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童话不骗人

第一章 重逢

3550 2017-07-05 16:37:11

    姓名——谢小禾

    学历——江城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

    年龄——24岁

    职业经历——夏天广告公司文案、小种子童书馆实习编|辑。

    谢小禾捏着自己的简历,手微微有些抖。

    冬日的暖阳笼罩在她额前的碎发上,金灿灿的。

    她往四周看了看,来江城文艺出版社面试的,包括她一共有十个人,但除了她,看过去都很自信的样子。

    一旁的女孩见她东张西望,看了她一眼,目光便落在她的简历上。

    “咦,你叫谢小禾啊,好好听的名字。”女孩子笑得爽朗,“我叫叶蓁蓁。”

    “嗯。你好。”谢小禾也笑了笑,大眼睛黑白分明。

    “你好瘦呀,真羡慕。”叶蓁蓁小小声啊了一声。

     南方的冬天,在室内大家也都穿着外套,看过去,似乎都臃肿了一圈,只有谢小禾看过去还是很娇小的模样。

    看叶蓁蓁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羡慕的模样,谢小禾有点不好意思,她身边一直有个很漂亮的朋友,但初看叶蓁蓁,还是觉得颇为惊艳,叶蓁蓁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笑起来的样子明艳动人。

    叶蓁蓁这样的样貌,不上大荧幕都有些可惜了,站在他们这等普通人群中,自然更有些耀眼。

    面试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打量着叶蓁蓁。叶蓁蓁似乎也习惯了大家的注视,大方地回看着众人,又笑嘻嘻地说:“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呀?我之前喝了一个月果汁,还胖了三斤,当然可能是因为我晚上夜宵吃了半只鸡吧。”

    ……美女就是这般自信。

     谢小禾摸了摸手,笑道:“我是太瘦了点。你这样刚刚好。”

     一旁的另一个女孩插话:“是太瘦了点。不过瘦总比胖好。”

     谢小禾抿了抿唇,没再说话,浅浅地笑了下,带了点羞涩。其实,可以的话,她倒真的想胖一点。

     来面试的十个人里,只有两个男生。

     说到胖瘦这个话题,女孩子们自然而然就聊了开来,除了谢小禾,无一例外,都觉得自己还应该再瘦点。

     “听说厉老师的新书马上就要出版了呢。”女孩子们又开始聊另一个话题。

     听到厉老师三个字,谢小禾立马竖起了耳朵。

     有人神秘兮兮地说:“我们这回不是招两个人吗?据说其中一个岗位就是厉承泽全媒体工作室的助理编|辑岗位。”

     “真的?”谢小禾眉头一跳,可是听说招的一个是童书营销编|辑,一个是文学编|辑呀。

    “真的啊。其实呢那个文学编|辑就是要专门为厉老师设置的。当然这个岗位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不然多少人抢呀。我是听我出版社的叔叔说的,我还是过了笔试进了面试后他才跟我说的呢。”一个女孩子略有些得意地说。

     “这样啊。”谢小禾轻声感叹了一句。倒也是,厉承泽如今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推理作家,作家富豪榜的第一名,近几年写的作品还都一一被翻拍成了电影,迷妹迷弟更是一大堆。就是为了一睹真容,估计也有人来面试这样的岗位。

     叶蓁蓁大约是性子比较爽朗,刚刚聊天又与谢小禾熟稔了一些,咯咯笑了一声,用胳膊肘捅了捅谢小禾,道:“谢小禾,你也是为了当那个什么厉老师的编|辑特意来考文艺社的吗?”

     谢小禾还没回答,一旁的一个男生嗤笑了一声,说:“谁不是啊。”

     剩下的几个人纷纷点头。

    这年头出版不太好做,哪个社不想有大牌作家畅销书,而厉承泽一个人独占了江城文艺出版社社一年80%以上的销售码洋,自然从编|辑到发行、营销,所有人都围着厉承泽一个人转,还特意为他设立了一个全媒体工作室。

    而能进这个部门,也就意味着钱多,还有可能成为出畅销书的名编|辑。

    进面试的,大家多多少少都打探了其中的门道。

    叶蓁蓁抬了抬脖子,道:“我就不是啊。我可不想去有厉承泽的部门。除了这个,去哪儿都行。”

    谢小禾跟着弱弱地说:“我投简历的时候,投的是童书部门。”

    大家笑着附和,说童书部门也不错的,接下来十年是儿童文学黄金发展的十年。但看向谢小禾的目光,似乎又柔软了许多。

    叶蓁蓁却挽着谢小禾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原来你也是厉承泽黑啊,对对对,我跟你说,可千万别去厉承泽的部门,厉承泽这个人啊又刻薄又小气,肯定会刁难编|辑。”

    谢小禾的鼻尖微微冒出了些冷汗,摆了摆手,说:“不是的不是的,不是因为这些。我特别喜欢厉老师,从很多年前开始,就特别特别喜欢厉老师,不是一般的喜欢。但我想去的还是童书部门,是因为其实我希望厉老师可以继续写童话,我还想过一个选题……”

    大概是被她打动了,周围的议论声都安静了下来。

    

    厉承泽曾经有个笔名,叫南山雪。南山雪年少成名,专门写童话,十六岁就拿了各种大奖,但突然间封笔不写。几年以后,从国外归来的厉承泽,却用原名开始了悬疑小说的创作,文字风格陡然大变,也绝口不提为什么突然改风格、改题材。

    许多成人作者在写严肃文学的同时,也都愿意继续写童书。唯独厉承泽,很忌讳别人提他写童话的这段历史,据说有一次,还当面和对方翻脸。

    这一点,圈里人多少都有些耳闻,久而久之,再也无人提南山雪这三个字。

    谢小禾对这一点,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厉承泽后来写的推理小说,她每一本都认真读过,写得自然是极好,但和当初写童话的厉承泽,却不像一个人。他的童话,有一种独特的温暖而又神秘的风格,像夏夜的星空,变幻着瑰丽的造型。

    她还记得第一次读他的故事时,也是个夏日的夜晚,她躺在病床上,原本只是孤独地听着蝉鸣声,但很快却被那美好的文字打动,一股暖流流入了心间,不再孤独彷徨,仿佛连星空都成为了她的朋友。

    那篇童话的名字,就叫《星空动物园》,女主角有个美丽的名字,叫阿念。谢小禾不自觉,就陷入了回忆,但口中还是说着:“南山雪的童话真的写得很好啊……”

    顷刻,她才注意到叶蓁蓁正拼命地朝她眨眼。

    谢小禾心里咯噔一声,慢慢地转过头,就看到了厉承泽站在楼梯口,微蹙着眉在看她。

    他的身侧就是一扇打开的窗户,下午灿烂的阳光映在他的眉眼间,很是耀眼,但却如何也消融不了他身上那一抹清冷的雪意。厉承泽穿了一身挺括修身的灰色西服,剪裁锋利,如他的目光一般。

    他身后跟着两个中年男人,应该是文艺社的编|辑,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谢小禾。

    氛围有些怪异,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厉承泽神色不善,没有人敢说话。

    谢小禾吓傻了。

    厉承泽从那一片明亮,走到了阴影里,回头看了谢小禾一眼,清冷而又凉薄:“我和南山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尊重作者应该是编|辑做选题的前提。”

    这话委实重了一些,在场的人都有些同情地看了谢小禾一眼。

    谢小禾心里陡然一痛,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有些窒息,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流淌过心头。

    从南山雪到厉承泽,厉家大哥哥确实变了。

    大概也不记得她了吧。

    谢小禾缩了缩肩膀,面色微微有些苍白,道:“对……对不起……”

    厉承泽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目光里闪过一丝犹疑,这个小姑娘说的话,其实没什么大不了,这些年来他听过千百遍,这件事上,他的情绪总是藏得不太好。不过这个小姑娘,眼睛太过清亮,声音里似乎又太过委屈。

    狂热粉丝?

    尴尬的氛围里,文艺社的社长赵宋从隔壁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赵宋是个头发微有些斑白的圆脸老人,长得很和蔼,看样子和厉承泽也很是熟稔,笑眯眯地拍了拍厉承泽的肩,说:“大作家你一来就吓坏我们来面试的小姑娘啊。”

    厉承泽轻咳一声,敛眉不语。

    赵社长看了他一眼,笑道:“来来来,这么有兴趣,来旁听我们面试,也给点参考意见嘛。”

    ……

    厉承泽沉吟了一声,道:“赵社长,这……好像不太妥吧。”还没听说过作者干涉人家出版社招聘的。

    面试人员里有一半人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还有一半人大概是被谢小禾事件吓到了,微有些害怕地看向厉承泽。谢小禾低着头,紧张地抓了抓自己的简历,右下角已经被她捏得皱巴巴的了。

    赵社长已经拉着厉承泽走了,边走边有些“怨言”:“那不是有一个编|辑以后是专门为了和你对接的。也没说都听你的,也就是听听的你意见……”

    面试是十分钟后开始的,十个人一起面试,厉承泽大约是“盛情难却”,果真也来了,但坐在所有人的下首,很明显,表达自己是客。

    赵社长自然是坐中间,坐一旁的是分管人事和内容的两位副社长,然后是两个编|辑部主任,就是刚刚站厉承泽身后的,一个四十左右,是童书编|辑部的主任唐韦良,一个年级稍轻些,三十四五,戴着金边眼镜,很精干的样子,是厉承泽全媒体工作室的主任苏忆生。

    来面试的人依序一排坐了开来,谢小禾坐在倒数第二个位置,坐她旁边的是叶蓁蓁。时间太短,谢小禾的情绪还有些没恢复过来,脸上看过去还算平静,但掌心里全是冷汗。

    难得的一次机遇,大概是要被她搞砸了吧。

    耳边很快传来叶蓁蓁的声音:“加油。”

    谢小禾侧头看了她一眼,小声道:“谢谢。”

    她再扭过头时,就察觉到了厉承泽的目光,似乎在她们俩这里逗留了一下,但又很快地移开。

    谢小禾大着胆子看他时,厉承泽正握着钢笔,低头速记着什么。与十四年前相比,厉承泽的长相硬朗了许多,但依旧清俊。他的灰色西装搭在了椅子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脖子的线条好看流畅。

    谢小禾微微红了红脸,用手勾了勾耳畔的短发。赵社长正在说着待会儿面试的题目,让大家稍稍有个准备,谢小禾回过神,连忙摊开自己的手账本,想记录下来。她翻本子的动作有些大,手账本里夹着的一张照片落了下来。

    照片里的少年穿着白衬衫,握着钢笔,笑得温柔从容。他身旁的病床上坐着一个小小小小的女孩子,戴着一顶小红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