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12

2334 2017-09-04 23:22:00

    一场大火足足烧了整夜,虽然抢救及时没有殃及西厢,东厢却无法避免地变成了一片焦土。

    南昭只能住到本来是做客房准备的文轩阁。

    第二天东厢和西厢之间的院子间就架起了一道铁门,短时间内这道门是没有撤销的可能了。

    老太君体恤南薇,将南薇留在慈寿堂多住了两日。

    住在慈寿堂唯一的便利,就是能过接收到很多一手的消息。

    比如,当某个丫鬟跑来慈寿堂举报东厢失火原因是紫鸢祭祀窦姨娘,没有收拾好火盆的时候,她恰好听完了全程。

    这个说辞可以说是非常有说服力——毕竟紫鸢敬佩窦姨娘,每年都会祭祀是众所周知的事。

    老太君本想低调调查,但是很显然,有人不想低调。

    在走水的第三天,这件事就闹得人尽皆知。紫鸢很快就被二夫人派来的人给扣押住了。南薇没能拦住二夫人的人,只能求到老太君面前。

    “老太君,薇儿可以作证,紫鸢那几日都和我在一起,绝对不是她放的火。”

    老太君近日被这桩公案弄得有些头疼。

    “紫鸢忠心,年年都会祭拜窦姨娘是众所周知的事,如今又有人证……你也别太难过,紫鸢顶多是过失,打发了点银子卖出府去,再找个好人家还是体面丫鬟。”

    其实当这个消息以光速传播出去的那一刻,南薇就意识到:从东厢走水到紫鸢被抓,这是一个连环计。

    肯定是因为紫鸢最近在兰萱阁表现得太过冒进,终于是遭到某些人看不过眼了!

    不行,她不能放任不管!

    “老太君,孙女有办法证明紫鸢的清白。”南薇伏地磕头,额头磕在地板上,重重地砸出声响。“请老太君给孙女、给紫鸢一个机会。”

    老太君看着南薇,这丫头执拗得让她心疼。

    “薇儿,你真能证明紫鸢清白?”

    南薇再三磕头。

    “请老太君给薇儿一个机会。”南薇哽咽出声。“老太君,薇儿身边就紫鸢这一个丫头了。”

    “罢了,就依了你!”

    ……

    应南薇要求,老太君,南昭,二夫人李氏,还有几个扬言看到紫鸢去后山拜祭窦姨娘的丫鬟,都齐聚被烧成一片焦土的东厢。

    二夫人是最后一个到的,满脸写着不高兴。

    南薇没有理她,将目光放到那几个“目击者”身上。

    “我倒想问问几位,你们说你们那晚亲眼看到过紫鸢,可知她是在何处祭祀的。”

    一个圆脸的丫鬟抢先回答道:“后山。”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就在后山路口,大家都知道,紫鸢每年都会在那里祭祀窦姨娘的。”

    南薇又让她带路,那丫鬟显然还是了解紫鸢的,带南薇去的也的确是紫鸢常拜祭之地——南薇之前便是在此处,从紫鸢口里知道窦姨娘之事的。

    南薇看了看周围的草丛,嘴角笑意更深。

    “倒是奇怪了,这边草木葱郁,我倒想让几位给我示范一下,这火星子要如何绕过这丛丛屏障,吹到东厢去?”

    此处地势复杂,虽然两边都是小路,十分开阔,偏偏朝着东厢的那个方向,有一大从牡丹花树遮挡,别说火星了,便是火苗也别想绕过这么密的花丛飞出去。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脸色难看至极

    圆脸丫鬟还在那里辩驳。

    “许是……许是吹散了呢!大少爷房里书多,便是一点火星,都能酿成大祸。”

    “好。”南薇不急着反驳她的话,只领着众人回到了门口,正好南昭的手下抬着一箱子的书过来了。

    二夫人看着南昭脚下那一箱子的书,愈发不屑。

    一个眼里只有书,一门心思求死的庶子,一个不成器,病怏怏的庶女,便是死了,又能怎样!

    “昭儿,你把书扳倒这里来作甚?”老太君心中疑惑,南昭不顾性命抢救下这些书,真真是爱书如命,如今怎舍得拿到这种地方来。

    再看南昭,整个人都是木木的,眼神里分明又心疼,老太君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戳到了南昭的伤心处,毕竟好好的东厢说烧没就没了。愈发心疼,也不好再追问了。

    南昭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偏头瞥了南薇一眼,内心在咆哮:这是我的宝贝啊,我也不想的啊!

    不管南昭如何不舍,南薇愣是从他的手上抢过了那个箱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

    里面密密麻麻放满了书,部分的书还被烧了一脚,隐隐有些黑痕。

    “薇儿,你这是干什么?”老太君看着南薇在箱子里翻书。

    “老太君,您看。”

    南薇从箱子底部翻出两本书来,书倒是保存得完整,只是隐约间竟然有了几分霉迹。

    南昭看了,一阵心疼。

    “我明明保存得很好,为何会这样!”南昭心疼地翻开书,发现书中很多的字都已经被洇开,看不清了。

    他就像是被人当头砸了一棒,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长弓先生的墨宝,天啊,我想去死一死!”

    南薇没理抽风的南昭,另外拿出一本书来,双手呈递给老太君。

    “老太君,您看。”

    不等老太君说话,二夫人瞥了一眼,先抢白。

    “不过是长了点霉,字化开了,能证明什么?只能证明南昭平日不用功读书,连书长霉了都不知道。”

    南昭这个人,平日里脾气都不错,但是一扯到书,就很严肃了,他撸起袖子就要来辩论,被南薇拦住了。

    “大哥爱书,是众所周知的,书长霉了的确不能怪大哥。”南薇指了指身后,道:“怪那座山。”

    其实南薇早在第一次到东厢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上次南昭在东厢发疯丢书,她帮着收拾的时候就发现有不少书长霉了。

    是以要说东厢容易起火,她南薇是第一个不认的!

    兰萱阁坐落在山脚,是最靠近宅中山的一栋,其中又以东厢最近。如今东厢变成了一片焦土,断宇残垣无法阻挡视线,身后的青山便实实在在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山经》中有注,山有两极,顺风为阳,逆风为阴。因风少水多,所以阴面较阳面草木茂盛。”

    南薇不是胡诌,只不过是把气象学的知识,结合古籍解释一遍而已。而且她相信老太君和二夫人不会不知道山阴山阳这回事,不然他们也不会都住在阳面,而不住阴面了。

    二夫人没说话,倒是老太君跟着点了点头。

    “落邸时,我们曾请风水先生来看过,似乎确有山阴山阳一说。”

    “是了,这山阴面本就少风,水多阳少,再加上最近正是梅雨天气,是以大哥精心保存的古籍都会避免不了长霉的厄运。若是老太君不信,可以查一下东厢丫鬟们的衣裙,肯定不少丫鬟的衣服上都有霉点。山阴面不可能有强风,四处还有花丛遮挡,在这样的气候下,东厢只若置于水中泡着一般……那点星星之火要在如此条件下燎燃,怕是不容易吧。”

    说到这里,南薇朝二夫人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