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5章 啃得连渣都没剩下

2096 2017-09-20 16:04:00

    安佩东的手轻抚过那道伤痕,所到之处,仿佛碰撞出了无数的火花,灼热无比,他微蹙起眉头,精致中透着冷冽的脸庞此时染上了一丝心疼。

    余早早撇过脸,不想去看他心疼自己的样子,这会让她的心有所动摇。

    安佩东这人,简直有毒!

    “别动!”他沉声说道,捏住她下巴的手劲紧了紧,牢牢地把她钉在原地,沾着药膏的手抚过时带着一丝清凉,让她的疼痛有所轻缓,“这是你反抗我的代价,以后乖乖让我亲,省了这些皮肉之苦。”

    话落,英俊得过分的脸又朝她紧凑了过来。

    余早早把头一偏,躲了过去,“我们的婚迟早是要离的,这么纠缠不休也没什么意思,你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请别对我动手动脚!”

    安佩安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她一脸嫌弃、势必要离开自己的样子,彻底触怒了他。

    “余早早,我告诉你,想要和我离婚,没门!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的鬼,我劝你死了要离婚的心!”狠狠地瞪着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眼底涌动的怒气让他觉得需要做点什么才能罢休。

    下一秒,余早早便被她扑倒在身后那张大床上,只觉得头顶一黑,张佩东迅速地覆了上来,把她紧紧地压制住,动弹不得。

    “安佩东!你这个混蛋!”

    唇上一热就被狠狠堵住了,余早早除了这句话,再也说不出其余的话来,在他强势霸道的压制下,她的挣扎显得很无力。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四处游移,洒下一串串暧昧的火苗,在他的爱抚下,她开始不受控制地轻颤,身体一寸一寸软了下来,柔顺地在他身下化成了一淌水。

    满室旖旎,仿佛只剩下彼此急促的喘息声,在不断升温的燥热中,余早早在耳畔听到了他喑哑性感得几乎致命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祈求,真诚无比。

    “早早,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夜色逐渐变得浓烈起来,安佩东一脸餍足地看着怀里的人儿,光滑的肌肤相互依偎着,仿佛不断地在勾引着他,尽管刚刚得到满足,还是不可遏制地蠢蠢欲动起来,情不自禁低头就覆上了女人因不满而微微噘起的粉唇。

    余早早倏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安佩东那放大了的俊颜,她下意识就伸出手撑在他强壮的胸前拒绝着他的靠近,眉头不悦地蹙起。

    “安佩东,你够了!”再来一次,她就不用下床了,浑身上下都酸痛无比,仿佛被大卡车碾过一样,他到底是有多久没碰女人了!

    像一头饿狼,被他啃得连渣都没剩下。

    “要你怎么会够。”他低低地轻笑一声,捏起她的下巴迅速地覆了上去,在唇畔细细密密地啃了一圈后绕到她的耳旁,暧昧地轻喘一声,“我恨不得能死在你身上。”

    闻言,余早早轻颤一下,才刚被他压榨了一圈,现在更是使不出一点劲来,撑在他胸前的双手也变得绵软无力,双手很快便被他紧紧地捉在了手里,她把目光瞥向别处,避开他如火般的视线,冷冷地道:“你是不是很久没碰女人了? 我可以给你介绍。”

    但请别再对她毛手毛脚了,也别把突如其来的兽性发泄在她身上了。

    她现在快起不了床了!

    “早早,你说什么傻话。”他脸色倏地黑了下来,一口咬住了她小巧细嫩的耳垂,咬牙切齿地道:“我们前不久才一起共度春宵,而且你身为我的妻子,不应该尽尽你该尽的义务么?”

    “这六年的空白,你不应该给我一点补偿么?”

    逃了六年,让他找得这么辛苦还一无所获,她以为仅仅那一晚就能还清么?还想把他推给别的女人,真是太不讨喜了!

    “你……”

    余早早接下来所有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出口,新一轮的掠夺又开始上演,完全没有逃脱的余地……

    卧室里的床头灯被摁亮,一束暧昧的暖色倏地照亮了整个卧室,余早早被安佩东拥在怀里,浑身提不起一点劲来,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任由他抱着,一双美眸却是恨恨地瞪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的。”他抱着她坐了起来,轻靠在床头,低眸看着瘫软在自己怀中的余早早,她脸色绯红,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激,情还是因为不甘,总之极度诱人,他忍不住轻舔了下双唇,勾起一抹贪婪的笑意轻声道:“还是你想再来一次?”

    “滚!”余早早气得咬牙切齿。

    她推开粘在身上的安佩东,翻身拿过自己的衣服快速地套在身上下了床,才刚落地,双腿一软,直直地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抬头便望入一双漆黑如墨的黑眸里,仿佛跌入了璀璨的星光里。

    余早早的肚子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饿了?”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带着激,情过后的沙哑,像是一把猫爪子,轻轻地挠在余早早的心上。

    “……”

    不饿才怪,工作了一天,回来就被他欺负到现在,简直没完没了,是个人都扛不住,余早早摸着肚子,心虚地低下了头。

    身体一轻,安佩东长手一揽,就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大步朝着浴室走去。

    “你又想干什么?”余早早大惊失色,精致小巧的脸颊闪过一丝惊慌,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意图,“你快放我下来!”

    他是力气大得没处使了么?动不动就把她整个人抱走,问都没问过她本人愿不愿意。

    “洗澡,然后下去吃饭,你饿了。”他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一脚踢开浴室的门,堂而皇之地抱着她入内,连气都没喘一下,就像这就是他的责任,说得理所当然。

    等到安佩东抱着她来到餐桌前,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余早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一看到吃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塞进嘴里充充饥再说。

    安佩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嘴边残留的食物渣滓,唇边不自觉往上弯起,伸手温柔地帮她拭去。

    她还在自己的身边,这感觉说不出的好。

    他黑眸微眯,似乎很享受,薄唇微掀,用好听的低音问道:“早早,我说的话,考虑好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