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7章 真实身份

2011 2017-09-16 10:23:00

    安佩东看了眼慌乱欲逃的余晚晚,伸手拉住她,挑眉道:“既然昨晚的事情告一段落,那咱们就来讨论下另一件事吧!”

    微微一愣,余晚晚扭头看着安佩东道:“还有什么事?”

    安佩东手指轻轻滑过余晚晚下颚处那颗红痣,一双眸子却深深看着面前这个女人道:“关于你真实身份的事。”

    听到这话,余晚晚的身体腾然一僵,随后好一会儿才冲着安佩东勉强扯了扯唇角道:“你是大清早睡糊涂了吗?还什么真实身份,你把我当什么机密组织的特工了不成?别开玩笑了。”

    “呵!是吗?”安佩东微微挑眉,深深凝视着面前这个既熟悉又让他觉得陌生的女人,沉声道:“那你不妨告诉我,余早早脸上才有的红痣,如今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脸上?”

    他这是知道了吗?余晚晚心中一阵慌乱,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语气也夹杂了几丝慌乱道:“你胡说什么,我......”

    深知余晚晚这是又要找蹩脚的借口掩饰自己的谎话,安佩东索性提前打断了她,沉声道:“昨晚我已经连夜让人调查了当年车祸的详情,并提取了现场照片,当时死亡的人脸上并没有红痣,所以我希望你接下来的话,趁我没发火之前,想清楚再跟我说!”

    原本还在脑海中思考着怎么遮掩的余晚晚,听到这话后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张了几次嘴,竟是没能吐出半个字来。

    思量半天,余晚晚终是深深长叹了口气,垂眸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其实是余早早。”

    即便心里早有了明确的答案,可当安佩东亲耳听到她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沉声道:“所以说当初嫁给我的人,其实也是你余早早对吧!”

    “没错......”

    “呵!”安佩东轻笑一声,低声道:“余早早,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当年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顶着自己妹妹的身份与名字嫁给我的?你当初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余早早,明明知道在得知你车祸后,以为死掉的是你我有多痛苦,却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假扮自己的妹妹欢天喜地的嫁给我?”

    心阵阵紧缩,余早早无措的想要解释,可在看到安佩东一双眸子的瞬间,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长久的沉默后,余早早终是长叹一口气道:“可是我妹妹她也一直喜欢你。”

    安佩东闻言,终于忍不住冷笑出声,“你们还真是姐妹情深,感情深到连丈夫都能一同分享?”

    余早早微微垂了眸子,想要解释,可当初的种种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而且就算她说了,此刻的安佩东又能听进去多少?她这次回国本就是为了跟安佩东离婚的,再牵扯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思及此,余晚晚终是垂了眸子道:“我这条命都是晚晚给的,所以自她去世后,我就决定我的下半辈子连带我们两个人的份一起活下去,帮她完成她最后的心愿。”

    “所以你就抱着这种伟大的姐妹情深,点掉了自己脸上的红痣,假扮成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我?”安佩东冷笑一声,紧紧捏住余早早白皙的下巴,怒道:“余早早,那你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在我知道真相后,我能不能接受你们这种姐妹情深的可笑游戏?”

    余早早闻言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紧缩,是啊!说到底,他们一开始就是场错误罢了,不是吗?

    沉默良久,就在安佩东失去耐心,想要离开时,余早早终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带着几分祈求的看着安佩东道:“我承认是我当年骗了你,可我六年前已经为我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不是吗?既然我们之间本来就是场错误,未来我们就彼此放过不行吗?”

    “放过?”站起身准备离开的安佩东闻言,转头看着床上的余早早,忽然笑了起来,“余早早,错误已经发生,而伤害已经造成了,现在说什么彼此放过,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见安佩东这样,余早早只觉得一阵头疼,怒道:“不然你想怎么样?彼此怨恨着度过下半辈子吗?”

    “怨恨?”安佩东低声轻笑,一双被墨色浸染了一般的眸子里满是怒意与痛苦,径直走到余早早身前,直到将她逼到墙边避无可避,他才狠狠捏住余早早的下巴,语气中满是痛苦道:“余早早,即便不提过往,可那整整六年我对你的感情究竟是不是真的,你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即便我最后犯下了蠢事,可是这里面难道真的没有你的丁点责任吗?”

    说到这儿,安佩东终是沉了沉眸子,长叹一声道:“往事我们一笔勾销,以后的日子我们好好的,不好吗?”

    胸口一阵阵的紧缩,痛到让人麻木,余早早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可想到之前那个还没来得及成型的孩子,余早早最终还是狠狠推开安佩东,冷声道:“伤口已经留下了,谈什么一笔勾销!”

    安佩东深深看了余晚晚一眼沉声道:“余早早,我不同意,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一句话说完,安佩东径直离开了卧房。

    酒店发生的事情成了两人心中的一根刺,接连着几天安佩东都没回家,这让住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佩东的余早早稍微松了口气。

    余早早不知道自己该对安佩东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但是她确信一点,她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纠缠了,他们之间感情夹杂了太多的误会和痛苦,如今时过境迁,或许彼此将这段感情彻底放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余晚晚的思绪,余晚晚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她海外化妆品公司安排的公司负责人打来的。

    微微皱了皱眉,余早早接起电话,那头便立马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