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2

2006 2017-08-31 15:45:33

    直到行至抄手游廊,南薇才敢停下来喘口气。现在用着的这个十岁的身子,因从小营养不良,再加之体弱多病。导致现在走一步就大喘气,无用得很。

    青竹这个时候才堪堪赶过来。

    “小姐你怎么了?”出了兰萱阁,在外人面前,青竹还是有所收敛的,对南薇也没有那般怠慢。

    她扶着南薇在扶栏上休息。

    “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要不要我先送您回去,替您请个大夫来?”

    南薇正想说“不用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这位小姐可是吓着了。”

    来人是一位身穿藏青色仆妇装的嬷嬷。

    青竹快速地扫了她一眼,见这婆子穿着虽然素简,但所用料子皆是上乘,又见来人精神矍铄,身上又有淡淡药香,心知此人多半知晓医理。

    老太君在外素有声望,门庭常有贵人来访,青竹不是第一天在南府呆了,这点规矩还是懂的,忙起身略欠了欠身,全了礼仪,这才说道。

    “我家小姐方才还好好的,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这样了,我也着急呢。”

    那慈眉善目的嬷嬷闻得,从袖里掏出一个锦盒来打开,里面是一粒粒的小药丸。她取一颗出来,交与青竹手上。

    “方才我家公子路过花园,见这位小姐神色异常,甚是关心。只因这是内宅,外男不便入内,便只能遣老奴入内送药。”说着,她指了指那指甲大小的药丸。“此乃养心丹,能定神安心且无药毒,小姐服一颗,休息片刻就好了。”

    接过药丸,青竹忙拱手道谢。

    “谢谢嬷嬷。”

    说着,她将药奉到南薇跟前。

    “小姐,您快服了吧。”

    南薇此时难受得很,心口绞痛,冷汗涔涔。她勉力抬头,看着那药丸,却只是伸手接了过来攒在手心里。

    她抬起头,对嬷嬷报以虚弱一笑,略带抱歉地说道:“谢谢嬷嬷,不知尊主人是谁,日后定当登门拜谢。”

    青衫嬷嬷拱拱手,道。

    “因家主身份特殊,不便透漏姓名,还请小姐见谅。”

    南薇抚着胸口,虚弱地笑了。

    “如此,便不勉强了。”

    “那老奴也不叨扰小姐休息,先行告退。”

    青竹自是再三言谢,亲自送老奴出了月亮门。南薇捂着还在隐隐作疼的心口,朝着月亮门望去,只见那婆子走了没几步,就在一片竹林前停了下来。竹林隔此处太远,她看不清,只能隐约瞥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隐没在竹林中。

    那婆子朝那人拱手行礼,主仆两说了一会儿话,那人就走了,两人的身影一转眼就消失在竹林深处。

    如果不是手里还攒着一颗药丸,南薇都要怀疑那个白色身影只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小姐,您为什么不吃药啊。”青竹倒不是真的关心南薇,只是如果南薇在老太君面前“发病”了,她这个贴身丫鬟就不好做了。

    “我现在好多了。”南薇将那颗药丸收入袖中,“我们该去请安了,误了时辰不好。”

    青竹没说什么,扶着她往慈寿堂的方向走去。

    而另一边,青衫婆子陪着主人在南府隐密的竹林里穿梭,看着背对着她,着一身月白长袍,身量堪比修竹,气度非凡的男人,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问。

    “公子,奴婢虽然按照您的吩咐给七小姐送了药,那七小姐却有疑虑,并未当场服用。”

    竹林葱郁,风一吹,就有片片竹叶落下来,随着嬷嬷的话,落尽泥里。

    男人的步伐并未因嬷嬷的话有丝毫的凝滞,依旧沉着稳健。

    倒是随行的小厮听着有些不服,抱怨道:

    “我家公子是什么样的身份,还会害她不成?!我看那小姐就是不识抬举。”

    “砚台!”男子出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小厮。只不过他话说太急了一些,一口气没顺上来,只能捏拳掩嘴,咳漱声绵延不断。

    “好好,我不说了就是。”

    砚台见状,忙将上好的白狐披风抱出来,替他披上。

    “公子,此处过于阴冷,您体虚,不宜久留。”青衫嬷嬷也跟着相劝。

    “恩,走吧。”

    ……

    南薇一路不敢歇息,匆匆地往慈寿堂赶来,等走近那墨漆角门,却发现好几人被李嬷嬷拦在门后。

    南薇心中暗自纳罕:李嬷嬷不是二夫人房里的人吗?怎么管起慈寿堂里的事来了。

    那些被堵的小姐自然也觉得李嬷嬷堵在这里,实在是可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嚷嚷着:

    “每月的初一十五,都是这时候来给老太君请安的,怎地突然就不让进了啊。”

    “是啊,若是没给老太君请安便归家,母亲该骂我们了。”

    “是啊……”

    ……

    几位小姐一想到回去会被母亲责罚,声音里不免带了些哭腔,让人听了心怜。

    偏李嬷嬷不为所动,只张开双臂,用那堪比母猪的壮硕的身材,紧紧地堵着角门,竟是半丝缝隙都不留。

    “夫人吩咐了,今日有贵客来访,怕你们冲撞了贵客,这才特在老太君面前替你们求了恩典,免了你们的请安。”

    李嬷嬷口中的夫人,便是南府如今的当家女主人,南薇的嫡母南二夫人李氏。

    “我们给老太君请安,怎么就叫冲撞贵客了?”一个身穿鹅黄色齐胸襦裙,身材清瘦修长,眉宇英气的小姐站出来,直面李嬷嬷。“我们是南府的小姐,虽没有嫡系姐姐们尊贵,可也是老爷的女儿,老太君的亲孙女,是你们的主子,断不是你们这些婆子能随意折辱的。”

    南薇站在一群姐妹身后,忍不住默默叹息:这位四姐,还是这个脾气!

    说话的正是四房庶长女南娟,也是奇怪,四叔南昌屏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南娟的生母年姨娘也是个软弱怕事的,偏偏生了一个极要强的女儿。

    南娟这个宁折勿弯的性子,前世可没讨着什么好,因为得罪了嫡母,被四夫人三十两白银卖给了城东头的屠夫,第二年就被人发现死在猪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