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3章 逼着出手

2048 2017-09-19 16:02:00

    余早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微微地后退了一点,让自己离安佩东的距离再远一点。

    “我没想把你怎么样。”他似乎看透了她心里的想法,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不悦,尽管如此,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却也沉声地解释道:“想让你睡一觉。”

    折腾了那么久,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她肯定累了,等休息好,他再跟她好好地谈谈。

    话落,安佩东不由分说就把余早早摁倒在床上,体贴地为她盖上被子,还不放心地掖好被角。

    “我觉得还是去客房比较好。”她掀开刚盖到身上的被子,急切地坐了起来。

    才一躺下,属于他的味道就从四面八方灌入她体内,暧昧的气息一波接着一波,令她心悸不已,余早早觉得,这样放纵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睡觉!”安佩东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不客气地把她再塞回被子里,他很不喜欢她对自己这么明显的排斥。

    换客房看来是没有希望了,余早早看着怒意横生的安佩东,干脆翻了个身闭上眼不去理他,心里却翻起了千层浪,对他的霸道有千百个不满。

    安佩东低眸站在床沿看了她好一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才回过神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默默盯着她的睡颜,眼里有着贪婪。

    空调的温度调得刚刚好,余早早感觉舒适,但是睡得不算安稳,刚刚经历过生死劫难,她心神不宁,梦见自己被沈冰心拉着一直在往下掉,朦胧中有只手温暖地握住了她,额头上也能感觉到安心的温度,睁开眼就看到安佩东正深深地盯着她,瞳孔像两个强力的旋涡,让人身不由己深陷其中。

    “醒了?”他伸手把她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低沉性感的嗓音格外动听。

    “嗯。”

    余早早心有余悸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要下床,却被他钉在了原地。

    “别动,睡得不好?”他眼睛里像是有璀璨的星光。

    余早早低头不语,默认,想起他握住自己手时的温度,脸色绯红。

    睡得好不好他不是都知道吗?

    他好像总在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她的心。

    “看来最近不能让你一个人睡觉。”他淡淡地说道,唇边勾出一抹笑,意味深长地睨向她。

    “我能一个人睡!”余早早吓了一跳,她隐约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早早,你在害怕什么?”安佩东突然凑近她,在她耳旁轻呼出的气息灼热如火,满意地看着她微颤了一下,声音也带了一丝喑哑,“怕我睡了你?”

    “……”

    余早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能把这么引人误会的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呢?

    “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睡睡也无妨。”他轻佻地抚上她的手臂,作势要把她推倒在床。

    “安佩东!”余早早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站得离他远远的。

    什么叫反下不是第一次?她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安佩东低头看向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眉头皱起,二话不说,倏地起身大步跨到她的面前,拦腰就把她抱回了床上,黑着一张脸给她套上了鞋子。

    “好了,别闹了,下去吃饭。”

    天都已经黑了,折腾了那么久,她也应该饿了。

    吃过饭,洗过澡后,安佩东完全无视她的挣扎和抗议,直接押着她上床睡觉。

    次日,因为刚刚接手天余集团,余早早不得不带伤回公司上班,安佩东二话不说就把人塞进了车里,亲自送到天余门口,看成着她进去才离开。

    一整天忙得焦头烂额,余早早很快把昨天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只是安佩东总是不断地打电话过来,仅仅是问问她伤口疼不疼,身体有没有异样,叮嘱她按时吃饭。

    烦不胜烦。

    余早早想把他的号码直接拉入黑名单。

    “安佩东,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烦?”总是打电话过来,她现在很忙,根本没空去应付他。

    “下班了,我来接你回家,下来。”他直接把她的话给忽略了,不容拒绝地说道,“你要是不下来,我不介意上去亲自把你抱下来。”

    他就知道她不会乖乖地听话,只得使出让她害怕的手段,当然他也介意真的上去把人捉下来,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不能让她这么累。

    “你……无聊!我没空应付你!”

    安佩东看着被余早早挂断的电话,眸光倏地沉了下来,脸色非常不好看,她竟然敢挂他的电话,居然用“应付”两个字用在他身上?

    这是逼他非要做出点什么出格事情的节奏啊!

    他臭着一张脸用力地甩上车门,直奔顶楼余早早的办公室,闯进去就把她手里的文件丢到一旁,招呼都打一声,弯腰直接抱着人就走。

    “安佩东,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她正忙着,这男人是不是有病!

    “我说过了,你不听。”还骂他无聊,他就让她看看什么是无聊。

    安佩东肆无忌惮地走入电梯,虽然离下班已经有一段时间,但公司还是有人在的,被他这么公然抱下来,余早早觉得自己颜面无存,可以想象如果被人看到了,明天的八卦是多么火爆。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趁着还在电梯里,余早早试图和安佩东打好商量,“我保证会乖乖跟你回去。”

    这样被他抱着一直到公司大门口,也太丢人了。

    “晚了。”安佩东无动于衷,英俊得过分的脸庞波澜不惊,沉声说道:“让你记住下次不许再忤逆我的话。”

    这次的教训就要深刻点,让她牢牢记住。

    “混蛋!”余早早低咒一声,在电梯打开前,把一张脸深深埋入他的怀里,不敢示人。

    他的心跳声沉稳有力,昨晚相拥而眠的情景一下子闯入了她的脑海里,整个人都像着火了似的滚烫起来。

    她被安佩东塞入车里,小巧精致的下巴被轻轻抬起,指尖轻轻挑开她戴在脖颈上面的丝巾,墨眸往她的伤口扫去,皱眉不满地把那条碍手的丝巾丢到一边,不悦地道:“伤口还没好,药也没上,戴什么丝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