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6

2003 2017-09-01 15:41:18

    “这世界上,当真还有这样的地方?时有四季,何故那边能四季如春?更不用说山上下雪,山脚鲜花满地了,花儿最是娇嫩,遇如此寒风,哪有不败之理?”

    南薇当然不会去跟南昭这一个古人去解释那些复杂的气象学原理,只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大哥你囿于南府这一方小小天地,还有很多奇闻异事,你都不知道呢。”

    南昭是一个很容易被说服的人,更何况不管南薇说的是否是真的,他心里已经勾绘出了一个人间仙境,此刻他心痒难耐,也不管南薇还在书房,提笔就开始继续写那搁置了几年的《奇闻异事录》。

    南薇见他已经入迷,也不打扰,默默退出书房,出门前还不忘替他将房门掩上。

    门口,青竹他们早就等着了。

    不过南薇现在并不想回去。

    南薇叫了个小丫头过来交代几句,让她多注意点房里的动静,末了,意识到有些不足,问道。

    “紫鸢呢?”

    紫鸢是东厢的大丫鬟,还是交代她比较妥当。

    那小丫鬟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回道。

    “今儿个是窦姨娘的忌日,紫鸢姐姐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去后山烧纸拜祭姨娘。”

    今天是窦姨娘的忌日!她真是不孝,竟连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

    南薇命人准备了一篮纸钱,准备带到后山去烧。见这情形,青竹终于忍不住了,出声提醒她。

    “小姐,您身子不好,这些活交给奴婢们去办,您还是早些回房休息。”

    青竹跋扈惯了,再加之心中怨念颇深,对南薇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她忘了,这里是东厢。南薇只要一声令下,别说一个青竹了,便是二夫人本人来了,也得顾忌南昭这个二房庶长子的面子,不敢乱来。

    有**的南薇,腰板挺得比谁都直。

    她自顾自地和丫鬟们说话,将青竹无视了个彻底,青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可又不敢对南薇怎样,只能干着急。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单纯很好哄的南薇会这般难搞定,迈步想想跟着南薇去后山看看,却被人拦住了。

    “七小姐吩咐过,让青竹姐姐在这里等她即可。”

    “你们放开我!”意识到自己被南薇丢下,青竹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要是七小姐出了什么岔子,你们担待得起吗?”

    偏生东厢的这些个丫鬟和他们的主子南昭是一个脾气,最是木讷不懂变通的。主子说让她们拦着青竹,她们就拦着,半分不肯放松。

    青竹无计可施,转头就要往回走,却还是被两个丫头拦住了。

    “你们干什么?!不让我跟上去,我回兰萱阁都不行吗?”

    “七小姐吩咐了,让我们寸步不离地跟着你们,尤其不许你靠近大少爷。”

    青竹气得脸都绿了。

    “不许我靠近大少爷?难不成我还能对大少爷做什么不成?!”青竹后面还有一句“你们也不看看你们大少爷是什么德行。”考虑现在她人在别人的地盘,到底忍住没说出来。

    两个丫鬟上下打量她一眼,眼神里充满鄙夷。

    “以你这资质,我们大少爷是不可能会看上你的,你就算想勾引他也要看他答不答应,不过万一你心肠歹毒下个毒什么的,防不胜防。”两个丫鬟相视一眼,得出一致结论:“还是盯着你靠谱!”

    就这样,青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薇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南薇刻意甩开青竹自有用意——她需要一个和紫鸢独处的空间。

    南薇记得,前世紫鸢在南薇十二那一年嫁人离府了,婚后生活好像并不是很好,还曾托人来求过她。

    南薇对这个丫鬟的有印象是因为在她被困天牢的最后几天,这个丫鬟曾假装成小太监来看过自己,还给她带来了南昭的遗物以及南昭已经入土为安的消息。

    当年他大哥冲进天牢劫狱,犯的可是大不敬的死罪,按律斩首后应该丢进乱葬岗,不得入土。一个小小的丫鬟不仅能让南昭入土为安,甚至还能瞒过重重的警卫进天牢来看她。

    紫鸢这个丫头,并不简单。

    眼下她被困西厢,四处受阻,只能对紫鸢委以重任。

    绕过一道假山,半曲流水,一抬眼,一堵大山赫然出现在面前。

    和大山同时出现的,还有三条小路。

    南薇正在猜紫鸢会走哪一条,就听花丛后隐隐似有声音传来——是紫鸢。

    南薇想叫紫鸢出来,突然听到紫鸢喃喃念着:“窦姨娘,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您走了,奴婢本该随您去的,可是您大冤未伸,奴婢就算是死也不甘心。”

    紫鸢说着,涕泪就落了下来,递进那堆还没燃透的灰烬里。

    南薇的脚步僵在原地。

    她看到紫鸢跪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火盆,没有香案牲畜,没有祠堂灵牌,几张黄纸钱,火苗一卷就成灰烬,简陋得令人心酸。

    “紫鸢。”

    南薇突然出声,把紫鸢吓了一跳,踉跄着退了一步,差点踩到火盆。

    南薇步步逼近。

    “紫鸢,你刚才说什么?姨娘是怎么回事?你再说一遍!”

    紫鸢盯着她,愣愣地看了半响,也不说话,也不解释。南薇本想着若是这丫头不说实话,她不怕使点手段,结果紫鸢突然扑通一声,在南薇面前跪下。

    “七小姐,您一定要为窦姨娘做主啊。”

    “姨娘?”想起刚才偷听到的那段话,南薇眉头紧蹙。“怎么回事?”

    “姨娘生七小姐那一日,并非难产。而是……而是被奸人所害!”紫鸢跪在地上,涕泪横流。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南薇大惊。

    前世今生,她对窦姨娘的印象都不深,原因是窦姨娘在她五岁那年因生南苓过世了,祁朝视害母亲难产而死的孩子为不详,所以窦姨娘死后,南苓就被人抱去了别院,一岁满就寻了人家送人。南薇曾数次打探过南苓的消息,均无果。

    结果现在,紫鸢居然告诉她窦姨娘被奸人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