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11

1950 2017-09-03 23:23:00

    老太君端坐上位,穿着绣菊花寿纹褙子,披着一件狐狸毛织就的白色披风,满头银丝扣成小冠,未簪发髻,只用了一个红色抹额束着,精神矍铄,风采不减当年。

    前世老太君受够了病痛的折磨,严重时甚至下不来床,起卧如厕都需要人伺候。即便是严重到这个程度了,她还要强打起精神来经营南府,只因她担心她孤身入宫,如果没有家族做依靠,会很难服众。

    可最后,她还是让她老人家失望了。

    “可怜孩子,来,到祖母这里来。”和记忆中的祖母一样,老太君温和地笑着,慈祥可亲。

    南薇吸了吸鼻子,缓缓抬步,每一步都踩在那一幕幕痛苦的回忆里。在离老太君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她停下脚步,鞠躬行礼。

    “孙儿见过祖母。”

    老太君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想将她拉到跟前来。

    手腕处的烫伤已经溃烂,是昨天晚上她想去东厢救火被火苗燎到的。

    南薇吃疼,瑟瑟地缩回手。

    “这是怎么回事?兰萱阁的奴才都是干什么吃的,伤得如此严重怎么也没人来禀报一声!”

    “东厢里的那群可不是什么奴才,我看啊,他们个个都比主子还精贵呢!”

    说话的刘嬷嬷,是老太君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嬷嬷,在老太君身边有三四十年了,说话的分量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刘嬷嬷,怎么回事?”老太君当然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得用老嬷嬷,不是那种会随便说出如此讥讽之言的人。

    果然,刘嬷嬷拱拱手,将昨天她去救火,见到西厢的丫鬟不仅不去救火,还结团看热闹的事如实禀告,末了补充了一句。

    “连走水这么大的事,他们都能如此懈怠,想也知道平日里对七小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老太君瞥了南薇手腕上的伤口一眼,心疼得碎了一地。

    “刘嬷嬷,这件事你亲自去办,那些刁奴,严惩不贷。”

    刘嬷嬷领命退了下去。

    “孙儿不碍事的,不关丫鬟婆子们的事,还请老太君不要罚他们。”南薇忙出声求情,若是依老太君所言严惩,那紫鸢也会在“严惩”名单里。

    她宁愿暂时放过那些刁奴,也不能让紫鸢受到半点伤害。

    一句话说得老太君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她将南薇揽在怀里,轻轻拍着。

    “傻孩子。”

    靠在老太君的怀里,闻着那淡淡的皂角香味,南薇鼻头一酸,眼泪再也没忍住,哗哗地落下来。

    ……

    老太君命人请了大夫来看南薇身上的烫伤,大夫开了药,因手臂烧伤处太多,为了避免留下疤痕,大夫还留下了个药浴的方子。

    老太君忙命人为南薇烧水沐浴。

    恰好此时,大夫人派来给南薇送衣服的人到了。

    刘嬷嬷接过衣服,一边往里走一边啧啧称赞。

    “还是大夫人心细,七小姐正缺这些呢。看这料子花样,都是才出的,想必是给六小姐定的新衣服,拿出来给七小姐穿了。”

    老太君瞥了那些衣服一眼,神情淡淡的。

    “除了生不出儿子这点,这个大媳妇的确是没得挑了。”末了,老太君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刘嬷嬷的眼神里略带指责:“听说你去找二夫人了?”

    “老太君,我不过是去给她提了个醒,别以为自己是南府管事,就可以目无家规。谁不知道七小姐房里的人,都是她李氏塞过去的!”

    老太君深深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个二媳妇为人跋扈了些,不过……我有四个儿子,也就这个老二出息最大,整个南府赖着他一人过活。我们也是在仰人鼻息讨日子。”

    刘嬷嬷点点头,颇有些遗憾地说道。

    “本以为窦氏得宠,我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

    “窦氏是个好孩子,是我对不起她。”老夫人单手忖头,想起府中这一团乱麻般的关系就头疼。“薇儿你多看顾一些,亲娘早逝,长兄懦弱,她日子不好过。”

    “老太君放心,奴婢省的。”

    主仆两深深叹了一口气,都不再多话了。

    站在门后的南薇,神情失落地走回浴桶,蹲坐,任温水淹没自己。

    她忘了,这时候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庶孙女,老太君对自己照顾有加也不过是因为对她生母窦姨娘的那一点点愧疚之心。

    门外的这个老人,并不是前世那个为她呕心沥血谋划前程的祖母。

    不行,才这点打击,南薇你就要放弃了吗?

    抹掉脸上的泪水,南薇攒紧拳头。

    不管老太君对自己的态度如何,她都要保护她老人家。前世她不懂事,执意要嫁给封度,让她老人家伤心,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侍奉她。

    至于那些害她之人,现在她已经回府,自然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经众人口口相传,南薇留宿慈寿堂的事很快便被传得阖府皆知,与气急败坏的二夫人不同,章氏只是挑了挑凤眼,好奇地“咦”了一句。

    章氏身边的贴身丫鬟,将昨儿个晚上发生的事一一细说了,末了感叹道。

    “看样子,这老太君是真喜欢这七小姐。”

    “喜不喜欢难说,不过这个小七会打感情牌倒是真的。”章氏看得十分透彻。

    “既然这七小姐如此机灵,夫人您何不向老太君求个恩典,让那小丫头认您做母亲?这样不仅能恶心二夫人,还能顺便讨老太君的欢心。有了老太君的支持,您还怕扳不倒二夫人吗?”

    章氏抠着自己手指盖上的丹寇,笑了笑。

    “小老虎,养大了可是会咬人的。”

    “夫人您的意思是?”

    “听说,二小姐身边的田嬷嬷在打听窦姨娘的消息。我们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事告诉兰萱阁,顺便坐山观虎斗。”

    “还是夫人英明,奴婢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