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17 一个噩耗,一片空白

2068 2017-09-05 14:12:41

    他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

    蒋涵薇把袋子解开,将食盒一个一个打开放到桌上,见状又进厨房拿酒杯。

    龙千耀注视她拿酒杯的手势,再看她倒酒时用毛巾扛着酒瓶,以及他倒酒的姿势。

    “学的还行。”

    蒋涵薇一愣,听到恶魔在夸她,赶紧说道:“我会再接再厉的。”

    “不过你进书房真的是为了拿红酒吗。”

    “……”蒋涵薇刚放松一点的头皮噌地又绷紧。“当然,不然还能为了什么。”

    龙千耀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她到底还是没有坦白赵然也出现的事,她到底还是放不下那个害她丢了一只肾,害她被扫地出门的男人。

    龙千耀举起酒杯的手僵在半空,最后放下,冷冷丢下一句:“我不想吃了,你一个人全部吃光。”

    “……”蒋涵薇怔怔地看着满桌子的食物,不知道某人是突然哪根筋不对了。

    没能找到书房的保险柜在哪儿,蒋涵薇为保险起见,决定短期内不会再进去。

    在龙千耀那边,她闯入书房的事情好像随着他的不再追究这事算就这么过去了。

    一连两天,蒋涵薇上插花课都没有看到陈瑶。

    看来她真的是病了,在家里爬不起来。

    可以不用看到讨厌的人,蒋涵薇自然乐的清闲,她上完课决定去医院看望一下父亲。

    蒋涵薇来到医院,竟看到陈瑶出现在大门口,她刚从里边出来的样子。

    她来这里干什么?看病?

    蒋涵薇推开病房门时,手在门上敲了敲。

    继母听到声音抬起头,迅速把手机放进口袋:“涵涵,你来了。”

    蒋涵薇瞥她一眼,看向父亲:“阿姨和谁聊天聊得这么忘我。”

    继母一愣,赶紧摆手:“哎呀,我能和谁聊天,就老姐妹聊了几句。”

    “可我怎么记得,阿姨不喜欢交朋友。你和你村子里的亲戚也都断了。”蒋涵薇不准备再让她打岔过去。

    说起继母,她和父亲同岁,名字很有她这个年纪的大特征:蔡芬华。可偏偏跟个小姑娘似的不安分。

    十年前进家门的时候,蒋涵薇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蔡芬华的时候的场景。

    那一天,天下着微雨,她一个人刚写完课堂作业,拿着拼图在客厅玩,然后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兴奋地跑过去,就看到父亲挽着蔡芬华站在门口。

    蔡芬华烫着红色的卷发,穿着黑色的蕾丝短裙,踩着高跟鞋,那大红色的指甲油把风骚展现的触目惊心,淋漓尽致。

    她虽然是笑着的,但蒋涵薇能够清楚看到她眼底的厌恶。

    父亲笑眯眯地对蒋涵薇介绍:“涵涵,这是你蔡阿姨。”

    蒋涵薇觉得这个家的天,从此变了颜色。

    蒋涵薇不知道“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这句话是不是应对所有女性,但她知道的是蔡芬华至少是这样的。

    在她进门后,蒋涵薇几乎夜夜都能听到从父亲房里传来的喘息声。

    那个时候蒋涵薇还小,起初不明白为什么晚上会有那样让人不舒服的声音。

    后来有偷看过。

    当蒋涵薇看到蔡芬华骑在父亲身上那豪放忘我的姿态时,她从内心感到恶心。

    后来,蒋涵薇搬出家,眼不见为净。

    可偶尔回到家里看到日渐消沉的父亲,和随着年纪增长穿着反而越发暴露的继母,蒋涵薇终于信服: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现在父亲病倒了,继母始终还在床榻边照顾,蒋涵薇到底不好说什么。

    蒋涵薇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茶水杯:“刚才有人来过吗?”

    “没有。”蔡芬华的声音高了一些,又迅速恢复平常,“唉,现在我们这个家,除了我们自己人,还能有谁来?”

    蒋涵薇叫来医生了解了父亲的病情,把自己的卡拿出来放到床头柜上:“那阿姨你多费心。”

    蔡芬华一看到钱,笑的合不拢嘴,不停地让说让她一百个放心好了。

    蒋涵薇看着蔡芬华的笑脸,脸上一点没有看护病人的那种憔悴,心里七上八下的。

    果然,她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就接到了蔡芬华打来的病危通知。

    蒋涵薇猛地从床上坐起,也惊醒了旁边刚刚入睡的龙千耀。

    “你说什么?你说爸爸怎么了?”蒋涵薇死死地握紧手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涵涵,你爸爸他,他刚刚心律不稳,送进去抢救,结果,结果……”

    蒋涵薇几乎是跌跑下床的,龙千耀三步并作两步,一把上前抓住她。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看我爸,我不信,我爸就这么死了……”蒋涵薇以为自己很恨父亲的,可是当她听到蔡芬华的话时,她心里还是被戳了一个大洞,汨汨流血。“你放开我!!”

    龙千耀死死地拽着她的手腕,转过身拿上床尾的外套,拉她出房门。

    阿福开车。

    到医院后,车还没停稳,蒋涵薇从车上下来,忙不迭地往里跑。

    龙千耀看向阿福:“阿福,轮椅。”

    蒋涵薇就这么撞开人群,不管不顾地跑进逃生通道,踩着黝黑的楼梯往上,她不要停下一刻的时间去等待。

    好像这样,就能够赶上和父亲见最后一面。

    可当她跑进病房,蔡芬华就这么坐着,见她进来,赶紧假惺惺地,梨花带雨地抹了几下:“涵涵,你来了?”

    “怎么会这样,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蒋涵薇看到病床上空荡荡的,就像父亲没躺过一样。

    “你爸的病情吧,一下好一下坏的。”

    “我爸呢,我爸呢?”

    蒋涵薇转身跑出病房,赶到手术室,这时护士推着病床从里边出来,白色床单盖着父亲的脸,蒋涵薇扑上前,颤抖着手把床单拿下来一点。

    父亲苍白地闭着眼睛,再也醒不过来了。

    死亡如此猝不及防。

    蒋涵薇甚至都没来得及和父亲好好告别。

    蒋涵薇难过地流不出一滴眼泪。

    原来,电视里那些嚎啕大哭是假的,当你真的面对亲人离开的刹那,你除了发呆除了怔怔,是没有任何一点反应的。

    护士们说着不走心的节哀顺变,把病床推走。

    冰冷的瓷砖上,蒋涵薇瘫坐在地,脑子一片空白。

    只听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幽幽响起:“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