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0章 安佩东,求放过

2105 2017-09-22 16:08:00

    安佩东这是要把她逼死的节奏!

    余早早闭上双眼,不想再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每一个字都在提醒她天余到底损失了多少、股票到底往下跌了多少。

    这些都还不算,在自己坚持了一天之后,他开始变本加厉,动到天余总集团的头上来了。

    “余总……”助理知道余早早已经很累了,不过一夜之间,她脸色憔悴得吓人,他都不忍心再向她汇报公司最新的损失了。

    余早早缓缓睁开双眼,疲惫地望向助理,忽地站了起来。

    “没事,问题很快会解决的。”她从座位上走了过来,连声音都是疲惫的,“你们辛苦了,先回去工作,我出去一会。”

    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赌气,赔上父亲一生的心血,还有天余集团那么多员工的饭碗她也是有义务要保住的。

    看着余早早坚定往外走的身影,助理轻叹了一口气,为她感到心疼。

    余早早和安佩东的关系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安佩东竟然会对余早早下这么重的手,而且来势迅猛,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像是非常急切地让余早早支撑不住,明明前天两人都还好好的。

    不过两天的功夫,整个天余 集团都几乎被他摧毁了。

    余早早知道安佩东现在一定等着自己上门求饶,没多想就直接来到了他们之前的婚房——锦绣花园的别墅。

    一进门,果然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安佩东,他精致的五官和优雅矜贵的气质格外扎眼,别墅内所有华丽的摆设都成了**,见她进来,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一双黑眸就这么直直地望向她。

    他应该等很久了。

    “安佩东,你究竟想怎么样?”一如刚回国时那样,余早早如今也是被他逼上门,她站在门边远远地看着他,冷冷地问。

    安佩东轻睨了一眼还放在自己面前的电脑,随手合上,这才慢腾腾地站了起来,迈到她的面前,云淡风轻地道:“想让你搬回这里,和我住在一起。”

    他大费周章的目的也不过如此。

    “你这样有意思吗?”

    “你是我的妻子,理应和我住在一起,无可厚非,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不回到我身边来,那只能拿你爸爸的心血来为你的任性买单了。”

    “离婚是你先提的,我只不过是同意了而已。”

    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和语气,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么冷,不带一丝感情,那种痛到现在都还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时不时地跳出来提醒自己不要再犯错。

    “安佩东,求放过我!”她实在是累了,不想再和他纠缠,也无力再和他纠缠,再来一次这样的伤害,她觉得自己会心痛得死掉!

    安佩东脸一沉,倏然朝她压了过来,把她死死地钉在墙上动弹不得,紧抿的双唇随时都可能吻上她,英俊得过分的脸愠怒非常,“我后悔了,现在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做我的女人!放过你?想都别想!”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她被男人抵在墙上,呼吸之间尽是他散发出来的霸道的味道。

    “我爱你,爱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你。”男人咬牙说:“想把你镶入心中,想把你融入骨血,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还想让我怎么办?!”

    他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她以为自己在做什么?不过就是为了把她再逼到自己的身边而已!

    余早早猛然一顿,他连示爱都这么强势,甚至利用自己的能力动用整个Z市的人脉和她作对,把她逼至绝路,要她走投无路主动来求他。

    甚至有点变态了。

    “好,我搬回来。”她终于妥协了,在安佩东以为她接受自己爱意的时候,余早早突然冷冷地问道:“可以放过天余了吗?”

    “可以!”他咬牙,一低头,尾音湮没在她的粉唇间。

    天余!天余!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不过就是为了天余,明知道就是这样,他还是抑制不住心底那股汹涌的怒气,就算如此,他还是利用了这一点主动回来了,就算只是她的人,他也要!

    她的心,他要一点点拿回来!

    天余的危机总算是过去了,听着安佩东在电话里吩咐停止对天余的攻击,余早早松了一口气。

    “现在就去把你的东西全部搬到这里来!”安佩东刚挂电话,转头就迫不急待地搂着余早早往门外走去,唇角微勾,淡淡地道:“一件也不能留。”

    之前她不过是拿了几件衣服过来,就连搬走也利落得很,他很不喜欢,更不会给她第二次搬离这里的机会。

    “这个不急,我想我还需要回一趟公司。”余早早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虽然危机解除了,但还有许多的事情还等着她回去处理,真的没有空去搬家。

    安佩东无动于衷,拥着她就走,丝毫不理会她的诉求,直接把她押上车,开往她现在的住处,搬家!

    和雪晴约好的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余早早拿到安佩东的一点毛发实在是太容易了,到了鉴定中心,雪晴早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很乖,一点都不闹,只是眼神有点怯生,躲在雪晴的背后怯怯地看着她。

    取过证后,她们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等结果出来。

    “等结果的这几天,你最好想想以后应该要怎么安排这个孩子,当时怕他不会留下,是我瞒着他生下来的。”站在鉴定中心的门口,雪晴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顿时吸引了无数的路人侧目,她巧笑嫣然地对余早早说:“可是我不希望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父亲,留在他身边比留在我身边要好。”

    雪晴一脸笃定。

    余早早顿了顿,低眸看向她牵着的孩子,忽然蹲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呀?”

    “Da,vid。”声音也是软软的,脸部轮廓很精致,双眼里的怯意褪去了些,和余早早变得亲近了。

    “Da,vid想不想和爸爸住在一起?”余早早试探着问道,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双眼,闪过一丝怜惜,这么小的孩子,什么错都没有,却要承受大人所犯错误的结果。

    雪晴妩媚的双眼浮起一丝亮光,捏着孩子的手紧了紧,唇角微微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