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头号弃妇:龙少请用强

19 浴缸,欲望

2025 2017-09-06 08:17:26

    “阿姨守着你那个不死不活的爸爸,寂寞的很。我这是做好事。”

    蒋涵薇挥手狠狠给她一个巴掌,踉跄地晃了身体:“你打给他们钱就是让他们今天来闹我爸的葬礼?”

    陈瑶舔舐嘴角的血腥,挑眉:“怎么可能,就为了这点小事,值得我打去那么多钱?我家赵然可是赚工资的人,不比你家龙少~”

    “那是为……”蒋涵薇的眼睛渐渐瞪圆,被心里涌出的念头给揪住了心跳。

    蒋涵薇扑过去抓住陈瑶的衣领,颤声质问:“我爸爸的死,我爸爸的死是你做的?!”

    陈瑶不甘示弱地推开她,“龙太太,别以为你是豪门贵妇,就可以乱咬人。你有证据吗?伯父可是心脏病去世死的。”

    她一字一句刻薄的纠正,更让蒋涵薇笃定父亲的死和她脱不了干系。

    陈瑶妩媚锋利的眼神,那近乎邪恶的身影让蒋涵薇觉得陌生非常,从当初和赵然交往,一直的隐瞒,后来她成为弃妇的落井下石。

    蒋涵薇不明白,陈瑶为什么要步步紧逼。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陈瑶冷哼,“我就是看不惯你过好日子,蒋涵薇,我不幸福,你就别想幸福。而我幸福,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幸福。”

    “……”

    “我要亲眼,看着你被龙千耀一点点厌弃,再次赶出龙家!”

     “我要杀了陈瑶。”

     从葬礼回到龙家,蒋涵薇对龙千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龙千耀从轮椅上起身,看她。

    “我爸爸突然病逝,不是意外,是人为!”蒋涵薇激动地说,“是她搞的鬼!我要让她以命抵命。”

    “她承认了?”

    “……”

    “你有证据吗?”

    “……”

    龙千耀把外套脱下来,继续悠悠道:“都没有,那你这话就是一句空话。”

    蒋涵薇走到他面前:“你不是龙少吗?Z市还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事吗?”

    龙千耀伸手捏住她的脸:“就算我能只手遮天,我也不能乱来。更何况,葬礼上,因为你的缘故,让我丢尽了脸,你已经违约了,龙太太。”

    想到陈瑶在自己面前嘚瑟的样子,蒋涵薇的心就被火灼灼地烧着,她毫不犹豫地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服。

    龙千耀拧眉:“你做什么。”

    “履行义务啊。”蒋涵薇努力让自己的笑显得自然一点,不那么难看。

    只见他眼里闪过厌恶,松开她的脸:“你该到时间,去照顾她了。”

    蒋涵薇胆大妄为地从身后抱过龙千耀,她不想自己的殷勤最后换来他的冰冷厌恶。

    龙千耀站了一会儿,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地扯开她的手:“如果你真的想要报仇,那就好好地待在我身边,把自己变强。到时候,即便不用我帮,你也可以靠自己把对方踩在脚底下。”

    蒋涵薇看着他的背影,理解不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按常理来说,他身为龙少,让赵然和陈瑶这对狗男女离开Z市是轻而易举的事。他却容忍他们待在身边晃动。

    难道只是为了测验她是否能做到彻底忘却?

    她来到地下室,看到小白仍乖乖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用不着关心外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蒋涵薇突然想起了在医院说龙千耀冷血无情的话。

    看着心爱的人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如此说来,谁又比谁更可怜呢?

    蒋涵薇的眼眶湿了,不知不觉趴在小白的床头睡着了,梦里她看到了陈瑶拿着皮鞭抽打她,爸爸远远地在旁边看着,还有蔡芬华,蔡芬华和陈瑶的继父的笑声简直就像是魔鬼的召唤。

    她迷糊地醒来,看到有一个人正抱着自己。

    “龙少……”蒋涵薇哽咽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很疼。

    “闭嘴。”

    龙千耀把她放进圆形浴缸里,打开淋浴头。

    蒋涵薇全身无力,这才意识到自己发烧了。

    只见他居然跨过大长腿进了来。

    蒋涵薇身体是绵软无力的,但心还是乍然跳跃了一下。

    水位慢慢变高,她看着他慢慢蹲下,把自己抱着怀里,让她侧靠着他。

    水一点点地没过他们两个人,蒋涵薇看到他白色的衬衫湿透变成透明,死死地贴着他精装有力的胸膛,在她的余光里露了点。

    蒋涵薇火热的身体泡在冷水里舒服了很多,但心却逐渐发烧了起来。

    稍微舒服了一点后,蒋涵薇试图劝道:“龙少,其实你不用……这样。”

    龙千耀没声音。

    蒋涵薇等了一会儿,又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能尽快照顾她,才会出面照顾我的。”

    龙千耀还是没声音。

    蒋涵薇缓缓抬起头——

    龙千耀不是没声音,而是睡着了。

    他整个人靠着坚硬的浴缸,双手张开搭在边缘,头就这么立着,闭上眼睛。

    这样都能睡。

    蒋涵薇微微蹙眉,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拉他的额发,确定他不是在装。

    看着某人这样的睡姿,蒋涵薇忍不住抿唇摇头:就连睡着了也都这么冰冷范儿。

    他的睫毛好长,脸上没有一颗痘痘,毛细孔都看不到,皮肤细腻的像个姑娘,坚挺的鼻子下棱角分明的唇锋吻起来果断非常,还会说着锋利的话刺痛人心。

    和他同一个屋檐下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仔细打量他。

    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帅的蹊跷,冷的发指,贴着他的胸膛却是暖的磨人。

    蒋涵薇从这种丝丝飘忽的好感里猛地回神,“蒋涵薇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她浮动起水花,把他弄醒了。

    龙千耀睁开眼睛,习惯性的一脸阴戾。

    蒋涵薇局促地低着头。

    他定定望她——

    脸颊还残留着红潮,长发末端浸在水里漂浮在睡眠,白色的吊带背心衬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腿半弯而坐,不去看他的飘忽视线带着那么一点撩人。

    静谧的洗手间,温和的白光映照着安静,空气里飘着焚香后好闻的气味。

    “我……”

    龙千耀一把勾过蒋涵薇的脖子,吻上她干涸的唇。

    水光汹涌地浪起弧度,溢出浴缸外。

    她失衡地扑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