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章 流产

2093 2017-09-01 12:04:24

    “佩东你......”余晚晚看着面前这个朝夕相处三年的男人,只觉得此刻的他是那么陌生,陌生到让她只想立马逃离他身边。

    这种想法一出,余晚晚立马朝门口跑去,可是安佩东却没有就这么放过她的意思。

    眼见余晚晚的手已然按在了门把手上,安佩东眸色阴鸷的一把扯过她,不顾她的反抗,一把将她甩到了大床上,他也随后覆了上去,不带丝毫感情的撕扯余晚晚身上的衣服。

    像是再也经受不住今天的种种变故,余晚晚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一边奋力推拒着身上的男人,一边无助的哭喊道:“安佩东!今天你故意引我来这里,还让别的男人碰我,现在又这样对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要一生一世宠着我的么?我们是夫妻不是吗?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

    “凭什么?”男人冷笑一声,暂停了手上的动作,居高临下的睨着余晚晚一张被泪水浸湿的小脸,伸手微微划过她柔嫩的脸,眼神逐渐冷凝道:“还真是一模一样呢!”

    一听这话,余晚晚身体骤然一僵,抬头怔怔看着安佩东,像是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看到余晚晚这幅表现,安佩东勾唇冷笑一声道:“余晚晚,当初你害死余早早,并代替她嫁给我这件事,如果不是被我查出来,你是不是真打算瞒我一辈子?恩?”

    余晚晚闻言,一双眸子睁大,他知道了,安佩东竟然知道了?

    看到余晚晚这幅表情,安佩东只觉得怒火上涌,手下的动作也不再留半分情面,“余晚晚,你不是问我凭什么这么对你吗?呵!因为这全是你本该承受的报应!害死余早早的报应。”

    想到那个自己挚爱的女人,安佩东手上的动作越发凶狠。

    余晚晚无措的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只觉得心一寸寸凉了下去,努力抵抗着安佩东粗暴的举动,慌乱道:“你不能这样对我,佩东你不知道,我们已经......”

    “余晚晚,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你......”

    不带半分感情的话语,伴随着男人身下粗暴的征讨动作,将余晚晚未说完的话成功打断。

    撕裂般的痛苦传来,一如余晚晚被生生撕开的心。

    她想告诉他,她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余早早,她想告诉他当初她假扮余晚晚嫁给他是有苦衷的,她想告诉他他们已经有孩子了......

    可是当看到安佩东那狠厉到不带任何感情的表情,感受着他粗暴的对待,余晚晚终究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近乎绝望的忍受着身上男人的占有......

    一夜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成功毁掉了三年中余晚晚对安佩东的所有感情。

    征讨结束,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吓人的余晚晚,冷冷撂下句,“我们离婚吧!”便不带丝毫感情的转身离去。

    一阵强烈的疼痛自身下传来,一身狼狈的余晚晚咬牙强撑着坐起身,看着身下床单上逐渐蔓延开的殷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孩子......他们的孩子.......

    ......

    六年后,海川国际机场,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米色古琦定制长裙,踩着火红高跟鞋的余晚晚迈着从容的步子从飞机升降梯上走了下来。

    六年时间匆匆而去,让余晚晚褪去了几分少女的青涩稚嫩,多了几分成熟妩媚的气息,让原本就光彩夺目的她越发妩媚动人。

    一大早就在机场等候的一众记者,在看到余晚晚的身影后悉数涌了上去,却被余晚晚身边干练的男秘书挡在一边,再无法靠近他半分。

    “余小姐,请问你六年前忽然离开Z市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余小姐,听说这六年中你已经在国外建立起自己的化妆品公司,还一跃成为F国新星企业,请问您是怎么办到的?”

    “......”

    “余小姐,外界传言您已经跟安佩东安总离婚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原本对一众记者提问完全无视的余晚晚,在听到这名记者的话后,脚步却是一顿,扭头看向那名发问的记者,涂着裸色唇彩的饱满双唇轻启,淡淡道:“我跟安佩东并没有离婚。”

    得到这么劲爆的消息,周围原本嘈杂的记者们瞬间安静,一个个举着摄像机等待着下文。

    余晚晚看着周围一众等着看好戏的记者,唇角弯起一抹妩媚的弧度,“不过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跟他办理离婚手续的。”

    闻言,周围记者一众哗然,围上去想要问个究竟,可余晚晚却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致,直接坐上了司机开来的红色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Z市锦绣花园别墅内,安佩东紧紧盯着电视上出现的那个妩媚女子,听着她那句“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跟他办理离婚手续的。”手里的遥控器腾然被他扔了出去。

    六年了,他本以为他能彻底忘了这个当初欺骗他的女人,却不想有些感情其实在那三年的朝夕相处中早已暗暗滋生。

    余晚晚并不笨,如果安佩东自己不付出感情,余晚晚怎么会真的陷进去?如果这场他亲手设下的陷阱中,余晚晚不陷进去,他又怎么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以报复她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可是......

    安佩东神色复杂的看着新闻中一派淡然提出要跟他离婚的余晚晚,神色骤然冷凝,他不会跟她离婚,既然已经承认对她动了心,他怎么可能放手?

    “通知下去,明天拍卖天娱影视集团股份。”

    一直恭敬候在安佩东身后的张管家,听到这话明显一愣,“少爷,那不是夫人当时的陪嫁,天余集团名下的产业吗?而且如今正处于盈利阶段,为什么......”

    安佩东凝视着电视中洒然消失在记者包围圈中的女人,薄唇勾起一抹轻笑道:“按我说的做就好。”

    余晚晚回国的当天下午,安氏集团要拍卖旗下天娱影视股份的消息便登上了国内各大新闻头条。

    呆在家中正琢磨着该用什么方式跟安佩东见面的余晚晚,看到新闻上的报道,瞬间觉得坐不住了,拎了包包,开车直奔她跟安佩东当初结婚时用的婚房而去。

    拿钥匙开了门,余晚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中的安佩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