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05 龙少来干吗

2089 2017-08-31 15:52:53

    该死!又要花钱买新衣服!

    这满地的钞票蒋涵薇没想过要带走的,现在这种突发状况,她思索着拿走几张这龙千耀应该不会发现吧?

    趁恶魔还没醒,蒋涵薇飞快地在床头柜上龙飞凤舞下几个大字:这十万块我买你了,昨晚多谢你的服务!

    她最后看了他一眼,搂起地上的五张一百就走。

    从酒店出来后,蒋涵薇打车到百货商场,挑了一件不算太贵的裙子换上。导购员找给她三个硬币。

    蒋涵薇盯着这三个硬币苦笑地走出柜台,这一晚过的,没了工作,丢了贞操,换了一条新裙子。

    一个人晃荡地走在路上,蒋涵薇不想回家,面对空空荡荡的房间,她觉得自己能发疯。

    就这样蒋涵薇穿过广场,看到硕大的LED上竟放着她和蓝衬衫的照片。

    具体地说,这是一段视频:她和蓝衬衫在酒店的走道里接手房卡的四十秒。

    而这段视频出现在扫黄的新闻里。

    播放台是Z市的新闻频道,尽管做样子的做了马赛克,可她的眉眼还是能看的出来。

    蒋涵薇皱眉,周围停下来一同观看的路人,都在八卦她的丑闻。

    她像浑身chiluo地站在众人眼里,下一秒他们就能发现在视频上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

    这时蒋涵薇的手机响了,她侧过身查看——

    涵薇,既然你想重新定义自己,我就好好帮你一把。对了,我明天就要和陈然订婚了,你们的过去将永远成为过去,而你,就好好做你的豪门弃妇吧!

    看完后,蒋涵薇冷笑一声,陈瑶,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本事。

    看来她是要踏实走落井下石的这条路了,蒋涵薇知道,能上这样的新闻频道,和新闻行业很熟的当警察的赵然脱不了干系。

    好啊,他们两个是要和她开战。

    蒋涵薇扭头快步往家回,她总觉得陈瑶不可能只做这么一件事。

    果然,蒋涵薇回到家,发现有警车出现在楼下,有警察上上下下押送着一帮来不及穿上衣服的男男女女,像是电视里经常出现的扫黄场面。

    而房东又急又气地站在人群里,像热锅上的蚂蚁。

    蒋涵薇上前拍房东的肩:“沈阿姨,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她问完,房东颠簸着肚子上的三层肉,气不打一处来:“喂,你这姑娘是怎么回事啊?!你,你怎么能拿我的房子租给别人干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呢?!”

    蒋涵薇被全体注视,她立刻明白过来什么事:“怎么可能,我没有。”

    “现在人都从房子里被警察带出来了。”沈阿姨哭笑不得,指着上警车的那些捂着脸的男人女人,拍大腿,“你觉得你这么说有什么用?!”

    “……”

    “算了算了,保证金我还给你,你走吧。我不租给你了。你现在立刻就走!”房东不想再和蒋涵薇说下去,拨开人群愤愤离开。

    蒋涵薇承受不知情的人鄙夷的眼神,心像被风吹倒一片的芦苇丛。

    很好,陈瑶成功让她无家可归。

    半个小时后,蒋涵薇提着她的行李箱站在街头,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她身上的这件洋装。

    现实里,不是只有衣衫褴褛才是身无分文的穷人。

    蒋涵薇这种“穷人”就尴尬的要死。

    她有些后悔,因为赵然的事,和龙千耀闹掰,一气之下说要离婚。

    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她什么都得不到,得到的是朝不保夕的狼狈不堪。

    此时她要思索着该去向谁借钱。

    可这些年的富贵生活早让周边的朋友只是冲着她龙家媳妇的身份趋之若鹜,现在……

    蒋涵薇犹豫半晌,最终还是拉下脸去挨个按通讯录上的名字,试图在困顿的黑暗里捕捉到一丝漏网光芒。

    可打到第五个的时候,蒋涵薇还是放弃了——

    跟说好了似的,或电话无人接听或关机。

    蒋涵薇凄凉哼笑,她从钱包里摸出一个硬币往半空中抛去,再用右手盖住硬币至手背:“蒋涵薇,是字,明天你就去闹那对狗男女的订婚宴。是花,你就默默忍受从新开始。”

    打开,是花。

    蒋涵薇完美的五官微皱起来,放声大笑,很好,连老天都要耍她。

    “好,明天,一定要去闹那对狗男女的订婚宴。”

    她把硬币收起来,抚咕咕叫的肚子,深呼吸一口气,拖着行李箱决定先去填饱肚子。

    没钱打车,蒋涵薇就徒步走到就近的酒吧。

    她把行李箱寄存在超市里,穿过马路,酒吧门口的门童远远就看到一个美女朝他们走来,打量她清丽出众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身上特别适合场地的露腿小洋装,笑眯眯地侧身请她免费进场。

    里边灯光交错,彩灯萦绕,蓬勃的混响放着躁动的音乐。

    蒋涵薇目不斜视,直接走到吧台,要了一杯鸡尾酒,装作独自买醉的样子,等待男人来勾搭,钓个愿意请她吃饭买单的主。

    很快,她的俏丽皮囊就引来了询问。

    “小姐,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蒋涵薇勾起标准的漂亮微笑,优雅扭头。

    恩,粉色短发,眯眯眼,瘦成一道闪电的小骨架,标准的来这里寻花问柳的年轻凯子。

    “当然。”

    得到蒋涵薇的应允,他瞥了一眼蒋涵薇白皙的大腿根,屁股就要往高脚凳上挪去。

    突然高脚凳往后拉,凯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顺着大长腿看上去,蒋涵薇再次见到了龙千耀。

    “喂,你是谁啊!”摔了个屁股蹲的男人看样子并不认识龙千耀。

    龙千耀被天神眷顾的脸阴着,每一个毛细孔都透着高冷的气息,他双手插口袋,都没正眼看某个不值得看的局外人,说话的语气永远透着那么一点慵懒:“这个女人是我的,你,没资格碰。”

    “哎,你!”没等他不知天高地厚地反击,龙千耀的保镖直接就把他悄无声息地收拾走了。

    龙千耀拉过高脚凳坐下,大长腿踮地,右手托下巴,向服务生要了一杯龙舌兰。

    “你又来做什么。”蒋涵薇表面淡定,内心是砰砰直跳的,这几年待在龙千耀身边她太清楚他的变态脾气。

    他最擅长的事就是让看着不爽的人,生不如死。

    “我来找你要钱。”

    龙千耀语出惊人,蒋涵薇愣住,扭头:“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