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04 四年的冰清玉洁

2085 2017-08-31 15:46:27

    蒋涵薇看着这帮男人继续微笑:“各位帅哥都是大老板,那你们有谁认识龙氏的总裁呢?”

    提到这个名字,大家都心有戚戚地往沙发后背靠。

    “既然你们都不认识,我一个小女子怎么可能会和龙氏的总裁有什么瓜葛呢。”蒋涵薇意味深长地望向龙千耀,“可能只是长得很像而已。”

    这时蓝衬衫又嚷嚷了起来:“钱少,你认识那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龙总裁,你说说看,这个浅浅到底是不是那个弃妇啊?”

    龙千耀没说话。

    这时经理在门口听到里边的动静有点怪,开门跑进来,见大家都没在HIGH,赔笑上前:“各位老板这是怎么了吗……”

    “我们不喜欢这个浅浅,带出去,重新换一个进来。”

    经理迅速向蒋涵薇射过犀利眼神,嘴上说是,将其带出去。

    因为龙千耀的一句话,蒋涵薇刚上岗,就要下岗了。

    “滚滚滚!”经理气地恶语相向,“以为你是个宝,没想到你是根草!”

    他气得连衣服都忘记向她要回,忙着去找别的妞去了。蒋涵薇踩着高跟鞋路过洗手间,驻足正想进去卸妆。

    “浅浅——”走廊那端有个男声唤她。

    蒋涵薇扭头,竟是刚才包厢里那个差点戳穿她身份的蓝衬衫。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蒋涵薇也不赔笑了:“有什么事吗?”

    “刚才钱少不要你,我要你。”蓝衬衫说话间掏出一张房卡,“怎么样,来不来。”

    蒋涵薇盯着房卡没动。

    “不管你是不是龙家弃妇,我都想尝尝看。”他凑到她耳畔,含笑的声音让人泛恶。

    “我的开价可是很高的。”蒋涵薇不想得罪他,悻悻挪渝。

    “十万够不够?”蓝衬衫报出的价格正好可以解决父亲的医疗费,他无所谓地耸肩,“只要你让我爽了,钱我有的是。”

    蒋涵薇沉默两秒,抽过房卡,重新扬起微笑:“好。”

    “两个小时后,皇家酒店,我等你。”

    出了耘雨楼,蒋涵薇早早就出现在皇家酒店门口,她特意买了一包555,坐在喷水池边抽起来。

    她是龙家弃妇,可谁也不会相信她仍一身的冰清玉洁。

    当初为了赵然,自己做好献身龙千耀的准备。可龙千耀可倒好,四年来一次也没碰过她。

    现在,为了十万块,她要走进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

    蒋涵薇觉得自己很冤,很可笑。

    可蒋涵薇不是那种犹豫不决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没的选。

    她抽完一包烟后,毅然决然地走进酒店。

    1502,总统套房。

    蒋涵薇深吸一口气,刷房卡。

    关上门,蒋涵薇把自己的自尊和过去一同关在门外,一步步朝窗口那个身影走去。

    可她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

    那个身影……

    龙千耀转过身,目光冰冷。

    “钱少,你两次破坏我的好事,到底想怎么样。”

    蒋涵薇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是他的瞬间,竟舒了一口气。

    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沉重的窒息感。

    龙千耀侧过身,窗台上竟叠着一刀刀的现金,他拿过钱冲她身上砸去。

    粉色的钞票雨在半空中纷飞,蒋涵薇侧过脸,承受胸口一下下的闷疼。

    “你坚决和我离婚,就是为了去耘雨楼那种地方当小姐。”

    “为了区区的十万块钱,你就进别的男人的房间。”

    “浅浅?谐音千,你是想告诉我,你根本放不下我吗?”

    十万块钱撒了一地。

    龙千耀走到她面前,抬起她下巴,凛冽的眼神像刀刃,似要剜开她的心。

    蒋涵薇勾起轻蔑的唇角:“你想多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托他的福,嫁入豪门没有轰动满城,沦为弃妇倒是威名远播了!

    龙千耀刀锋唇稍扬,眯眸冷哼:“那又怎样。”

    说着他大力推她到床榻,大手压其肩,狠狠道:“蒋涵薇,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龙千耀的女人,就算被抛弃了也不能被别人接手。”

    蒋涵薇听到这话,愈加感觉讽刺:“你的女人?龙千耀,你忘了吗?这四年,我除了在密室当另外一个女人的保姆之外,没有一天当过你的女人!”

    她提到那个女人,直接戳到龙千耀的痛处。

    他如墨的眼眸闪过一丝愠怒,大手扯开她的领口,粗暴地解开文胸细带。

    他激烈的动作让她白皙丰满的胸口起伏颇大,薄透的白色短裙转眼间裂开一道口子转而在他的手指间乍现了紧实修长的大腿。

    蒋涵薇感觉自己身体一凉,胸口裸露在他的大手下,挨到他滚烫的温度,不禁低吟出声:“龙千耀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龙千耀俊朗高冷的脸近在咫尺:“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对你做什么吗?”话音未落,他就咬住了她的唇。

    蒋涵薇瞪大眼睛,龙千耀死死地压着她的双腿,左手将她双手束在头顶,火热的吻攻城略地,一点也不像他平日的高冷。

    他的大手抚摸过她的胸,冰冷的手指划过她敏感的腰侧,伸向禁欲多年未曾开启的地带。

    龙千耀的认真,让蒋涵薇渐渐回过神来——

    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放开我,你……”蒋涵薇像被雷劈到一样地幡然醒悟,她挣扎着推开龙千耀,她不想被摒为弃妇却还要被他强行夺走第一次!

    可是她的挣扎在龙千耀看来就是欲拒还迎的撩拨,她的反抗只换来他更加猛烈的占有。

    很快,两具姣好的躯体chiluo纠缠在一起,皱褶洁白如新的床单。

    沉重的喘息声交织着有节奏的呻吟。

    一室迷迭。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户泻进来,床单轻薄地盖在她吻痕未褪的身体,蒋涵薇盯着天花板,凄凄勾唇。

    她到底还是成了龙千耀的女人;

    她到底还是献出了第一次。

    腰像断成两截,双腿之间的疼痛随着稍稍抬起就撕裂非常。

    蒋涵薇暗暗在心里骂脏话,扭过头,龙千耀就睡在身边,还没醒。

    他如墨的头发,掩盖住白玉的额头,修长到让女生嫉妒的睫毛微微颤动,他似乎在做梦,挺拔的鼻子下那张红润的嘴唇似乎在说着什么……

    可蒋涵薇盯着那两瓣武器,只想到了昨晚对她的肆意享用……

    她艰难起身,颤颤巍巍地拾起地上的裙子发现已经被他扯得不能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