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4

2216 2017-08-31 16:39:16

    行馆

    

     临水而建的行馆,推开门就是一片青草碧绿的汪洋,点点白鹭偶尔从湖面上掠过,天色阴暗,眼瞧着就要大雨倾城的架势,它们也不敢多留。

    

     “公子,天气冷,您还是歇着吧,若再着凉了,先生又该骂我们没有好好照顾你了!”书童走上来,替正站在水岸边喂白鹭的男人披上上好的白狐裘衣。

    

     男人抓着一把鸟食,撒出去,脚下围了一片白鹭争食,衬得他愈发像乘鹤而来,不染凡尘的仙人。

    

     “砚台,我让你给南家老太君准备的东西,送过去了吗?”

    

     被唤作砚台的书童恭恭敬敬地应了声“送过去了,老太君回了公子您一支人参,嘱咐您好好养伤。那人参虽然是上品,不过品质比起行馆里正用着的还是差很多,所以我没敢交给厨房去炖,送到您的书房了。”

    

     “嗯,你安排就好。”

    

     看主子表情淡淡的,砚台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句。“公子,砚台不懂,为什么您要对那南府老太君那么客气,以您的身份完全没必要……”

    

     “砚台,我敬重老太君是敬她的德,而非她的身份。”合上手中的青釉小瓷罐,他补充了一句:“不过,那南府里的人,倒挺有意思的。”

    

     想起了某个人,男人的嘴角浮起一抹笑容,那笑容很淡,几乎不可察觉,却足以令天地失色。

    

     便是同为男人的砚台都看得有些呆了。

    

     能让公子想起来就笑的那个人,真真是好运气啊。

    

     他家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若是他想要,只怕这天下也不过是他囊中之物。

    

     是以,他跟着公子这么些年,还没见他对什么事,对什么人如此上心过呢。

    

     ……

    

     不同于行馆里的悠闲,南薇就忙得多了。

    

     从慈寿堂回来之后,南薇没有回兰萱阁,反而绕路去了后花园。

    

     青竹自然不乐意。

    

     “七小姐,春寒料峭,您身子本来就不好,还是早点回去吧。”

    

     一向好说话的南薇只拿眼锋一扫,便让青竹的背后升起一阵阵的麻意。

    

     “我走走就回去。”南薇见好就收,见青竹面露惧意,便简单交代一句,继续带着一群人在院子里逛圈。

    

     她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早就想出来走走活动筋骨。可青竹却一样,她本就心不甘情不愿,见半个时辰了南薇还没有回去的意思,心下不忿,步子也越走越沉重了。

    

     她懒懒地跟在南薇身后,走两步休息两下,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东厢门口了。

    

     兰萱阁分东西两厢。

    

     西厢住的是南薇,东厢住的便是南薇同胞哥哥,二房庶长子南昭。

    

     青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七小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青竹的语气中多有埋怨,一边说还一边拉着南薇的手往外走“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出来太晚了,二夫人知道了该怪奴婢伺候不周了。若是您想大公子了,派人来通报一声另约时间也不迟的。”

    

     南薇狠狠地瞪青竹一眼。“我看我自己的亲哥哥,哪需要这么多繁文缛节?!”

    

     青竹心里咯噔一下,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又回来了!她被南薇的眼神吓住了,一时之间竟忘了要去拦她。

    

     南薇不知道青竹是什么时候勾搭上自己大哥的,所以特意绕一圈来试青竹的反应,如今见她只是害怕他们兄妹碰头,她不便监控,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心里便有了底。

    

     还有回转的余地!

    

     她抓住机会,大踏步进门,把一帮跟屁虫丢在门后。

    

     一踏进东厢的门,就有一本书飞出来,差点砸到南薇。南薇侧着身子避开,刚站稳脚跟就听半开着的大门里,传来一道吼声。

    

     “都别劝我!”

    

     熟悉的声音,让南薇的眼眶不受控制地红了。

    

     是大哥,的确是大哥的声音。

    

     因心中激动,第二本书飞出来的时候,南薇忘了躲避,那书便直接砸了她一脸,痛得南薇眉头蹙成一团。

    

     从门内匆匆跑出一个丫鬟,本来是想寻书,不想撞上了被书砸到的南薇,忙跪地求情。

    

     “七小姐恕罪,大少爷他……”

    

     丫鬟话还没落音,急吼吼一道男声传出来,气急败坏的,语气里都透着“老子很不开心”。

    

     “紫鸢你把老子的剑藏哪儿去了!”

    

     说话间,一个穿着白色亵衣,连头都没梳的男人,握着一块剑柄,大步冲出来。

    

     和紫鸢一样,他在看到南薇的时候一愣,匆匆刹住了车。

    

     “七……七妹……你怎么来了?”

    

     看到他的一瞬间,南薇的心里涌上许多复杂的情感,有愧疚,有失而复得的惊喜。

    

     前世她是一直看不起这个一天到晚把“我想去死一死”挂在嘴边的懦弱大哥的,总觉得他文不成,武不就,明明比谁都怕死,还一天到晚地寻死觅活,烦得很。

    

     可就是这个她无比鄙视的大哥,在她被囚天牢的时候,带了十几个家丁去劫狱。

    

     那晚,大雨瓢泼,风声,雨声混在一起,一片嘈杂喧嚣,可南薇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在一墙之外对她喊:“七妹别怕,大哥带你回家。”

    

     没有任何意外,十几个不会武功的家丁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还没摸到天牢大门,就被射杀在半路上。

    

     不过南昭显然是没有体会到自己胞妹这百转千回的心境。她看着南薇盯着自己红了眼眶,还以为她是怕他寻死才这样,忙不着痕迹地将残剑剑柄藏到身后。

    

     “那个啥,七妹,今天天气真好啊,我就是和紫鸢闹着玩的,没有真的想寻死。”

    

     看到南昭这样的做派,紫鸢翻了个白眼,实在是不想提醒他们大少爷——您哪儿看出来的天气好,天阴得都能滴出水来了!

    

     不过见到南薇,紫鸢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从小到大,南昭最怕的就是南薇这个胞妹,整个兰萱阁就数七小姐最泼辣,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若是一个不如她的意,她就去老太君那儿告状,可让南昭吃了不少苦头。

    

     紫鸢正暗自高兴这东厢终于来了个能管事的,却意外地瞥到那大少爷正对自己挤眉弄眼呢,大意是:“我妹快哭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女人哭什么的最麻烦了,我搞不定啊!”

    

     紫鸢实在是连白眼都懒得翻了,打定了注意不去理他。

    

     倒是南薇,看着他们主仆两在那里挤眉弄眼,原本充盈在心中的那股子揪住她心脏的悲伤,竟被冲散了不少。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