    “他们不可以装作不认识吗?他们不可以演戏吗?”枫紫还是顽固地摇头,“凶手肯定就在你们中间,除了已经死去的人,你们当中任何一个,我都不信!”

    石悬这下彻底怒了,“我们如果是演戏,连你这种智商都能看穿,这戏演得也太烂了。为了讨好焕焕,不惜杀死这么多人,你特么在说天方夜谭?你也看她不爽,我们为何不挑你下手?你独居一室,杀你岂不是最简单?你一个人在楼下的时候,我们就该杀了你啊。”

    “这……”枫紫一时语塞。

    “我们刚才一起上的楼,当时这门上并没有电线。如果我和雨浙是凶手,这电线你要如何解释?”石悬嘴角泛着嘲讽,“下次乱猜测,拜托你先动动脑子。当然,你这样的人压根就没脑子。没脑子就不要乱说话,拜托,你以为乱说话就不用负法律责任吗?”

    “谁知道你们在我后面有没有做手脚。”枫紫的语气虽然不再那么肯定,却还是带着坚持。怀疑的种子一旦生了根,怎么可能轻易消除。

    “如果这电线真是我们弄的,刚才你鼓动年哥走,我们何必拦着?让你们都烧死不是更好?”石悬突然觉得和枫紫多说一个字都是在浪费口舌。

    “说不定你们想抓我们去卖钱。”枫紫继续胡思乱想,“你们杀死所有男人,就是想把我们几个女的卖去西北的穷山沟!”

    “你特么想象力真丰富,怎么不去当编剧?”石悬再次爆粗,“就你这种要长相没长相,要胸没胸的疯婆子,哪个男人愿意花钱买?还西北的穷山沟!我看应该直接卖你去博科圣地当性奴!”

    “你放屁,你才没人要,一个大男人养只这么小的狗,典型的寂寞空虚冷!”枫紫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完全是口不择言。

    师父像是听懂了枫紫的话,当即对着她一阵狂吠。

    “小狗怎么了,招你惹你了?你才是到处咬人的疯狗!”蛋蛋弯腰把师父抱起来,对枫紫的神逻辑完全不能认同,“拐卖人口犯得着杀人吗?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吧!满嘴喷粪,让人恶心。要不是你吵着要走,年哥会死吗?我看你才是害人精!”

    “你给我滚!”枫紫一脚对蛋蛋踹过去。

    “够了,你冷静点!”石悬眼疾手快地将蛋蛋往身后一护,向前一步,试图去拉枫紫。

    “别过来!”恐惧和妒忌在这一刻转化为了重重敌意和猜疑,枫紫充血的双眼冒着凶光。

    她咆哮着捡起脚下的画板,“你们全都离我远点,在警察到来之前,我绝对不会和你们在一起!”

    被自己的气势所鼓动,枫紫的情绪越来越高亢,语调越来越激昂,她将画板对着石悬砸过来,“我再说一次,离我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会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

    “你特么真是病得不轻!”石悬闪身躲开飞来的画板,气得咬牙切齿。

    师父在蛋蛋怀里狂叫着,恨不得扑上去咬枫紫两口,蛋蛋死死将它抱住,唯恐咬了枫紫,师父反而会得狂犬病。

    “我们回房间吧。”一直没开口的焕焕说话了,她淡淡扫了一眼枫紫,又看看地上那两具尸体,“能不能活下去,是命。但要想活下去,我们绝不能内讧。”

    “作死你!”蛋蛋白了枫紫一眼,挽起焕焕,扭头就走。

    雨浙看都没看枫紫,转身跟在焕焕和蛋蛋身后。

    石悬没好气地瞪着还在发狂的枫紫,“我只想提醒你,凶手就在这屋里,你最好不要落单。你要是怀疑我们,可以自己找个房间待着,等天亮了再出来。还有,这门,你也最好先别碰。等我们找到老林,或许就能设法出去。”

    说完,石悬也迈步上楼。

    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最后一点光亮也消失了,一楼大厅彻底黑了下来。

    黑暗中,枫紫抱着肩膀缩成一团,战战兢兢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犹豫片刻,往地窖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