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6章 我还能不能再相信你?

2049 2017-09-20 16:05:00

    

    他说了什么话?

    余早早抬头疑惑地朝他看了过去,嘴里因为塞满了食物,两颊微微鼓起,双眼清澈如水,甚是可爱。

    “你说了什么话?”她努力地在脑海里回想,仍然一脸迷茫,完全摸不着头脑。

    安佩东毫不意外,似乎早就有所预料,他耐着性子提醒,“把以前的事情放下,我们重新开始。”

    余早早狠狠地咽下嘴里的食物,望着他一本正经的英俊面容,想起他伏在自己耳边说这话时的情景,脸上一红。

    原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是错觉,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裂痕。

    要把以前的事情放下,哪有那么容易,那些伤害明摆在自己的面前,她没办法去忽略,更加没办法当作完全没有发生过,再继续和他情深意切地在一起。

    她做不到。

    “我吃饱了。”她忽地站了起来,没有给安佩东任何的回应,下意识就想要逃开,逃得越远越好。

    “早早,不许逃避。”

    安佩东倏地站在她的面前,阻断了她的去路,他脸色发黑,浑身泛着寒意,对余早早的逃避很不悦。

    “回答我的问题。”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冷声说着,身上的气息霸道强势地把她一寸寸紧密包裹住,像一张无形的网,让余早早无处可逃。

    “安佩东,我没办法说放下就放下,我不是你。”

    余早早撇开眼,怕自己对上他的视线后会心生动摇,他以为道歉就能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到原点,伤害是他造成的,他以为道过歉了就能立刻获得原谅么?

    很抱歉,她没有这么大的心,她没那么容易说放下就放下。

    “可以的,我们以后还会再有孩子,我以后会好好对你,不会那么混蛋了。”他不断地妥协,没有哪一个女人能让他作出这样的让步。

    余早早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唯有她,能让他委身相求,求的是她愿意和自己一生相伴。

    安佩东死死地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以为就能盯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来,却没想到等来了余早早倏然落下的泪水。

    “早早,别哭,你哭什么呀?我又没欺负你。”

    她的泪一落下,他就束手无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招惹了她。

    “走开!”

    “我不走!”

    “我不会再有孩子了!”

    安佩东整个人顿住,倏地伸手死死地把她拽入自己的怀里,把她的头死死地摁在胸口后,仿佛这样,才能把他心里的空白填满一些,他不想再看到她从自己面前离开,一丁点也不想。

    他可以不要孩子,但不可以不要她。

    余早早还在不死心地苦苦挣扎,泪如雨下,他永远不知道在医生说自己可能不会再有孩子时的那种痛苦、难过的心情,她连唯一的孩子都没能留住,活该受这样的惩罚,可是他能不能不要一再地去这么随意地揭开她的伤疤,她说过了,她怕疼。

    可是他还能这么无辜地站在面前说自己没有欺负她。

    他刚毅的下巴轻轻地抵在她的头顶摩挲着,仿佛在安抚着她,嗓音带着一点点喑哑,一遍又一遍地把心底压抑的话说出来,“对不起,早早,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逃开,就算你不愿意,你恨我也没有关系,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我还是会把你找回来绑在我身边,让你再爱上我。”

    “我可以不要孩子。”

    “你混蛋!”他说这样的话怎么对得起孩子!对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后,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到底凭什么这么自信自己会再爱上他。

    “你骂我混蛋也没用。”他就是要定她了。

    感觉到胸前湿了一大片,他狠狠心冷冷地再补了一句,“哭也没用。”

    安佩东定定地抱着余早早站在那里,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个够,等着她一点点平息下来,直到她在自己怀里挣了挣,弱弱地出声,“我困了,要睡觉。”

    声音细若蚊蚋,但他还是听到了。

    “嗯。”他松开她,弯腰一把将她抱起,唇边微微勾起,低头睨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睡觉。”

    “……”

    余早早对他动不动就把自己抱起来的举动很是不满,但是屡次抗议都没有任何效果,也就随他去了。

    夜色渐深,余早早被牢牢地抱在安佩东的怀里,深怕她会跑掉似的,横在她腰际的手臂就像一条蔓藤,缠得紧紧的,两人亲密得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他已经睡着了,耳边传来轻微的呼吸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边,热热的,几乎能把她娇嫩的肌肤灼伤。

    因为在国外她说了不想再看到他,就不敢再靠近她分毫,却又心思细密地派人保护着她,在被沈冰心绑架时才知道,原来他的人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在她差点掉下去粉身碎骨时,抱着她时还能感觉到他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的身体。

    被他小心翼翼珍视着,有种他还特别在乎她的错觉。

    安佩东总是能在不经意间感动着她、撩拨着她。

    余早早就着夜色抬头看向男人精致如琢的脸庞,抛开他商业巨头的身份,这张英俊得过分的脸庞也能令女人趋之若鹜,就算睡着了还能感觉到他身上犀利冷冽的气息,就是这么一个霸道又强势的男人,在自己的耳边温言软语地说着要和她重新来过,几乎放下了所有的尊贵,凭着他为数不多的耐性等她的回应。

    这样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很难再恨起来。

    她真的有一丝动摇,觉得更加对不起孩子。

    可是她能拿他怎么办?她觉得自己的心正一点点地朝他偏移,和以前一样,轻而易举就栽在了他的手里,再抵抗也没有用。

    “我还能不能再相信你?”余早早伸手轻抚上他的眉,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睡着了眉头还是紧紧皱着,似乎有解不开的烦恼,紧抿的双唇性感地抿出一丝冷冽,可是唇上的温度却如火般热情,她迷茫地问道,觉得自己的心完全不受控制地再度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