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5章 有意陷害

2054 2017-09-15 10:22:00

    想到当年种种,余晚晚推拒安佩东的力气明显大了不少,“安佩东!如果你不想我今天搞砸你的酒会,就麻烦你趁我还有一丝理智的当下,立马放开我!”

    看着怀中女人逐渐转冷的一双眸子,安佩东微微蹙了蹙眉,最终还是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举止合宜的轻轻揽住她的腰,将她代入会场中心。

    这场酒会无非就是商圈那些知名人士虚与委蛇尔虞我诈的产物,虽然余晚晚在国外也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可她目前并没有把公司发展到国内的打算,所以对于跟这群Z市商界人物,她并没有丝毫性质,眼见安佩东被几个人围着敬酒攀谈,心情不佳的余晚晚便有些百无聊赖的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喝酒。

    可余晚晚这边想一个人静静,那边却不有人并不想让她安静下去。

    昨天热闹了安佩东的沈冰心在得知今天这场酒宴安佩东会出现后,便一早跑去Z市明星常去的造型屋排队精心打扮了一番,只为今天晚上惊艳全场与安佩东重归于好,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安佩东会让余晚晚出席这种场合。

    论容貌,余晚晚完全压沈冰心一筹,论身材,身高一米七,身材比例近乎完美的余晚晚更是完全碾压沈冰心,论气质,土地主家出身的沈冰心和国外历练几年从容大气的余晚晚更是比都没得比。

    所以几乎是余晚晚出现的那一刻,沈冰心的存在感几乎就低到了极致,看着安佩东全场极具占有欲的护着余晚晚的沈冰心几乎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目光在会场环视一圈,沈冰心在看到会场角落一个神情阴鸷的中年男人时,眼睛瞬间一亮,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男人正是前段时间被安佩东打压的近乎破产的盛世集团的老总,凭着他对安佩东的恨意......

    沈冰心看了眼余晚晚坐着的角落,端了两杯香槟后便径直朝那男人的方向走去。

    余晚晚属于天生就带几分酒量的人,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再喝了几杯香槟后,她却觉得有些头晕。

    她很想立马上楼休息,可面前这个自称曾经是他父亲门生的中年男人,却还在兀自一边跟她闲聊,一边找她对饮。

    坐在余晚晚对面的国字脸男人,看了眼余晚晚逐渐迷蒙的眸子,眼中的阴鸷一闪而过,随即再次将酒瓶中的香槟给余晚晚倒满后递了过去,“当初余叔叔离开国内,我都没能去送机,一直深感遗憾,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你,还真是缘分!喝酒喝酒!”

    余晚晚此刻只觉得脑袋里像是塞了一团浆糊,身体也逐渐热了起来,不耐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看着对面男人递来的酒,觉得十分渴,随后竟是接过酒杯,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余晚晚之前挑的位置本就十分僻静,国字脸男人周围环视一圈,见并没有发觉这里的异常,眼中的原有的笑意瞬间消失,冷哼一声道:“余晚晚,要怪就怪你那个下手狠辣的老公吧!等明天你我的床照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上,我看他安佩东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Z市!”

    说罢,男人直接环抱着已经几乎人事不知的余晚晚直接上了楼。

    酒店大厅中,刚在会议室中谈妥一桩合作项目的安佩东,一踏出会议室便在酒会大厅中搜寻余晚晚的身影,他进会议室前特意留意过余晚晚所坐的位置,可此刻一看,那里却空无一人,环视会场却也没看到余晚晚的身影,安佩东忍不住蹙了蹙眉。

    余晚晚一向是个很顾全大局的人,但凡出席公众场合,即便她前一刻还在跟他闹别扭,下一刻酒会上也会给他留足面子,所以安佩东很确定余晚晚并不会先行离开。

    微微蹙了蹙眉,安佩东走到宴会角落里,拦了一个在周围送酒的服务人员,指了指余晚晚之前所坐的位置道:“之前坐在这儿的那位穿红裙子的女士去哪了?”

    余晚晚今天穿着本就出挑,所以那位服务人员略一沉思便指了指楼上道:“刚刚坐这里的女士似乎喝醉了,我看一个似乎跟她相熟的男人送她上楼了。”

    上楼?安佩东眸色一沉,当下直奔楼上而去。

    此时的余晚晚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只觉得浑身火一般的热,可这种热却仿佛根本没有纾解的地方,她只能磨蹭着双腿,难受的想哭。

    身上腾地一沉,男性陌生的气息袭来,余晚晚的身体叫嚣着想要保住身上的男人,可脑海中残存的一丝理智却让她整个人抗拒着身上这个人的碰触。

    剧烈的踹门声响起,残存的意识正在跟身体本能作斗争的余晚晚,只隐约听到一阵剧烈的拳脚相加声后,她便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浅浅古龙水夹杂着烟草的气味传来,让余晚晚瞬间记起几年前自己,似乎也像这样依偎在这样一个怀抱里,心中逐渐安定下来,可随之而来的确是越发汹涌的热。

    “佩东.......唔...我好难受,你帮帮我!”余晚晚小兽一般呜咽着,寻求着本能寻找到安佩东的唇便吻了上去。

    女人的唇水润且柔软,几乎在碰触到安佩东唇的瞬间,就让他原本想杀人般的怒火逐渐有所收敛。

    惩罚般的在怀中女人的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安佩东压抑住把怀里这女人立马就地正法的冲动,把她推开几分,随后冷冷看着客房角落里被他揍得半天爬不起来的中年男人,声音冰寒彻骨,“本来看在你是晚晚父亲得意门生的面子上给你那公司留了一线生机,不过如今看来,你似乎并不懂得珍惜。”

    那中年男人一听这话,身体瞬间一僵,跪爬到安佩东脚边,不断痛哭哀求道:“安总,安总!今天是我鬼迷心窍听了沈冰心那女人的话才会把主意打到令夫人身上,我该死,我该死,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求求你......”

    安佩东闻言冷哼一声,抬脚狠狠将跪在他身前的男人踹开,声音冰寒道:“碰了你不该碰的东西,你还能活着就该好好感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