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童话不骗人

你好意思说别人富二代

3563 2017-07-19 08:40:33

    会议室里,文艺社的几个主任正交流着意见,赵宋好心情,任由他们说,自己坐在一旁煮茶。

    其实大家的意见,整体上比较一致,大家专业功底和学校都不错,这里头叶蓁蓁形象好,性格大方,挺适合现在营销编|辑的岗位;叫余潇的那个T大理工硕士各方面都不错,最主要是男孩子,出版社现在阴盛阳衰得厉害;偶尔还有人提议觉得另一个叫张晶晶的女孩不错,是所有人里工作经验最丰富的。

    这场会和厉承泽关系本来就不太大,厉承泽正拿笔在纸上胡乱写点东西,赵宋突然就把那堆简历递给了他,问道:“你觉得呢?”

    大约是怕他推辞,苏忆生也笑着说道:“对,我们部门也想听听厉老师的意见,林欢离职后我们也想找个能和你配合得比较好的编助。而且不是说您的助理小程最近还在香港接洽影视版权的事吗?”

    厉承泽不好再多说什么,拿过那叠简历看了看,迟疑了片刻,在谢小禾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笔停顿了一下,圈的最后那个墨点就显得格外浓重。

    唐韦良坐得离他最近,看了一眼,颇有些惊讶:“啊,厉老师,你为啥选了这个女孩子啊?”

    十个人里,他觉得谢小禾是最没希望的,毕竟把厉承泽得罪狠了,厉承泽作为文艺社第一摇钱树,就算为了照顾厉承泽的面子,也不会去选谢小禾。

    可是厉承泽自己却选了谢小禾。

    厉承泽起身,将简历轻轻放下,道:“只是我个人一点点建议。”他朝赵宋点了点头,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唐韦良嘴巴张得老大,苏忆生微微点了点头,看了赵社长一眼。赵社长正翻着谢小禾的作品集,笑道:“我也觉得这个小姑娘不错。”

    苏忆生道:“赵社长,我觉得这个小姑娘刚刚撒谎了。”他指了指谢小禾的作品,说,“她的文字和架构都很成熟,很显然也对文学很有热情,所以要么是这些作品不是她写的,要么就是她有个挺有名的笔名。”

    赵社长笑了笑:“你之前在其他地方看过这些作品?”

    苏忆生道:“风格有点熟悉,但具体篇目没看过。我其实也是觉得后者概率更高的。”

    赵社长摸了摸下巴:“那不是我们捡到宝了?”

    唐韦良也狐疑着说道:“虽然很多编|辑都写作,但是新人编|辑,实在也担心影响本职工作。”

    “先来试试吧。”赵社长在谢小禾的名字上又画了一个圈。

    苏忆生赶紧接着道:“是,那我周一就通知他。”

    唐韦良一听就不乐意了:“人家姑娘自己填的部门可是童书编|辑部,不是你们部门。何况刚刚……”

    苏忆生道:“可是……是厉老师自己选的她,说明……厉老师应该还挺欣赏她的吧,换个人厉老师会不会不高兴?”说是听听厉承泽的意见,实际上,厉承泽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毕竟是个很难搞的作者。

    唐韦良挑了挑眉:“你是和我抢人?”

    赵社长喝了口茶,道:“我找厉承泽有点事儿,你们先慢慢吵。”

    ……

    厉承泽从会议室出来,径直去了赵宋的办公室。没一会儿,赵宋就来了,兴高采烈的样子。

    赵宋沏了一杯茶给厉承泽,笑道:“很多年没看到你这个样子了,怎么和一个小姑娘杠上了?”

    厉承泽起身,敛眉道:“赵叔叔,我今天失礼了。”

    赵宋大手一挥:“不碍事,反正传出去是厉承泽蛮横无理,不影响我们的形象。”

    厉承泽:“……”

    赵宋勾了勾唇角,问道:“以前的事还放不下?”

    厉承泽摸了摸手中的钢笔,道:“放下了。”

    “那就好。”赵宋叹了口气,道,“虽然你叫我赵叔叔,但我知道,这些年其实是你在照拂我,你的作品去任何一家大社都能更好。你是个重感情也讲原则的好孩子,不然刚刚也不会选那个女孩子了吧?你选她是因为她文章写得好?”

    厉承泽垂眸,实事求是地说:“不是。写得好的人很多。”

    厉承泽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品一口,那是赵宋珍藏的茶,汤色金黄,香甜滑腻,喉韵强烈,但他却尝出了一丝淡淡的苦味。

    赵宋好奇地接了一句:“那你是对小姑娘有兴趣?”

    厉承泽一口茶险些就喷了出来,对方是长辈,不能翻脸,但脸色却也立马就沉了下来。

    赵宋拍了拍他的肩,道:“哎哎哎你别激动,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没兴趣。我太太有个远房亲戚家的姑娘这周刚好回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见一下……”

    厉承泽唇角撇了撇,道:“赵叔叔你今天让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儿?”

    赵宋伸出两个手指,道:“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小苏实在是怕死你了,所以想让你来选个人,免得他背锅;第二件事才是这件事,毕竟你爸爸临去前唯一嘱咐我的就是这件事了,怕你性子孤傲……”

    两件事都关他屁事。厉承泽起身,淡淡道:“赵叔叔,我有事先走了。”

    厉承泽出门时,恰好一阵风吹过,关门的声音委实有些大声,赵宋又喊了一句:“哎,小厉……”

    几个年轻编|辑在外头探头探脑,说道:“厉老师帅归帅,实在有够跩,连社长门都甩。”

    厉承泽原本就有点烦,刚走到地下车库,后头就蹦跶出一个人,垫着脚尖蒙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声音娇憨而甜美。

    可惜厉承泽的声音里却隐含着怒气:“叶蓁蓁,松手。”

    后头的人立马松了手,钻到他面前,笑嘻嘻地拦住他:“你怎么一下就猜到了?”

    厉承泽斜了她一眼,道:“一般人没你这种狗胆。”

    叶蓁蓁伸手,摇了摇手指,道:“NO NO NO,这只能说明你是一个单身狗。”

    ……单身怎么了?单身是罪吗?厉承泽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今天总有种全世界都在攻击他的感觉。

    厉承泽没理会叶蓁蓁,跨步径直往前走,他走得快,叶蓁蓁穿着高跟鞋好容易才追了上来:“你送我回家嘛。下雨了。打车也不好打。张叔叔去机场接我妈了。”

    叶蓁蓁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厉承泽一言不发,坐上了驾驶位,油门一踩,径直往前开去。

    叶蓁蓁跟在后头跺了下脚,厉承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看倒车镜里的嘴型,估计是在用英文骂他。

    叶蓁蓁正想掏出手机,好好地找人哭诉下。前方那辆黑色车子突然就停住了,还响起了咔哒车门锁的声音。

    叶蓁蓁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去,坐到副驾驶位上,嬉皮笑脸地说了句:“表哥,你真好。”

    厉承泽板着脸,说:“女孩子不要随便讲脏话。”

    叶蓁蓁嘟了嘟嘴,道:“知道了嘛。”

    厉承泽显然一句也不想和她多说,油门一踩,开出了大厦的地下车库。

    叶蓁蓁打了个响指,问道:“哎呀,你这么迟出来,那面试结果也出来了吗?他们有让你选人吗?你选谁啦?”

    室外雨正淅淅沥沥地下着,许多人都没带雨具,正躲在写字楼低下驻足。

    厉承泽平视前方,道:“反正我没选你。”

    一句话回答了她的一堆问题。

    叶蓁蓁小鼻子都气歪了,哼了一声,道:“知道你不会选我。你是选余潇还是选张晶晶啦?”

    厉承泽不咸不淡地瞟了她一眼,没作声。

    “都不是?”从小打闹在一起,叶蓁蓁还是能摸透一点厉承泽的脾性,一般他沉默的时候都是表示否认,“那你选苏叶啦?哎你怎么一点点后门也不给我开呢,我也不差呀。”

    “不是你自己之前特别有骨气地说不要靠家里人的关系?”厉承泽撇了撇唇。

    “我可没跟任何人说过我们俩的关系啊。”叶蓁蓁的声音里有点悲愤,“但没想到你这么当真。”

    下雨天确实堵车,车库外面的一个小十字路口,就把厉承泽堵上了好一会儿。看着不停摇摆的雨刷,厉承泽道:“编|辑是一个要靠磨要靠耐性也要靠兴趣的行业,你不太适合。”

    叶蓁蓁:“我好歹也是P大英文系啊喂!”

    厉承泽冷笑一声:“你从小在英国长大,用侨生的身份考个英文系,你好意思说?”

    叶蓁蓁对了对手指,开始左顾右盼。和厉承泽比,她必须承认自己是个大学渣。

    胡乱看着时,叶蓁蓁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由喊了一声:“啊,小禾!”

    厉承泽正想着自己的事情,被她吓了一跳,目光已经不自觉地随着叶蓁蓁探了出去。

    朦胧的雨色里,谢小禾正用手遮着脑袋一路小跑地过马路。她的身影瘦小,在车流里显得愈加地形单影只。

    有点像迷路的小鹿。厉承泽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了这样一个比喻。

    叶蓁蓁:“啊,要不要顺便送谢小禾……”她自己也知道这件事肯定不可能,说话的声音立马小了下去,但又陡然想起什么,扭过头问道:“话说,你以前喜欢拍照吗?”

    厉承泽淡淡看了她一眼,没理。

    叶蓁蓁吐了吐舌头,心想,莫非刚刚是她看错了?虽然刚刚只是一瞬间,但谢小禾那张掉落的照片里,合影的男孩子,眉眼像极了厉承泽。

    车子总算向前动了一点点,厉承泽却又停了下来,对面马路的女孩子,站在大广告牌下避雨,被水浸润过的眸子,还有点红,似乎刚刚哭过,露着一点点迷茫无助。

    厉承泽低下嗓音,对叶蓁蓁说道:“车后座有把伞。别说是我的。”

    “啊?”叶蓁蓁疑惑地问了一声,旋即咧开嘴笑道,“好呀好呀我这就送过去。”

    她笑得明亮得有些碍眼,厉承泽微微蹙眉,想着,就当作道歉吧。

    叶蓁蓁刚打算下车,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了谢小禾身旁,谢小禾朝车里人挥了挥手,坐上了后座。

    那辆黑色的车……很贵,而且车牌号格外好记,尾数是666…

    叶蓁蓁张大了嘴,道:“原来谢小禾是富二代。”

    厉承泽微微蹙了下眉,那个车牌号他哪里不知道是谁的,而且他还知道那个人开车就爱载什么人。刚才谢小禾的简历他也看了,江城隔壁的烟市人,父母职业都是教师,哪里是什么富二代。

    也是,大概就是这样的人才喜欢南怡和南山雪的什么狗屁童话。

    不过他向来不多嘴别人的事儿,只回了叶蓁蓁一句:“你也好意思说别人富二代?”

    恰好这时,车流总算动了,厉承泽一脚踩下油门,水花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