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2章 听不到她喊疼么

2060 2017-09-18 16:02:00

    整个世界仿佛都随着沈冰心的这一跳而安静了下来,夏日的风是炎热的,而此时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被吹出了一身的冷汗,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所有人吓得愣在了原地,直到安佩东的声音咆哮而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他沉冷的声音夹着几丝害怕,空空荡荡地飘在楼顶上空,几乎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的双手紧紧拽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整个人都往前倾去,额头泌出细密的汗,在最危急的关头,他捉住了她,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她安然无恙地带上来!

    手快要断掉了!

    “快!去救人!”助理首先反应过来,抖着身体慌忙跑了过去,身后一班人如梦初醒,纷纷跟了过去。

    安佩东紧紧捉住了余早早的一只手腕,谁都没有掉下去,沈冰心正死命地抱着余早早的双腿,不肯妥协地把她往下拉!三个人挂在顶楼边缘,看得人心惊肉跳。

    “你们俩都一起下来给我陪葬!”沈冰心咬牙切齿,眼睛通红,趋于完全疯狂的状态,拉着余早早的双腿往下拼命挣扎。

    沈冰心还不死心!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况吓得冷汗涔涔,加紧了手上的救援工作。

    “都给我拉上来!”

    就这么让沈冰心从这里摔下去也太便宜她了!他要把人拉起来慢慢地惩罚。

    安佩东凌厉的目光往垂死挣扎中的沈冰心狠狠瞪去,入骨的寒意在四周散发开来。

    余早早一点点地被大家拉了上去,沈冰心越来越慌乱,捉住余早早的力气也在慢慢消逝,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的手也跟着一松,直直地往下掉去,除了落地时巨大的沉闷声,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

    她非常清楚,就算自己得救了,她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还不如现在跳下去一了百了!

    劫后余生的余早早觉得自己就快虚脱了,被拉上来后,浑身还在颤抖,一直被男人紧紧地抱在怀里,紧得几乎能让她窒息。

    “我快喘不过气来了。”这个浑蛋招惹的风流债,反倒让她来受,本来自己都快要把沈冰心说服了,他倒好,突然跳出来把人给刺激了,真是太坏了!

    余早早在他强势的怀抱里挣了挣,不满地出声抗议。

    “嗯。”安佩东轻应了一声,力道松了松,干脆抱着她站了起来,大步离开了这里。

    余早早惊愕地抬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刚毅下巴,如琢的五官绷得紧紧的,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仿佛嵌满了星光般,胸膛传来的心跳声沉稳有力,令她心安。

    算了,反正被吓得腿有点软,被他抱着就抱着吧。

    安佩东把人小心翼翼地塞进车里,助理小跑着过来直喘气,“安总,沈小姐还有呼吸。”

    救护车已经来到,沈冰心满身都是血,被罩着氧气瓶抬上了担架,余早早远远地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现场惨不忍睹,想着自己要是和沈冰心一齐掉了下去,结果应该还会更惨烈些。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安佩东连头都没有抬,如墨的黑眸扫过余早早被刀锋划出来的痕迹,目光如冰,淡淡地开口把助理给打发走了。

    她脖颈上的血迹已经慢慢凝固了,触目惊心的红让他心疼,想到刚刚沈冰心抱着她往下跳的情景,就一阵后怕,拳头不自觉地攥紧。

    他差一点就失去她了,没办法想象以后的自己会怎么度过剩下的余生。

    安佩东不放心,把余早早送到了医院,医生在他充满监视的目光下给她上着药,浑身不自在,简直如芒在背,只觉得整个急诊室的气压不断下降。

    “有点疼。”余早早从小怕疼,一丁点疼都会被放大许多倍,药水涂在伤口处,有点刺激,她娇气地轻呼了一声。

    仅仅如此,安佩东的脸色就不好了起来,盯着余早早脖颈上被清理过的伤口,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冷声道:“听不到她喊疼么?会不会上药!”

    医生握着药瓶子的手一抖,差点就打翻了,握着棉签不知如何是好,自己明明已经很注意了。

    “也不是很疼,医生你继续吧。”余早早瞪了一眼安佩东,对他黑锅似的脸很不解,尴尬地对着医生笑,盘算着应不应给医生道个歉。

    “好……好的。”

    余早早不敢再喊一声疼。

    处理好身上各种不经意的伤口后,安佩东还不放心,非要逼着她做了一个全身检查,这才放下心来,把她带回了家。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余早早看着自己六年前和他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清澈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她在国外已经跟他说清楚了,而他也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建议,把天余集团转到了她的名下,国外分开的这段时间以来,也没有纠缠过她,现在突然被他带到这里,她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养伤。”他绕了过来,拉开车门,薄唇微掀,弯腰就把她从车里拦腰抱了出来,盯着她的双眼道:“你一个人住没人照顾,我不放心。”

    再多的人暗中保护着她还是出了这样的事,还不如自己亲自照顾来得实际可靠些。

    “我住的地方有保姆。”她挣扎,分开得太久,一时还不习惯和他这么亲密,“我也不需要你照顾。”

    不想和他再有过多的纠缠,她自己会照顾自己,要分开就应该断得干干净净。

    “安分点,别乱动!”他对余早早的抵抗非常不悦,目光一点点冷了下来,声音低沉好听,夹着一丝不可忽略的怒意。

    他的强势把她整个人包裹住,不理她的反抗,大步地朝屋内走去,余晚晚只觉得他们的距离太近了,近得连他的气息都开始一点点地渗入了自己的呼吸里,感觉很不好。

    安佩东把她安置在卧室的床上,双手撑在她身侧,把整个人都困在了他的怀里,一双漆黑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她,瞳孔黑得如同在墨水里捞上来的一般,令她有些恍惚,仿佛随时都能被吸进旋涡里。

    他该不会是想让自己和他同床共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