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章 红痣

2078 2017-09-15 10:23:00

    一句话说完,安佩东再也懒得看那人一眼,抱着余晚晚径直离开了客房。

    此刻的余晚晚只觉得整个人仿佛置身于火炉中,浑身各处都是令她焦灼难耐的热,而唯一清凉的来源则是那个抱着她的男人。

    迷迷糊糊的余晚晚轻眯着一双眸子网男人身上贴,难耐的眯着一双眸子,双手也不受控制般的拉扯着男人身上手感极佳的西服,嗓音沙哑的呢喃道:好难受,你....你帮帮我......“”

    毕竟与余晚晚有着三年的夫妻关系,安佩东对怀中的女人的身体简直再熟悉不过,此刻看着余晚晚一双湿润的眸子中满是渴望与祈求,而她一双小手又十分不老实的在他身上四处点火,如果这种时候安佩东还能忍得住那就真可以称为圣人了。

    深深看了眼怀中他念念不忘了整整六年的女人,安佩东终是抱着她直奔自己在这家酒店专属的总统套房而去。

    一脚踹开套房房门,安佩东无奈的将余晚晚已经探入自己衬衣中作乱的小手制住,随后在她不满的嘟囔声中,直接将她抱入卧室,微微喘息着将她压在了奢华的大床上。

    在余晚晚一路闹腾下,她头上的发髻已然散乱,此时因为安佩东的动作,她柔顺的长发全然铺散在雪白的大床上,黑与白的交替下,衬得余晚晚整个人越发显的娇艳妩媚。

    安佩东一双眸子紧紧摄住床上那看起来可口异常的女人,有些微喘的一把扯下颈间的领带,凑上前狠狠在怀中女人娇艳的唇上吻了一下,直视着余晚晚一双眸子,嗓音微哑道:“看清楚我是谁了吗?”

    听到男人的提问,余晚晚勉强睁大眸子看了眼抱着自己的男人,在看清他的长相后,余晚晚娇艳的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软声道:“老公......呜...我好难受.......”

    熟悉至极的称呼让安佩东有着片刻的怔忪,随即整颗心像是瞬间被这个称呼填满了般,让安佩东这整整六年的彷徨瞬间烟消云散。

    “这可是你自找的了。”哑声说了一句,安佩东径直覆上女人火热的身体,薄唇如愿吻上那自己思念了六年的水润双唇。

    像是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看到了水源,余晚晚几乎是在安佩东薄唇吻上来的瞬间,便伸着手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那样子仿佛生怕安佩东会撇下她跑掉一般,而她一双软嫩的小舌亦是不甘寂寞的轻轻探过去,引诱着撩拨着。

    如果说安佩东刚刚还有几分理智尚存,眼下在余晚晚如此主动的撩拨下,彻底不再有所顾忌,揽着余晚晚纤细的腰肢覆了上去。

    不知收敛的不知道要了怀中的女人多少次,直到她疲惫的睡去,安佩东才敛足的紧紧抱着她释放。

    本该是疲惫的,可安佩东看着怀中的女人,却没了丝毫睡意。

    六年未见,安佩东看着怀中女人的脸,心中满满都是从未有过的安定,帮她理了理额角汗湿的发,安佩东伸手轻柔的划过余晚晚的脸颊,有些恨恨的捏了捏他的下巴,自嘲道:“你这女人,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蛊?让我......”

    话未说完,安佩东的视线却骤然落在了余晚晚下颚那颗红痣上。

    满眼不可置信的伸手再次擦了擦那颗红痣,安佩东目光骤然一凝,这怎么可能?

    ......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金屋内,余晚晚动了动身体,想要避开那恼人的阳光,可这一动之下,她却觉得整个身体仿佛像被车碾过一般的难受,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低沉熟悉的男声在身边忽然响起,余晚晚心中一惊,拉着被子半坐起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床边穿着妥当的安佩东,几乎想要尖叫。

    她昨天明明只是陪他参加个晚宴而已,可现在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昨晚她......

    余晚晚紧紧蹙着眉,回忆着昨晚的种种,忽然想到昨晚那个端酒给自己的男人,和那男人递来的那杯香槟,心中骤然一紧。

    如果那个端酒过来给自己的男人本身就居心不良,那么昨晚她究竟是跟谁......

    一旁的安佩东看着余晚晚逐渐苍白的脸色,知道她应该是隐约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便沉声道:“昨晚那个给你递酒的男人,之前跟我生意上有些纠纷,后来控股不利生意失败,所以可能是为了报复我昨晚才会盯上你。他给你递的酒里下了药,不过中途被我发现拦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余晚晚听到安佩东最后一句话时,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竟然莫名的放了下来。随后意识到自己竟然会产生这个想法,余晚晚当即像只炸毛的猫一样从床上跳了起来,怒视着安佩东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被下了药,为...为什么还对我......”

    看着安佩东直直盯着自己的眸子,余晚晚脸腾地一红,后面的话却是说不下去了。

    安佩东看着余晚晚气鼓鼓的样子,凑近几分一颗颗解开身上的衬衣纽扣,在余晚晚慌乱的目光中,将自己胸前和背后的暧昧痕迹展现在她面前,眉头微挑道:“昨晚我好心救人,可最后不知是谁主动扑倒我身上乱啃乱咬?恩?”

    昨晚模糊的记忆涌入脑中,瞬间余晚晚的一张小脸红的几乎快滴出血来,却还强作镇定道:“那....那你也不该趁人之危啊!”

    “呵!趁人之危?”安佩东轻笑一声,坐在床边轻佻的勾起余晚晚的下巴,目光紧紧盯着她下巴上那颗嫣红的小痣,低声道:“且不说你我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即便不是,像你那么诱惑我......”安佩东顿了顿,薄唇暧昧的凑到余晚晚耳际低声道:“晚晚,我是个男人......”

    男人熟悉好闻的气息洒在耳际,余晚晚脸颊一热,心脏亦是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余晚晚此次回国就从未想过要跟安佩东再有什么牵扯,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本来就是意外中的意外,想着再纠缠下去绝对没好事,余晚晚便赶忙推开安佩东想要下床,“我先去洗漱下,昨晚的事情既然是个意外,我们就此揭过,不要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