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4章 谁说我跟你已经离婚了?

2045 2017-09-19 16:03:00

    安佩东启动车子,再次把余早早强行带回了家。

    一下车,就拉着她直奔屋里,把她按坐在沙发上,捏起她下巴,歪着头仔细检查着她脖颈上的伤口。

    “为了好看,你就不怕留疤么?”他皱着眉头,看着那抹碍眼的伤痕,冷眸微眯,恨不得把沈冰心千刀万剐,他自己都不舍得伤害分毫的女人,竟然被她拿刀划了。

    “一点小伤,现在已经好多了。”余早早无所谓地挣脱了他的钳制,不过就是泌了一点血出来,痕迹也不深,昨天上了药现在都已经不痛了,不会有什么大碍。

    就只有安佩东在那里大惊小怪,药水的痕迹还留在上面,她总不能顶着它无遮无拦地到处跑吧。

    她伸手想去摸摸伤口,还没碰到,就被他握住了手,责备的话语劈头盖脸就朝着她砸了下来。

    “这么怕痛的人还乱动!”他用力地把她的手摁到沙发上,空出一只手拿过药膏挤了一点出来,认真地给她涂了上去。

    余早早默默地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看起来特别让她心跳加速,像在对待一个易碎品,小心珍视,深邃如琢的五官此刻充满着诱惑,帅得天,怒人怨,唇边却噙着要怒不怒的生气,她恨不得想要低头啃一口。

    他现在这个样子太危险。

    余早早不动声色地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些,意识到她的小动作,安佩东顿了顿,心里郁结难平,脸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倏地伸手把她盈盈一握的纤腰搂一搂,让他们两人的距离更靠近。

    “你在躲我?嗯?”他声音沉冷,带着几分抑制的怒意,眸光似两汪深潭,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万劫不复。

    余早早一惊,心虚地别开眼,喉咙像是突然被哽住般,带着一丝不适的沙哑,“没有。我只是不好意思再麻烦你给我上药,我自己就可以了。”

    她伸手去接他手里的药膏,想着一会进洗浴间,对着洗漱台的镜子就可以自己搞定,越和安佩东接触,她的心就越不安,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向他妥协。

    这种需要克制的感觉很糟糕。

    “我愿意。”他推开她的手,脸上早已经乌云密布,给她上药的手非常霸道却轻柔无比,深怕弄疼了她,“这段日子,我会亲自过去接你回来,免得你再被别人绑走了。”

    “还不是你惹来的!”不说还好,说起这个余早早就一肚子的气,她狠狠地朝他瞪了过去,“一身的风流债,还把我不明不白地拉下水,都怪你!”

    风流的是他,遭罪的是自己,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恶劣了。

    “还有,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给我打电话,明天我就回我住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她就把自己的态度再挑明些吧,“我们已经离婚了,联系不适合太频繁,也会阻碍我们各自的新生活。”

    总是打电话给她,就算是担心她的安全,也还是会影响到她的工作,这么纠缠不清的关系不是她想要的。

    闻言,安佩东沉下脸,眸光寒意毕现,瞪着余早早一副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充满了怒意,一字一句都让人寒气顿起。

    “你还想和谁过新生活?”他倏地再凑近了她,两人的距离几乎为零,他温热的气息就扑在余早早的脸上,几乎能把她的脸颊灼伤,“余早早,谁说我跟你已经离婚了?”

    除了和他,她还能和谁过新生活?离婚是什么鬼?余早早是他的女人,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了,他会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爱的人拱手让人吗?

    笑话!简直是天方夜谭!

    余早早眨巴着双眼,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给你的离婚协议里不是写着离婚后,天余集团归我吗?”

    她除了拿回爸爸一手创立起来的天余集团,什么都要要,是净身出户的,自从他在国外帮自己解决了化妆品公司的问题后,他们就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而且第二天,她就把已经签字了的离婚协议书寄给他了。

    天余集团也在第二天划到了自己的名下。

    难道他们不是已经两清了么?

    “天余集团归你不代表我们离婚了。”他说得理所当然,眸光一转,盯着她水润润的粉嫩双唇眯起了眼,声音略有些沙哑,听起来有着致使的吸引,“你的新生活就是和我过。”

    不管她对过去还多在介意,他都不可能轻易地再放走她了,他要把他们之间的所有重新洗牌,重新来过,就不信余早早不会卸下心防好好地跟着自己。

    他的女人,就得由他亲自护着,谁都没这个资格代替!

    “可是我和你……唔!”

    余早早未说完的话尽数被他吞去,趁着她不备,火舌狡猾地钻了进去,把她全部占领,任由他为所欲为,像久逢甘露的濒死植物般,贪婪地吮吸着。

    她哪里经得住他这么火热的撩拨,从开始的奋力挣扎到,到最后身体都快化成了一滩水,被他压在身下肆意品尝。

    余早早不得不承认,安佩东的吻技了得,她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一想到他用这高超的吻技吻过别的女人,她就泛起一阵恶心,情绪逐渐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狠狠地挣扎着,不小心摩擦到脖颈上的伤口。

    “好疼!”她痛得低呼出声,该死的安佩东!

    这么强迫她有意思么!

    安佩东听见她的疼得直抽气,浑身顿了一顿,很快就把神志拉了回来,一手把她细嫩精致的下巴抬起,紧张地察看着。

    已经逐渐结痂的细长伤口,中间因为刚刚强烈的挣扎,露出了一小段掉痂的伤口,似乎随时都能冒出血丝来,看来是刚刚不小心撑掉的,他心疼地伸手触了触,眸光微寒。

    在这个时候,他就特别后悔让沈冰心碰到余早早,并让她有机会把人绑走,好在她现在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他没有再对她出手,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从这么高的楼顶掉下去,不死也会残,沈冰心落了个高位截肢的下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算是她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