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13 杀了谁?

2121 2017-09-03 09:50:16

    蒋涵薇怔怔:“回,回你自己的房间啊。”这还用说吗?

    龙千耀勾唇,目光幽幽:“这里是我的地方,哪一个房间都是我的。”

    蒋涵薇咬唇:“那龙少的意思是,今晚要在我这里睡吗?”

    “你刚刚才签了违约书,希望你的忘性不要这么大。”龙少皱眉。

    蒋涵薇的心脏突突直跳,她和龙千耀的初夜在酒店里是因为彼此的怒火而交织成蝶。

    现在……她要用什么方式来迎合他?

    微笑地谄媚?

    蒋涵薇做不到。

    冰冷着脸?

    也做不到。

    “你还在等什么。”不等蒋涵薇想到一个比较恰当的方式时,龙千耀已经不耐烦地发话了。

    蒋涵薇试图从他身上起来:“……那我先去洗澡。”

    “不必了。就这么开始吧。”龙千耀的手劲丝毫不松开。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他的脸比例完美到即便是每次看到都会让人惊艳。

    可是对蒋涵薇来说,这张脸面对了四年,她看尽了这张脸后边藏纳的危险和捉摸不透。

    面对这样的注视,她没有丝毫享受,而是忐忑害怕。

    蒋涵薇慢慢地磨蹭到他身上,两条腿各自迈开,顶着膝盖。

    弓起一点身体,双手去脱自己身上的背心,不脱完,而是脱到一半,勒着胸。

    蒋涵薇不穿BRA,她的胸够大够挺,只要罩住点,就一点儿也看不出没穿BRA。

    即便有过经验,但蒋涵薇还是害羞别扭的,特别是龙千耀直勾勾地看中。

    她不知道该如何取悦这位神情捉摸不透的龙大总裁。

    蒋涵薇没有迎上他的眼睛,而是兀自俯身而下。

    在她快要吻到他的脖颈时,只听他说道:“第一次做?”

    语气里透着深深的鄙夷和不屑。

    蒋涵薇继续不下去了,她看他,正想要道歉。

    龙千耀:“可我记得,是第二次。”

    “……”他到底想说什么?

    “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我以为你说的是我这样取悦男人是第一次。

    “哦,你以为我说的第一次是你这样主动勾引男人?”

    “……”蒋涵薇觉得自己的头皮在一寸一寸的炸裂。

    “那你是不是第一次。”龙千耀视线下移,伸过修长的手指轻勾一下她挤在那里的一堆皱褶,送手,回弹。

    蒋涵薇汹涌的下半部分晃动了一下,像湖水晕开一层层涟漪。

    蒋涵薇被某人这举动,涨红了脸。

    她恼羞成怒地起身,小蛮腰下一秒就被勒住重新扑下。

    是自己看错了吗?他的眼底竟然浮现一股温柔的笑意。

    蒋涵薇瞪大眼睛,全身紧绷的厉害。

    “回答我。”

    蒋涵薇回神,却回答不出来。

    她以前和赵然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爱情里是需要互相勾引的。

    他们起初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互相喜欢,谁也没有先告白,就是很自然地并肩,有了恋爱的味道。

    要有多美好就有多美好。

    牵一个手都能激动一整天,珍惜无比。

    龙千耀突然吻过沉默不语的蒋涵薇,将她压在身下。

    蒋涵薇睁眼,又是那种激烈的炙热将她紧紧包裹。

    龙千耀在床上的性格,和他平时的性格是截然相反的。

    蒋涵薇根本就不能正常呼吸,她被强行撬开双唇,攻城略地。

    在她第二次没反应过来时,眼前一黑,身体一松——

    她的背心就被他扯下来了。

    蒋涵薇咬着牙承受龙千耀的饥渴,忙着承受,都来不及回应。

    一室芳华,吹着冷气的房间,窗帘轻轻地晃动着。

    大床有节奏地振动。

    动作太激烈,呻吟就相对分贝会高。

    蒋涵薇怕龙漠然和文丽听到,捂着自己的嘴巴痛苦地憋着。

    “你可以叫出来,每间房间我都做过特别隔音处理。”百忙之中,龙千耀还抽出时间给某人做科普知识。

    “……”蒋涵薇迟疑地不知道要不要松手。

    结果龙千耀直接把她的两只手从嘴上扯下来按在腰间。

    继续……发力。

    然后,蒋涵薇的声音就像九龙冲向云霄。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涵薇累趴了,龙千耀睡着了。

    蒋涵薇连转个头都困难。她很后悔不多加考虑就在违约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可问题是在签违约书之前,她也不知道……某人的第一条是这么厉害的程度。

    蒋涵薇皱眉按照这个程度,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挺过两个月。

    不行,她得想个借口才行。

    不然一堆事情还没做呢,自己就英勇就义在床上,真是冤死了。

    蒋涵薇艰难地转过身,拉过被子正要入睡,听到龙千耀在低声呓语。

    她凑过去,听到他在说:“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蒋涵薇慢慢地缩回脑袋,不寒而栗地缩了缩身体,往床边靠。

    龙千耀要杀了谁?

    他在梦里都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和小白有关吗?

    还是和她有关?

    蒋涵薇忐忑不安地闭上眼睛,她不想去好奇那到底是怎样可怕的梦境。

    蒋涵薇迷迷糊糊醒来,被无意间的一瞄,给吓地坐起。

    已经八点半。

    往常她七点就得起来,做早餐,等着一家人下来吃饭的。

    蒋涵薇穿好衣服,脸胡乱洗了一下,拖着快要断掉的腰往楼下冲。

    龙漠然和文丽已经坐好,龙千耀也坐在轮椅上喝着咖啡。

    一家三口除了她,都坐好了。

    长桌上摆着早餐。

    蒋涵薇心down到极点,低着头走到一楼,恭敬地唤道:“爸,妈,早安。”

    “早。”龙漠然一如往常,礼貌而疏离。

    “早。”可文丽也回应了,这让蒋涵薇有些意外。

    要知道,文丽从来都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而她进门后也没有做什么刁难的事,只用两个字对待她:“忽略”。

    可是今天居然也和她说了早安,蒋涵薇怔怔,赶紧说道:“妈,这些都是您做的吗?”

    “恩,是我做的。”

    “对不起……今天我起晚了……”蒋涵薇感觉要被文丽给骂死了。

    可是文丽什么都没说:“没事,坐下吃饭吧。”

    蒋涵薇下意识地看向龙千耀,龙千耀秉承文丽的优良传统,无视。

    蒋涵薇无语,只好在龙千耀身边坐下。

    文丽说话了:“涵薇。”

    “是,妈。”蒋涵薇屁股翘了一下,整个人一激灵,涵薇?

    “我和你爸爸决定今天搬出去住,以后,你们两个好好过生活。”文丽看向蒋涵薇,脸色平静,看不出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