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0

2058 2017-09-12 23:47:00

    程氏仍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摸样。

    “回老太君,媳妇金日来是里找小七的。”

    “找她?”老太君很吃惊,南薇这几日是人缘爆发吗?不仅和九公子搭上了关系,居然连一向不爱走动关系的老大媳妇也来找她?

    而身为当事人的南薇,也是懵的。“找我?”

    “是的,”程氏是那种多说一个字都嫌浪费口水的人,所以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道明来意:“我金日来是想告诉小七,兰萱阁走水一事,我已经查到原因了。”

    “啥!”老太君和南薇,异口同声惊讶出声。

    “小七,我能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啥?”

    “对外,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

    南薇和老太君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程氏这是闹得哪一出……

    从慈寿堂回来,南薇一路马不停蹄地直奔兰萱阁。

    青竹正和两个婆子里在院子里赌钱,经过紫鸢在兰萱阁近几日的调教,有几个刁奴们对南薇多少还是有些惧怕的,看到主子回来了,忙将银钱藏于袖中,做低眉顺首状。

    只有青竹一个人,不仅大摇大摆地将碎银子摊在桌上,甚至还拉着那两个陪她赌钱的婆子一起坐下来。

    “如果还想继续在南府做事,就别管她!”吐掉嘴里的瓜子皮,青竹招呼着:“来来,继续赌钱,她护不住你们,我护得住。”

    紫鸢气得青筋暴起,撸着袖子就要去揍青竹,被南薇拦住了。

    “来人,把青竹给我绑了!”

    兰萱阁的婆子们都不敢动手,毕竟二夫人和南薇的赌注如今可谓是人尽皆知,而青竹又放了话说只要他们跟着她,就能保证让他们不被赶出府。

    众人犹疑间,一个着碧绿三等丫鬟服的昭月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抓住青竹的手臂,一个反手就把她摁在桌子上。

    “你个低贱丫鬟,居然也敢对我动手!”

    青竹的脸都气紫了,拼了命想挣脱,奈何她“养尊处优”惯了,哪里是做惯了粗活,一身蛮力的昭月的对手。

    “你别忘了,你也是个丫鬟!同是丫鬟,要低贱也是一起低贱!”昭月狠狠地淬了她一口,转过头去望向南薇,苹果脸上洋溢着兴奋,对能亲手抓青竹这件事,她十分泄恨。

    “昭月,将她给我绑起来,断不能让她挣脱了。”

    “小姐您就请好吧,我捆过猪,有经验。”昭月手脚麻利,接过紫鸢递过去的绳子就往青竹身上套。

    青竹挣脱不掉,骂咧起来。

    “昭月你等着,有机会,姑奶奶一定弄死你。”

    “这只猪实在是太吵了!”业务十分熟练的昭月,寻了一块帕子就往青竹嘴里塞。“想弄死我,也得你有机会!”

    昭月捆得又牢又好,不过几句话的功夫,青竹就已经被捆成了一个粽子,动不得闹不了,只能用一双眼狠狠地盯着南薇。

    南薇冷着一张脸,对紫鸢道:“紫鸢,火油提来。”

    紫鸢等的就是这一刻,干活也有劲,如今提着一桶火油,就跟提空桶一般。

    “小姐,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

    “淋!”南薇命令刚落,紫鸢拎起油桶,一通暗红色的火油从油桶里倾泻而出,朝着青竹兜头淋下。

    “再淋一桶,把她给我淋透了!”这下不用紫鸢动手,昭月抢过油桶就往昭月身上泼,火油刺鼻的味道,让围观的众人都在皱了眉头,几个婆子使了个眼色,有人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

    “将她嘴里的布扯了,让她说话!”

    “得嘞!”也不管青竹身边一地的火油,昭月跑过去将青竹嘴里的布扯了,看着满脸都是火油的青竹,嫌恶地避开脸。

    “好丑!”

    “昭月!南薇,你们不得好死!”

    面对青竹的恶骂,南薇眼皮都没抬,对紫鸢道。

    “记下来,辱骂主子。”

    “南薇!你算个屁的主子!”青竹破口大骂,已经完全不顾后果了。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算不算你的主子。”南薇对紫鸢下令。“点火。”

    紫鸢掏出火折子,将火星吹燃。一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见南薇来真的,都扑过来跪地求饶。

    “小姐,青竹她也是无心的,您就绕了她这一回吧。”

    “是啊小姐,青竹如果出了事,小姐您也会受牵连,您犯不着为她……”

    ……

    “别把小姐和这个贱婢相提并论,她不配!”紫鸢瞪着青竹,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青竹已经被她戳得千疮百孔了。“她敢放火烧东厢,就是死罪!”

    地上求情的一群人,脸色瞬间变了,齐刷刷地回头看向青竹。

    青竹瞪着眼,躺在一地的火油里,嚣张劲儿不见了,强撑着辩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走水当晚,你以我的名义在账房领了一桶火油,我这里有账房的记录。”南薇从袖子中掏出一本账簿,正是在慈寿堂,大夫人交给她的。

    “就……就算我领了又能如何!那也不能证明是我放的火!” 青竹一直在狡辩,就连紫鸢都听不下去了。

    “那是因为你蠢!火油易燃,装火油的桶上都涂了一层防火涂料,是以那日一片大火将东厢烧成了灰烬,那只油桶却保住了。“

    “那……那也不能证明那就是我领的那一桶。”青竹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其实不用追问,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心里有鬼了。

    紫鸢冷笑一声,拎起她刚才提进来的那只油桶。

    “这只就是那日/你用的那只,管家为了方便管理,在每只火油桶的桶底都做过标记,这些都被他记录在账本上。”看着青竹如死灰一般的脸,紫鸢终于有了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狡辩!”

    青竹终于知道害怕了,看着紫鸢手里的火折子,知道她不是闹着玩的。

    “小姐,我……我那日只是因为和紫鸢拌嘴,气糊涂了,求你您饶了我吧!”

    “若不是大哥命大,如今化成焦土的就是他了!”南薇气得胃都在抽疼,一想到大哥差点就被青竹害死,她的脑袋里就嗡嗡作响。

    “紫鸢,烧!让她也尝尝被火烤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