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3

2219 2017-08-31 16:11:11

    几个怕事的姐妹见李嬷嬷脸色不好看了,忙伸手去拉南娟。

    “四姐,要不我们回去吧。”

    “是啊,大不了晚点再来。”

    “……”

    南娟不依,余光瞥见南心在丫鬟的陪同下,已经从正门进了慈寿堂,更生气了。

    “凭什么她南心可以,我们不行?!”

    李嬷嬷用余光扫了她一眼,已经不屑于掩盖心头的嫌弃。

    “我们二小姐是嫡女,自然与你们不同。”

    “你……”

    “算了,娟姐,我们回去吧。”

    尽管姐妹们争相相劝,却也没能把南娟这头倔驴拉回来,一时之间推推嚷嚷,争执不休。

    青竹扶着南薇,低声问。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

    “回去吧。”正好可以借这个借口,改天撇开青竹,单独来给老太君请安。

    南薇正准备转身往回走,还未付之行动,便被一道严厉的声音喝住了。

    不过那声音骂的不是她,却是刘嬷嬷。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是老太君房里的掌事嬷嬷——刘嬷嬷。

    毕竟是老太君的人,李嬷嬷倒不敢像对待这几个庶出小姐一样不尊敬,拱拱手道。

    “我奉老太君吩咐,请几位小姐回去,免得惊扰了贵客,只是小姐们觉得老太君的安排不妥,心中愤懑,如今正在拿我撒气呢。”

    李嬷嬷这指鹿为马的本事真是能把人气死。

    南娟翻了个白眼,正欲反讽,突听得一阵环佩叮当,很是清脆,透过晨间薄雾,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只见一白衣公子,并若干小厮陪着,跨过正门门槛,直往慈寿堂而去。

    因隔得远,再加上前面人头攒动,南薇看不清那位公子的样貌,只从众姐妹已近石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此人定然相貌出众。

    “他往这边看过来了。”

    一道压抑着的惊呼声在南薇的耳边响起,无奈南薇的视线已经完全被人挡住,只能看到李嬷嬷和刘嬷嬷躬身往那人方向请了一个安,没多久,老太君身边的另一个嬷嬷过来,说是老太君的吩咐,请各位小姐进去。

    一会儿让进,一会儿不让进的,这是闹哪一出?

    众小姐俱是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不过一想到刚才那惊鸿一瞥中,如谪仙下凡一般让人念念不忘的男子……若是能得见那男子一面,甚至是入得他的眼缘,成就一段佳缘……

    算了,顾不上想那么多,进去再说!

    不过,小姐们都太年轻,哪知老太君的套路深。她们进去后才知道,那贵客不过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她们别说是想见那贵客一面了,端看老太君一副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但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的样子,就知道连打听那人消息也是不可能的。

    众人只得悻悻然地请了安,垂头丧气地走了。南薇倒是很想留下来和老太君说话,不过老太君没有留自己,再加上前有二夫人,后有青竹,有许多话不方便说。她便将心中翻滚着的情绪压下来不表,跟着众姐妹一道退出了慈寿堂。

    那神秘公子的出现,搅乱了南府的一池春水。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南心,在慈寿堂惊鸿一瞥之后也坐不住了。回了琉璃阁,就将亲娘拉到一边打听:

    “娘,今天来慈寿堂的那位公子,是什么来头啊?我还从没看过老太君这么敬重一个人呢?”老太君怕叨扰贵客,不仅听了二夫人的话,免了庶女们的请安,几个嫡女也被她打发出去了。

    是以南心对二夫人多少有些怨言的,毕竟二夫人连累她也只能远远瞥一眼那惊艳绝伦的公子。

    “小小年纪,就开始想男人了?不害臊!”二夫人赏了南心一个梆子。

    南薇摸摸被敲痛的地方,噘着嘴,满脸不服气。

    “娘,我这不也是在为我们琉璃阁谋划嘛!您想啊,老太君如此尊敬他,可见这人非富即贵。而且……而且……,这位公子的样貌也是极好的。”

    “老太君可是千万交代过了,这位九公子是我们南家万万招惹不起的,让你们离着远点,别没头没脸地贴上人家。”

    “娘~”南薇抱着二夫人的手臂撒娇。“您什么时候这么听老太君的话了呀,难道您不想为女儿觅一段好良缘吗?”

    女儿一撒娇,二夫人的心思也活络了。

    虽然那九公子来慈寿堂请安的时候,她也按捺不住好奇心远远瞥过那九公子一眼。

    当真是丰神俊朗,世上无双!

    要是这样的人能成自己的女婿,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不过眼下,二夫人再如何心动也只能想想而已了,人九公子本来就是为了老太君而来的,和老太君聊了几句就回行馆去了,以她一个普通内妇的身份,想见他一面都不可能。

    当然,这些二夫人当然不会让南心知道。

    南心从母亲的房里出来,心情大好,她的乳母田嬷嬷迎上去,扶着南心到了僻静处。

    见没有外人,南心问道:“我吩咐你做的事如何了?”

    “东西已经放到七小姐房里,这次证据确凿,她绝对跑不了。”

    “不用了,只要她那边没动静,我们就暂时不动她。”

    “为何?不是说要好好整一整七小姐吗?”

    “就先让她安生几日,既然要整,就要整到她无法翻身。”南心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田嬷嬷,你去查一查窦姨娘生前和什么人来往过,若是能挖到一些‘蛛丝马迹’,我必有重赏。”

    田嬷嬷可是南心的奶娘,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南心刚开个头,她便已知道二小姐心中的盘算了,忙不迭答应: “是!”

    行馆

    临水而建的行馆,推开门就是一片青草碧绿的汪洋,点点白鹭偶尔从湖面上掠过,天色阴暗,眼瞧着是大雨倾城的架势,它们也不敢多留。

    “公子,天气冷,您还是歇着吧,若再着凉,先生又该骂我们没有好好照顾你了!”书童走上来,替正站在水岸边喂白鹭的男人披上上好的白狐裘衣。

    男人抓着一把鸟食,撒出去,脚下围了一片白鹭争食,衬得他愈发像乘鹤而来,不染凡尘的仙人。

    “砚台,我让你给南家老太君准备的东西,送过去了?”

    被唤作砚台的书童恭恭敬敬地应了声“送过去了,老太君回了公子您一支人参。我瞧着那人参虽然是上品,不过品质比起行馆里正用着的还是差很多,所以我没敢交给厨房,直接送到您的书房了。”

    “嗯。”

    看主子表情淡淡的,砚台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句。“公子,砚台不懂,为什么您要对那南府老太君那么客气,以您的身份完全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