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18

2041 2017-09-10 23:41:00

    这人竟什么都知道!

    南薇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白痴,兀自藏着掖着,自以为自己十分聪明,其实早就被人看穿了。此人心机实在可怕,她在他面前,干净得就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秘密。

    初见的惊艳,渐渐地化成阵阵寒意,想到自己白日间的那些鲁莽举动,更是懊悔。

    若是就此上了此人的黑名单,以她的修为,只怕会被算计得连渣渣都不剩。

    摁住发抖的手,南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您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也省了我解释的功夫,公子您开个价吧,不管多少钱,只要能换回冬梅,我都答应。”

    可那人却所答非问。

    “我并非什么都知道。”他终于抬眼,看了南薇一眼,眼神温润,带着几分笑意。“譬如对七小姐为何会如此执着于一个熬药丫鬟,在下就一无所知。”

    南薇蓦地有点心烦,烦此人明明心里门儿清,却不能干干脆脆地要啥说啥,硬要拐个弯抹个角,非得将人绕晕了,猜不出他心中所想才好。

    这种处于完全被动局面的去感觉,并不好。

    她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前世的冬梅救过她的命,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回她吧。

    南薇有些挫败,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这事说来你也不会相信,你还是直接开条件吧。”

    “你怎知我会不信?”

    “我……”

    和这人几番对话,南薇都没讨到好,不仅如此,在见这人之前,她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的“谈判术语”,如今竟然一句话都用不上!

    “我说我做梦梦到过她,觉得她是我前世的救命恩人,你信吗。”

    这个理由蹩脚得很,就连说话人南薇本身都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岂料男人拈起黑陶杯,淡抿了一口,竟十分干脆地回她一句:“信。”

    得,这就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疯子。

    南薇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自己一开始怎么就被美色迷了,竟然会觉得他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也很好说话了。

    很快,九公子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南薇的吐槽绝对是很有事实依据的。

    搁下茶杯的一瞬间,他丢出让南薇也想去死一死的几个字。

    “人,我不能让。”

    “为什么啊!”不是说好了信我的吗?!你丫的在逗我呢!

    “既然七小姐说冬梅是你的救命恩人,那就更不能恩将仇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七小姐又拿什么保护你的救命恩人?”

    南薇被彻底问住了,想起水深火热的南府,她的一张小脸霎时变得惨白,我见犹怜。

    没有人注意到,九公子的眉头皱了下,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忍心,将心头的那点恻隐之情压下,他难得地多嘴宽慰了几句。

    “七小姐倒不如将这丫头放在我身边调教,就当是我向姑娘借的人如何?”

    他可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的,如今好不容易主动让利一回,偏偏眼前这小人儿还不领情。

    “那你准备何时还?”语气中颇有几分赌气的意思了。

    他见惯了心思玲珑,城府高深的人,遇到这般……憨实的,处理起来着实有些手足无措。

    “等姑娘将府中纷扰杂事处理好了,我自会将人送回。”

    南薇犹豫良久,才含泪点头。

    “那可说好了,冬梅若是有三长两短,我便……”南薇的话戛然而止,或许是因为对面这个人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温柔,温柔到让她忘了分寸,温柔到让她忘了这个人是连老太君都要尊敬几分的人上之人。

    岂料那人笑容依旧,眼神里也没丝毫责备的意思,语气里甚至少了几分初见时的咄咄逼人,变得柔软如春风。不过一个轻轻浅浅的“好”字,恁是让南薇心神荡漾得找不到北了。

    “我这个人从来不爱欠别人人情,你既然肯答应我帮我好好照顾冬梅,那我自然也要答应你一件事,这样才算扯平。”

    “那姑娘可不可以答应我……”

    那人的声音不知道怎地,突然低如蚊呐,南薇张开了耳朵也没能听清,追问:“你说什么?”

    “公子。”砚台突然出声,站在亭外请命道:“雨已经停了,我们可以走了。”

    话虽然是对着自家主子说的,可眼神从头到尾都没从南薇身上离开过。

    被人当做色魔的南薇也着实委屈,对,你家主子的确是秀色可餐,可绝对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她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想对他图谋不轨?!

    盯着砚台的灼灼视线,南薇眼巴巴地抬头,望向已经起身的九公子。

    “你刚才说的是何事?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不用赴汤蹈火。”九公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突然拘谨起来,甚至不敢去看南薇的眼神,刻意别开了脸,耳朵都红了。

    “只要你答应不将今日之事对外人言起就行。”

    看他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她还以为他是要说什么呢,搞了半天竟然是这点小事。

    拍了拍胸脯,南薇满口应下了。

    “公子放心,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对外人说一个字。”说着,将一直默默站在他们身后当布景的紫鸢拉出来,一起发誓。“紫鸢也是。”

    “恩。”

    那人应了一声,迈步往前出了望山亭,走了两步停下来,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砚台,你安排两个人送她们回家。”

    砚台不免嘟囔。

    “公子,我真是搞不懂你了,那位南七小姐想干什么,我们都还没弄明白呢,您怎地就答应了她,做什子约定。而且,您既然要早就想好了要见这七小姐,为何不干脆在温泉的时候摊开了说,偏要等到这时候。”

    九公子的耳根红得更严重了,他当然不能告诉砚台,十八年来,头一回遇到被人偷看洗澡这种事,他慌了神才会没做任何交代,就命人将人丢出去,毕竟这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那时……”衣冠不整四个字,他到底是没说出来,转口:“我自有考量,你无需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