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章怀孕

2042 2017-09-01 12:04:04

    “余晚晚!当初死的怎么不是你!”

    男人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语气,伴随着他身下越发凶狠的撞击,让躺在床上不断推拒挣扎的余晚晚通体冰寒。

    余晚晚狠狠咬着唇,强忍着身上男人没有丝毫怜惜的动作,觉得今天发生的种种简直像场噩梦,打破了她对身上这个满眼阴鸷的男人,三年中建立起的所有依恋。

    ......

    Z市的夏天一如既往的闷热,穿着一身休闲裙装从市医院出来的余晚晚,却像是丝毫没有受到这种天气的影响,一张清秀妩媚的小脸上溢满了掩饰不住的喜悦。

    拿起手里的化验单,余晚晚看着妊娠反应三月的几个字,一双莹润的杏眸弯起了明媚的弧度,正犹豫着要不要立马将这件喜事分享给孩子的父亲时,手机铃声却忽然响起。

    看上手机上安佩东三个字,余晚晚心中一喜,弯唇接起电话道:“老公,没想到咱们之间这么有默契啊!我正想......”

    余晚晚话未说完,却被对面一个妩媚的女声打断,“你应该就是安佩东的太太吧!你的老公似乎喝醉了呢,地址花园路11号星辰酒吧302包厢。”

    那女声简单报了地址便挂断了电话。

    “星辰酒吧?一看就是那男人又跟人应酬喝醉了!”余晚晚皱了皱鼻子,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那女人所报的地址而去。

    星辰酒吧位于寸土寸金是Z市市中心,算是整个Z市最知名的酒吧,更是很多上流人士应酬的首选之地。

    一片衣着华贵的美女帅哥中,穿着一身米白的休闲长裙的余晚晚走在酒吧内显得尤为格格不入,加之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余晚晚很是不适的皱了皱眉,赶忙找人问清了包厢的位置便直奔包厢而去。

    酒吧三楼应该是专供客人休息的地方,隔音做的很不错,与楼下音乐轰鸣人声鼎沸的酒吧仿佛是两个世界。

    余晚晚找到包厢位置,再次确认了下门牌,便推门而入,包厢内并没有开灯,推开门一阵浓烈的酒气袭来,借着月光余晚晚一下就看到了包厢内大床上那明显的隆起。

    不过在确认屋内并没有别的女人在后,余晚晚倒是暗暗松了口气,皱了皱秀气的鼻子,径直走到床边一边掀床上那人身上的薄被,一边抱怨道:“安佩东,你究竟是喝了多少酒啊!一屋子酒气,不过算你识相,喝醉后还知道打电话给我求援,我就原谅......”

    话未说话,余晚晚便觉得手腕一紧,下一秒便直接被床上那人拽上了床,牢牢压在了身下。

    “早就听说安佩东的妻子是个绝色尤物,今天这么一看果然如此。”

    带着调侃的轻笑声响起,余晚晚身体明显一僵,借着月光直视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微弯的薄唇,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英俊程度跟安佩东不相上下,可他并不是安佩东!

    意识到这点后,余晚晚奋力推开男人不断靠近的胸膛,强做镇定道:“我想我可能是走错房间了,既然你认识安佩东,那你应该知道我就是他的妻子吧!请你立马放开我!”

    “呵呵!”带着几分玩味的轻笑声缓缓响起,那男人一副听到天大笑话似得表情,伸手捏住余晚晚的下巴,挑眉道:“真是个笨女人呢,你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为什么安佩东叫你过来,而出现在这个房间的却是我吗?”

    闻言,余晚晚顿时瞪大了一双眸子,抗拒着男人靠近的手也瞬间僵硬,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出余晚晚眼中的震惊,男人低声一笑道:“没错,就是你那名义上的老公把你送了到了我床上,让我玩玩......所以,为了不受伤,我劝你今晚还是乖点的好。”

    遍体生寒已经不能形容余晚晚此时的心情了。

    她与安佩东结婚三年,这三年里安佩东安佩东几乎将她宠到了极致,对她极尽宠溺和爱护,如今她又有了安佩东的孩子,眼见他们的未来肯定是极幸福的,可安佩东却在这时,亲手把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不可能!我老公不可能这么对我的!我要见他,我不信他会这么对我,他怎么可能这么对我!”余晚晚眼眶一红,在男人身下剧烈挣扎起来。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房间,余晚晚被男人一巴掌扇的头一歪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

    “都说了让你消停些,大家都能舒服点,既然你喜欢被粗暴的对待,那我就成全你!不过就是个被安佩东随便送人的破鞋罢了!装什么贞洁烈女。”男人冷冷一笑,伸手直接去撕扯女人身上的裙子。

    余晚晚心底一寒,一口咬上男人的胳膊,趁他痛呼之际,一把推开他,仓皇的想要下床,却不想包厢的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走廊外的暖光投射到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身上,让余晚晚一时间看不清那男人的表情,可三年的朝夕相处,即便只凭一个轮廓,她便认出了那是安佩东。

    心中一喜,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她老公怎么会把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这一定是个误会。

    余晚晚看着门口的男人,踉跄着想跑过去,可脚步却在听到安佩东接下来的话彻底僵住。

    “让你上个女人,弄的跟杀人似得,准备让整个酒吧的人来围观吗?”

    床上的男人闻言从床上悠然起身,指指自己被余晚晚咬破流血的胳膊,挑眉道:“我说安,你这老婆可不是一般的烈啊!不过够味我喜欢。”

    安佩东不着痕迹的轻轻眯了眯眸子,随即不带半点感情的看了眼僵在原地的余晚晚,语气冷然道:“隔壁那姑娘归你了,这里交给我吧!”

    “啧啧!看来你这自己的东西不喜欢被人碰的性格倒是没变。”

    安佩东眸色一冷,男人立马止住接下来的话,离开了房间,顺便还“体贴”的带上了房门。

    房间重归一片黑暗,安佩东眸色晦暗不明的看了眼僵在床边的余晚晚,一言不发的扯开颈间的领带后,便开始脱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