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06 显得更廉价

2022 2017-08-31 15:54:37

    “要你抽走的五百块钱。”

    “……”该死的,他,他居然变态到把满地的钱拾起来数了一遍?!

    蒋涵薇倒吸了一口凉气,用笑来掩饰尴尬:“堂堂龙大总裁,会在乎这五百块钱吗?”

    “在乎。为什么不在乎。”龙千耀抿酒,侧脸立体,眼角邪魅地闪过一道亮光,手腕上HUBLOT九百万的钻石表滑落生辉:“既然你要买我的昨晚,钱就一分都不能少给。”

    他的话头里满满的讽刺。

    蒋涵薇被顶在杠头上,上不去下不来,要知道她现在除了三个硬币,连张十块的都拿不出来。

    “那就先欠着吧。”蒋涵薇将手里的鸡尾酒一饮而尽,才有勇气厚脸皮说出现在的窘况:“龙少,在你的压迫之下,我的经济状况拿不出钱来。”

    “我说过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龙千耀挑眉,手指在杯口来回,“怎么样,后悔了没有。”

    蒋涵薇心头闪过苦涩,了然眯眸:“原来,龙少今天来找我,是想劝我回心转意的。”

    龙千耀不说话。

    如果他今天没来,蒋涵薇被挤兑了一整天的心,还在悬崖边缘。可他出现,她的理智最后一根弦崩了——

    “龙千耀,你就那么爱那个醒不过来的女人,为了她,你非要我这个弃妇回去?”蒋涵薇看着他眼神里即将迸射的怒火,突然觉得好无趣,无趣到想要破罐子破摔地恶作剧到底,“龙千耀,你这么多钱,却找不到一个保姆?”

    她还没开始笑呢,龙千耀的手高高抬起,下一秒她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蒋涵薇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回了“龙宫”的“龙床”上。

    龙千耀站在床头,用那一股既往渗人的眼神看着她。

    蒋涵薇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

    龙千耀:“放心,你没有幻觉。”

    蒋涵薇立刻从头凉到脚,她艰难地坐起,感觉到自己的胃生疼生疼,稍稍一动,就痛得想死。

    “活该,两天没吃过东西,还喝酒。”龙千耀冷哼,满满讽刺。

    蒋涵薇无话可说。

    这时仆人推着餐车开门进来,上边是热腾腾的中餐和粥。

    出于生理本能,蒋涵薇还是屈服于饥肠辘辘的威胁下,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蒋涵薇把餐桌上的四菜一汤,一碗粥全部干掉。

    龙千耀目不转睛地望她。

    蒋涵薇吃完后想到还没有回应他晕倒前的问题,垂眸几秒道:“让我再回到你身边,给你当保姆?我做不到。”

    龙千耀不知从哪拿出一个信封,抽出里边的邀请函摔在她的跟前:“既然你不打算回心转意,那这个邀请函我就没必要留着了。”

    蒋涵薇定睛一看,是赵然和陈瑶的订婚邀请函。

    他们居然厚颜无耻地邀请龙千耀?

    这是纯粹狗腿啊。

    身为警察的赵然也懂得为官之道了?

    蒋涵薇冷哼,她明天还打算单刀赴会这对渣男渣女的订婚宴大闹一场呢,摆这一道子,真是生生抽脸。

    只是犹豫三秒,她迅速弯腰捡起邀请函:“丢了做什么?明天我陪龙少一起去吧。”

    “我会回到你身边,你还得答应我另一个条件。”

    龙千耀连问都不问,直接从怀里拿出准备好的支票。

    蒋涵薇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他早就把自己看的透透的,吃的死死的。就像抓到老鼠的猫,不愿意一口咬死,是很得意傲慢地将其玩死。

    支票上面的数额,不多不少,足够能让她解决掉父亲心脏支新支架的问题。

    蒋涵薇不再说什么,而是抬眸看他:“谢谢。”

    龙千耀起身,走到她面前,掰过她的下巴,眯眸打量:“下次道谢,记得把你的自尊放下。”

    他说这话时,目光不带半分起伏,浅薄的桃花眼傲居非常。以前只觉得他冷,现在看来他的冷里带着绝对的邪恶属性。

    蒋涵薇微微一笑:“对了,龙少眼光好,记得帮我挑一件明天去参加订婚宴的礼服。”

    龙千耀看了她一眼她,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修长的手指娴熟地抽出一根点上,看向没有关推门的阳台:“其实你不管是穿哪一件都足以压过她。说到底,你还是太在乎了。”

    龙千耀的实话刺痛了蒋涵薇。

    蒋涵薇眼眸一抬,直视着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就不会嫁给你。也就不会成为Z市现在大家最感兴趣的龙家弃妇。”

    龙千耀吐烟圈,烟雾弥漫开暂时笼罩住他因为她的自嘲变得阴冷的脸。

    蒋涵薇心下一沉,抬眸间龙千耀已经跨步到她跟前!

    他长臂猛地揽过她的腰,逼其对上他尖锐的目光。

    “你好大的胆子。”龙千耀声音越发压低,像即将出鞘的剑,“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嫌弃这段婚姻?”

    蒋涵薇怔然,她是害怕的,她很清楚触怒了龙千耀是什么下场。可现在的她没有了害怕的资本。

    她索性挑眉勾唇,继续说实话:“我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呢?”

    龙千耀的手越发用力,蒋涵薇感觉自己的腰快要断了,下一秒他压她在床。

    他膝盖抵在一旁,手掌落在她的脑袋旁边,直勾勾地瞪着她。

    蒋涵薇有片刻的窒息。

    “你别太拽了。”龙千耀愠怒的脸突然缓和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没有我,你可什么都不是。”

    “不要和我玩心眼,你,还太嫩。”仿佛看到了蒋涵薇眼里的害怕,龙千耀满意地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警告。

    在他侧身离开的瞬间,蒋涵薇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带着致命的诱惑和深刻的危险。

    这个男人,是个谜。

    且没有谜底。

    蒋涵薇面无表情地坐起,实则暗暗急促呼吸,看着他的背影挪动到门口驻足。

    “我想提醒你,尽快忘掉那个渣男为好,否则你会显得更廉价。”

    龙千耀的身影终于离开了房间。

    蒋涵薇坐在用钞票堆砌起来的一床美丽上,冷冷发笑。

    从龙千耀嘴里听到赵然是渣男这个事实,真是讽刺至极。

    她知道,龙千耀的“廉价”到底指的是什么。

    四年前,赵然杀错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