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9章 隐隐动心

2036 2017-09-17 10:25:00

    安佩东闻言无奈叹息一声,微微挑眉道:“你在国外生活六年,应该不会不知道国外对外来企业的排外性。你的公司又不过是在这里刚刚站稳脚跟,我猜测很有可能是你的公司这次夺得了新兴百强企业的名号才被别的公司惦记上,暗中在你们的产品上动了手脚。”

    看着余早早有些挫败的模样,安佩东安抚的帮她拢了拢耳畔的碎发,低声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这句古话无论国外国内都适用的。早早,生意场上单纯想要光明磊落的竞争并不容易,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交给我,恩?”

    余早早认真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渐渐安定下来,最终缓缓点了点头,“好。”

    余早早不知道安佩东动用了什么手段和关系,只知道公司这场风波不过堪堪维持了两天,就全部偃旗息鼓。

    化妆品过敏事故的始末也被贴到网上,余早早还是通过报道才知道这次化妆品事故,原来是同行安排在化妆品配送仓库动了手脚,最后甚至连对方伙同配送仓库人员私下拆卸化妆品包装,涂抹过敏源的视频都被公之于众。

    对方的公司一夜之间臭名远扬,而余早早公司对外公布的化妆品无污染制作流程,更是获得了一众认可,危机彻底解除。

    听着手下助理的报道,余早早彻底算是松了口气。

    转过头去,余早早心情复杂地看着沙发上熟睡的安佩东。连着两日不眠不休使,他的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微微蹙起的眉心让他看起来很是疲惫。

    轻叹一声,余早早拿了条毯子盖在安佩东身上。伸出手,忍不住抚上他的眉心,略带凉意的指尖触碰到他温热的皮肤,余早早像是触电一般抽回了手。

    余早早,你忘了他当年冷血无情的把你推到别人怀里了吗?你忘了你的孩子是怎么没的吗?你怎么可以还对他有所依恋!

    余早早直起身,收拾了一番,很快就出门了。晚上还有一场晚宴,一方面是证明清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再拉一些合作。

    晚宴很喧闹,余早早应付得有些疲惫。这次陷害让很多人都对她公司的能力产生了质疑,她只能一遍遍和别人说清楚合作的好处。

    “和余氏合作,你绝不会后悔。”一只手搭上了余早早的肩膀,熟悉的味道包裹住了她。

    “你……”余早早愣了一下,她没有告诉过安佩东今晚的事情,安佩东怎么会出现?

    “安佩东,余早早的丈夫。”安佩东唇角含着淡淡消息,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和对方一边交流一边握了一下手。

    刚刚还对余晚晚能力深深表示怀疑的男人,脸上顿时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容,“没想到余总竟然是您的太太?有安氏集团做后盾,想必余氏的势头不容小觑啊!”

    眼看刚刚还和自己推三推四的人一下子就变了一副嘴脸,余晚晚颇有些惊讶的看着安佩东,她只知道他的生意遍及全国,在国内有着非凡的影响力,却没想到在国外也这么颇受追捧?

    看着余早早惊讶的模样,安佩东亲昵的凑上去在余早早额间落下一吻,语气满含无奈道:“当初不知是谁偷偷跑去国外躲了起来,而且还一躲就是六年,我为了找你经常暂居国外,顺便做了点小买卖。”

    余早早双颊微红的退了两步,有些懊恼的擦了擦被安佩东吻过的额间,直接避开了他寻找自己六年的话题,扭头看了眼刚刚过来找安佩东搭话的男人,瞬间感觉有些无力。

    这安佩东顺手做的所谓小买卖,都能让法国知名百强企业安娜寇老总对其青睐有加,而自己费尽心血在这六年里建立的公司却连这小小的过敏风波都扛不住,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无奈的撇撇嘴,余早早挑眉佯怒的瞪了安佩东一眼道:“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明明我也很努力了,为什么跟你之间的差距还这么大。”

    安佩东宠溺一笑,屈指在余早早额间弹了一记,“什么你的我的,早早我们是夫妻,我的不就是你的?早早,你对我还有感觉的不是吗?为什么还要避开我?”

    余早早看着面前的男人,强迫自己不去动摇,正想转移话题时,大厅内灯光却暗了下来,原来是舞会已经开始了。

    作为余早早一直藏了六年的神秘老公,周围众人立即起哄让两人去舞台中央跳舞。

    余早早看着周围起哄的同事和商界合作伙伴,脸颊忍不住微红,懊恼的在安佩东胳膊上掐了一下,蹙眉道:“都怪你今天突然出现,我之前可从来没跟他们说过我结婚了。”

    安佩东倒是丝毫不在意的直接揽了余早早的腰,将她直接带到了会场中央,挑眉道:“我可是庆幸我今天主动跟来了,早早你难道没注意到你身边这些“同事”注视我的眼神多有敌意。”

    音乐声在会场中轻轻响起,余早早虽然十分不甘愿,可安佩东此时确实还顶着她丈夫的名义,她也不想当众跟他闹,只能顺着被他揽了腰,开始跳舞。

    这场酒会原本还有些冷场的场面,在安佩东出现后似乎便缓和下来,演变成了一场宾主尽怡的晚宴,酒会后半场宴会中一个个的更是好奇宝宝似得前仆后继过来询问安佩东如何抱得美人归的,不少更是频频给二人敬酒。

    余晚晚最近因为工作繁忙,经期有些推迟,今天是第一天,身体本就有些不适,再看看递来的一杯杯酒水,却也不好推却,正想接过来,却不想安佩东悉数以余早早今天身体不适的理由全帮她挡了下来。

    这一个人喝两个人的份,即便安佩东向来酒量极佳,晚上酒会结束时还是醉了。

    午夜的凉风透过车窗轻轻吹进车内,驾驶席上的余早早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身边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安佩东,虽然一再告诫自己该对他狠心点,可此时此刻,他仍是忍不住扯过了被他仍在后座的外套帮他轻轻盖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