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童话不骗人

第二章 暗锋

3419 2017-07-10 09:23:42

    照片落在了地上。

    谢小禾连忙弯腰去捡,动作太快,钢制的背靠椅在瓷砖上哗啦出尖锐的响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谢小禾捏着照片,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见大家都注意了过来,她嗫喏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赵社长笑了笑,说:“大家不要紧张,我们基本是用聊天的形式。”

    说是不要紧张,但这个小插曲让谢小禾的这个面试之旅愈加地不顺。她将照片夹回手账,左顾右盼了下,似乎没人太在意这件事,心里才松了口气。

    也是,毕竟她刚刚一下就捡起来了,捡的时候还先用掌心覆住,应该没人注意到相片里是谁吧。

    面试整体上倒确实有些像聊天,先是所有人的自我介绍。就算没有刚刚那些事,听完介绍,谢小禾也觉得自己希望不是太大。大概是厉承泽的光环效应,这回的招聘竞争特别激烈。

    除了谢小禾,基本都是985或者海归硕士,有个男孩还是T大物理学的硕士,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想来江城文艺社,就是因为自己是个超级推理迷,从本格派谈到了社会派,最后不忘夸一句厉承泽是唯一一个结合了各大流派优点的推理作家。

    本科生加谢小禾在内只有三个,但第一个女孩工作经验丰富,原先在远方人民出版社工作。另一个是叶蓁蓁,P大英文系,抢眼的漂亮,落落大方。

    只剩下谢小禾,长相平平,学历一般,经验尚浅,家世普通,还稍有些内向,实在哪儿都算不上太出挑。她唯一的一点特色,却因为上一份工作经历,导致不敢再提。

    谢小禾的自我介绍,一分钟就说完了。

    简历和个人作品集是一早提交上去的,赵社长翻了翻,笑道:“你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提供作品集的。”

    谢小禾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表扬。

    毕竟她是来面试编|辑的,不是作家,虽然她提供的作品集里有图书策划案、图书活动营销案,但更多的是她尚未用自己的笔名发表过的短篇童话。

    赵社长翻完,唐主任和苏主任也翻了翻,都是老编|辑,看东西飞快,稍翻了一下,苏主任突然问道:“你应该发表过作品吧?你的笔名是什么?”

    果真是这个问题。

    谢小禾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笔名……也没发表过。”

    苏忆生不知信还是没信,侧头与唐主任耳语了几句,就将作品集递给了厉承泽。

    之前二十几分钟,厉承泽一言不发,此刻看到突然递过来的东西,似乎也有些惊讶,但还是迅速地翻了翻。

    谢小禾显然也没想到,紧张地咬了咬唇,照厉承泽刚刚和南山雪撇清的样子,大概会非常讨厌看到她这样的作品吧。

    她的作品,都带着浓浓的南山雪的风格。

    果不其然,厉承泽微微蹙了蹙眉,神色清冷而又孤傲,但翻页的速度越来越慢,修长的手指夹着A4打印纸,煞是好看。

    现场静悄悄的。

    终于,厉承泽看完,不动声色地将作品集放在了桌上,拧开会议室的矿泉水瓶,喝了口水,看了眼窗外。

    似乎是变了天,太阳渐渐被云层遮住,只留下一片阴翳。

    童书部的唐主任点点头,声音洪亮:“写得不错,就算做不了编|辑。也可以考虑来投稿。”

    这句话说是鼓励,不如说是判了谢小禾死刑。

    但谢小禾也只得垂头,说了一声谢谢。

    面试的第二个问题是说出自己最喜欢的三个作家以及理由。

    厉承泽本人在场,因此这道题就变得格外简单,几乎所有人最喜欢的作家都是厉承泽,重点表达的也是厉承泽,剩下两个人几乎是捎带上的,一般人选的都是毫无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叶蓁蓁比较有个性一些,没说厉承泽,说的是简·奥斯丁、爱丽丝·门罗、多丽丝·莱辛,都是女作家,但倒也没什么争议。

    轮到谢小禾时,她犹豫了一下,但想到这回面试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索性照实了说:“厉……厉老师、南山雪……”

    苏忆生挑了挑眉毛,唐韦良咳嗽了一下,这小姑娘可真有意思,哪壶不开提哪壶。赵社长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茶,偏头看了了厉承泽一眼。

    厉承泽连头也没有抬,似乎是知道谢小禾要说什么,握着钢笔随手在纸上写着什么,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但谢小禾只说了两个人,还缺一个人,她想了想,又说道:“还有南怡……南老师。”

    这名字一出,唐韦良就恨不得把谢小禾的脑袋给拧下来。这小姑娘今天是来拆场子的吧,把厉承泽全家都给捎上了。业内所有人都知道,南怡是厉承泽的母亲。

    厉承泽的笔尖一顿,在纸上画出了一道长线,墨水湮了开来,他抬头,轻轻勾了勾唇畔,容光四射,但眼里却是说不出的嘲讽:“南怡这种人也算作家?”

    语惊四座。

    除了老沉的赵社长,就是唐韦良和苏忆生脸上都现出了惊讶的表情。

    唐韦良想的是,是听说他们母子关系疏远,但到了直接撕自己妈的节奏也是好惊爆的一个八卦啊。这小姑娘也是倒霉,狂触霉头啊。

    苏忆生摸了摸下巴,觉得厉承泽今天真是有些不寻常,他性子向来内敛得很,接受采访从不曾提过自己的喜恶,别说讨厌南怡了,就是他喜欢黑色还是喜欢白色,也没人知道。

    厉承泽的态度太过不好,谢小禾也有些恼了,气鼓鼓地说:“南老师后期是有些过于商业化,但早期的作品是很好的,不管是《亲爱的月亮》里描写的亲情,还是《绯红树》里温暖的小童话,都是文字优美情感细腻的典范。南山雪的作品也是一脉相承的,《星空动物园》和《小红帽》……”

    谢小禾的声音并不是太大,但很清亮,直直地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她抬起头,直接看着厉承泽,目光磊落而清冽,总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厉承泽微微拧了下眉,恰逢雨从墨云里落了下来,嗒嗒地打在窗上,厉承泽看向了窗外。

    江城这座水汽浓重的城市,连冬日也会这般落雨。

    厉承泽的声音随着渐响的雨声响起,低沉,阴郁:“一脉相承?呵呵,是一脉相承,南怡和南山雪,这两个人的风格不叫温暖,而叫伪善。”

    还真是第一次这么黑自己的人……苏忆生不免担忧地看了厉承泽一眼,这些来面试的孩子,总有一些圈里的朋友,今天的内容难保不会说出去。

    明天的微博头条估摸就是厉承泽狠批南怡了,要维护他的形象实在是让人头疼啊……苏忆生求助似的看了眼赵社长。据他所知,赵社长是难得能和厉承泽私下里聊聊的人。

    结果,赵社长似乎爱上了那壶金骏眉,喝了一盏又一盏,就是不说话,脸上仍是笑呵呵的。

    没人敢说话,除了谢小禾。

    小姑娘气得连眼睛都红了:“不是伪善,南怡早期和南山雪的书是感动过很多人的,尤其在困难失意时,看到这样的文字,可以治愈心灵,走出阴影。厉老师您现在的书是写得很好,架构大、逻辑严密,对人性洞察得很深,但人性里难道永远只有阴暗面,而没有光明的一面吗?我很喜欢您的书,但我认为在有些篇章,譬如《暗锋》里,这种黑暗就有些过头了,这也并不一定完全是人性的展现。人性应该是立体的,并不是完全的黑暗才能展现深刻,并不是留有光明的尾巴就是伪善!”

    谢小禾如倒竹筒般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睁了睁眼睛,尽量不让眼泪落下来,坐在她身旁的叶蓁蓁悄悄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厉承泽似乎真的和她较上劲了,撇了撇唇,淡淡道:“自己失意,需要靠别人的文字带来希望的,本身就是弱者。”

    雨水结结实实地打在建筑物上,撞击声听起来,像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

    谢小禾的手紧紧抓了抓自己的手帐,直到那青灰色的封皮有些皱,才垂下了头。

    话说到这份上,观念不同,似乎没有再讨论的必要。

    赵社长总算放下茶盏,换了话题:“之前一年都在南怡的小种子童书馆工作?”

    赵社长的声音倒是很和蔼。谢小禾松了口气,答道:“是,在小种子工作了一年半。”

    “我看你写的几个方案都挺不错的,也很喜欢童书,为什么不继续在小种子童书馆工作而是要回到江城?”赵社长接着问道。

    这个问题,谢小禾知道是任何面试都会问到的,偏偏却是她有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她离职时,当时的主管颇为感慨地说,小禾啊你什么都挺好的,虽然我们都知道你工作认真负责,是业余时间在写东西,但是被大家知道了总是不太好,而且你那个笔名还是挺有名的,还是要藏起来比较好。而另一个同事跟她说,小种子年年都招实习编|辑,实习一年就赶大家走,年年招工资低的新人,偏偏还有傻子飞蛾扑火。

    谢小禾不知道该听哪一种,但因为相信南怡的人品,所以默认了主管的说法,后来再也不敢和三次元的朋友提自己的笔名。

    谢小禾红着脸,说:“因为没转正,前一段招聘新编|辑后,公司裁员,我就走了。”

    赵社长呵呵笑了下,坐在他身旁的苏忆生忍不住用手虚握成拳,轻咳掩住笑意,这小姑娘是不是太老实了些,一般人就算遇到这样的情况,难道不是回答想要换个平台或者思念故乡之类的么?

    老出版社的人,都不想把事情办得太尴尬。苏忆生又问了谢小禾几个比较好回答的问题,算是结束了这场面试。

    谢小禾是跟在人群中失魂落魄地走出来的,后面的问答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太重要了,厉承泽那句弱者,足以让她丧气。

    如果是现在的厉承泽遇到当年的她,大概连瞧也不会瞧一眼吧。

    《小红帽》最后一回的最后一句是:“只要雨落下,一切就回来。”

    大雨洗刷了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而一切都只是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