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4章 晚宴

1904 2017-09-14 10:21:56

    眼看着沈冰心发飙,安佩东也知道这场戏该收场了,当下两步上前,攥住沈冰心扬起的手腕,冷冷看着她沉声道:“沈冰心,趁我发火前,给我出去!”

    沈冰心敢对余晚晚发火,却不代表她敢在安佩东面前放肆,眼看安佩东面色不善,沈冰心委屈的一扁嘴,转身便跑出了别墅。

    余晚晚看着面前的男人,终还是没忍住,弯唇冷笑道:“安总你的品味还真是专一,专一到对于喜欢的女人,都喜欢挑脸长的一模一样的!”

    看着余晚晚愤怒的小脸,安佩东弯唇轻佻的勾起余晚晚的下巴,挑眉道:“怎么?吃醋了?”

    余晚晚一把挥开安佩东的手,愤愤瞅他一眼,恨恨道:“吃醋!呵呵!我还喝酱油呢!”

    一句话说完,余晚晚便逃似得上楼准备回卧室,一时间恨恨的想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她一定是被刚刚那女人气到了,否则她怎么可能语无伦次的说那句话!

    看着自己被余晚晚挥开的手,安佩东脸上倒是没有丝毫怒意,一双眸子带着几分笑意的凝视着余晚晚的背影,挑眉道:“明晚有个晚宴,作为我的妻子,我需要你的出席,为了你心心念念的余氏集团,记得穿漂亮点。”

    这该死的男人,竟然又利用余氏集团威胁她!

    余晚晚扭头愤愤瞪了安佩东一眼,转身进了房间狠狠甩上了房门。

    第二天下午,刚处理完国外护肤品公司项目的余晚晚合上电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看到通话界面那安渣渣三个字,余晚晚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安佩东似乎依旧在忙,语气简洁道:“收拾好了吗?我让司机去接你?”

    听到这话,忙了一天的余晚晚这才想起来安佩东要她参加舞会的事儿,看了眼落地镜中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余晚晚微微皱了皱鼻子道:“你把酒店地址发给我就好,我一会儿会自己开车过去。”

    几分钟后,余晚晚看了眼安佩东发来的酒店名称,长舒了口气,还是决定去找个造型室好好收拾一番,毕竟她还要跟安佩东协商离婚和归还她父亲产业的事情,为这种小事给他丢了面子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清雅酒店位于Z市寸土寸金的顶尖商业地段,如果你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哪怕你手里有再多的钱,恐怕都没有资格踏入这个地方。

    此时酒店顶楼布置奢华不失格调的**中,穿着一身剪裁合身阿玛尼套装的安佩东却有些心不在焉,周围一众示好的莺莺燕燕们也让他觉得烦不胜烦。

    所以在不知道第几位美女,假装柔弱跌入安佩东怀里后,他原本就不耐的一双眸子彻底化为冰寒,正犹豫着是不是让这些欲擒故纵的女人们长长记性,目光却在瞥到门口一抹艳红色后,逐渐转暖。

    余晚晚穿着一身火红的曳地长裙缓步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中,六年的历练与成长,她早已褪去了当年的怯懦和青涩,即便是出席这种盛大的场合依旧游刃有余。

    余晚晚本就长的极美,加上身材凹凸有致,即便称之为尤物也毫不为过。而她今天挑选的这条长裙本就是十分贴身的,再加上妩媚的V字领设计,几乎将她的好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再配上她那优雅从容的气质,几乎是她踏入宴会大厅的瞬间,便吸引了不少宾客惊艳的目光。

    有两个自认为家室长相不俗的,甚至第一时间便抛下了身边的女伴,直接上前搭讪。

    一个穿着光纤,长相有几分英俊的青年男人唇角含笑走到余晚晚身前,绅士的一躬身温声询问道:“美丽的女士,我看你一个人出现,不知道有没有男伴呢?如果没有,介不介意......”

    可男人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打断,“我的妻子应该对别的男人的邀请并没有兴趣。”

    话落,安佩东径直上前,极具占有欲的伸手揽住了余晚晚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惩罚性的暗中捏了捏。

    似乎没想到安佩东会当众对她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余晚晚不适的挣了挣,却不想安佩东环住她腰的力气并不小,使得她非但没有挣脱,还被安佩东直接半揽进了怀里。

    那个上来示好的男人一看到余晚晚竟然是Z市商界霸主安佩东的妻子,讪讪一笑当下自然是有多远溜多远。

    见碍事的家伙离开,安佩东眸色深沉的看着怀中娇艳动人的女人,微哑着嗓子将薄唇凑到余晚晚耳畔低声道:“穿这么漂亮,是打算引诱谁?”

    似是对安佩东如此亲昵的动作十分不适,余晚晚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十分抗拒安佩东的亲昵,一张娇艳的脸不知识气的还是急的,逐渐泛起一抹嫣红,微怒道:“早知道你这么说,我就应该不修边幅的穿着短袖牛仔裤过来!”

    余晚晚自这次回来后,看见他就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此刻露出这般小女孩的娇态,倒是让安佩东心软了几分,伸手暧昧的帮余晚晚拢了拢她耳边有些微乱的碎发,眸中满是宠溺道:“我的酒会,就算你穿拖鞋运动衣过来,我看谁敢说你半点不是?”

    一如八年前那般宠溺的语气,让余晚晚心底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如果不是六年的种种,如果不是她们那个连面都未见过就失去的孩子,她们原本可以很幸福。可面前这个男人,怎么能在六年前亲手毁掉了她所有的美好和信任后,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