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18章 该罚!

2042 2017-09-21 16:07:00

    他抛弃自己的孩子和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女人,难道良心一点都不会痛吗?

    什么时候,又会轮到自己呢?

    余早早不断地在自己的心里敲醒警钟,不要让他有机会再抛弃自己一次。

    “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做过戏了?”他对余早早的心天地可鉴,莫名被她一顶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安佩东很不悦,他的脸倏地沉了下来,刚刚还缠绵悱恻的声音顿时就冷了几分,“余早早,谁来给你挑拨离间了?”

    不宰了这个人他就不姓安!

    明明早上出门前还好好的,这些日子以来,她对自己也有了好脸色,也不再那么排斥两人之间的亲密举动,怎么只过了一个早上,说变就变了?

    “没有谁给我挑拨离间,你想多了。”余早早目光沉了沉,事情还没有得到确定,不能这么早就把安佩东的罪给定死,她眸光一转,急急地把话题转开,“你怎么来了?”

    “嗯,陪你一起吃午饭,走吧。”他的视线贪婪地游移在她的脸上,仿佛怎么看都不够,放着公司里重要的会议不开,他迫不急待就跑过来了,“余早早,你对我下了什么药?”

    让他对她越来越着迷,就半天不见,心里就乱得慌。

    余早早的心猛然一跳,他的目光深不见底,仿佛稍不小心就坠入他给自己准备好的万丈深渊中,就这么深深地看着她,令她连自己的心都没有办法好好控制,更分不清这里面的真假。

    必须要遏制!

    一想到雪晴和那个孩子,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避开他如火般的视线,尽量地让自己的心冷却下来。

    “不是说了不要过来吗?”

    “你说了不算。”

    一句话就被他堵死了,他一向专横,决定好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反对,就像离婚,他说离就离,不离就不离,想起来就一阵心塞和无力。

    话刚落下,就被他拉了起来,整个人几乎都被他揽入了怀中,他的气息也霸道地把她的每一寸占领,余早早对他一向霸道的行为很不悦,脚步不情不愿地跟上,任由他把自己搂到公司楼下,塞进他的车里,再带到他想去的餐厅。

    余早早看着一桌子丰盛的午餐,没有任何的食欲。

    看着安佩东冷峻的脸,他好像还被蒙在鼓里,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口,“你喜欢孩子吗?”

    安佩东握着餐具的手一顿,抬起头看向一脸认真向自己提问的余早早,她清澈的双眸里装着复杂的情绪,他一时半会没有看懂,一想到她告诉自己可能以后都做不了妈妈的话,他的心闪过一丝疼痛,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无论他怎么回答,都会触到她的痛处,安佩东已经不止一次意识到自己到底对余早早犯了怎么该死的错误,尤其是现在!

    “好好吃饭。”他把切好的牛排换到她的面前,顺便往她嘴里塞了一口,轻蹙着眉头道:“这种问题我们回去关上门再慢慢探讨。”

    好好的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余早早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他这么明显地避开这个话题让她感到很失望。

    天余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安佩安一脸闲适地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看看正在处理文件的余早早,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沙发上有节奏地敲着,目光微沉。

    倏地,他站了起来,修长有力的双腿大步朝余早早迈了过去。

    “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为止吧,别看了!”他长手一伸,就把余早早手边的文件给合上丢到了一旁,这份文件从她坐下到现在看了足足有两个钟,页都没翻一下。

    再看下去只会浪费时间,还不如空出来和他好好培养感情。

    眼前的文件被抽走,余早早瞬间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微愠的安佩东,她也很不悦,“你怎么还没走?”

    这个安佩东,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饭后怎么赶都不走,说要上来喝杯茶,经果一赖就赖到现在,现在还一脸不高兴地打断自己的工作,自己留在这里没人搭理,怪她咯?

    “现在就走。”他握住余早早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她给拽到了自己的怀里,眸光直直地望入她的眼底,哑着声音道:“你要是真的这么忘我工作就算了,但你不是。”

    语毕,他温热的唇就落了下来,火舌沿着她完美的唇形一一扫过,暧昧地挑起她所有的热情。

    没有哪个女人能把他忽略到这种程度,竟然连他还在不在这里都不清楚,该罚!

    许久,安佩东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她。

    “你发什么疯!”她差点就沉浸在他的吻里无法自拔,怒意蹭蹭蹭冒了上来,她不想再这么轻易地就会受到他的影响,怕事情会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余早早挣不开他的怀抱,扬手就要向安佩东甩去,她不喜欢这种糟糕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手腕就被他紧紧握住了。

    他目光微冷,整张脸都紧紧地绷了起来,唇边抿出一丝怒意。

    “你早上到底见了谁?”低沉的声音冷如寒冰,她的手被他握得生疼,安佩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怒意,似乎随时都能把人凌迟处死,“说!”

    手腕都要被他捏断了!

    该死的安佩东,眼睛怎么这么毒!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有人来找过她的?

    余早早紧咬住牙关,一声不吭,打算和他死磕到底,她就不信他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不说?”他眸光越来越沉,看着她倔强地咬牙不语,怒意更甚,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怀疑,这个人要是破坏了他和余早早的感情,死一百次都不不够!他低低地轻笑一声,凑在她耳边低声道:“信不信我会在这里办了你!”

    “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了。”

    看她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他安佩东要查这么小的一件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余早早顿了顿,确实被他的威胁给吓住了,他在耳边的呼吸一下比一下急促,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烧化,搂在腰上的力气也越来越紧,她的脸顿时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