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3章 他现在真的很生气

3188 2017-09-24 16:29:00

    但他是你儿子啊!

    余早早抬头就瞥见安佩东的目光冷冰冰地睨了过来,对她擅自替自己做出这样的承诺非常不悦,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冲他狠狠瞪了一眼,低头默默地吃饭。

    饭后,余早早让Da,vid玩了一会游戏,就被赶去洗澡了,她想了想,带着昨天读过的故事书来到了Da,vid的房间,准备一会给他读读。

    他还在洗澡没有出来,床上整齐地放着帮他备好的衣服,看来是忘记拿进去了,余早早不甚在意地坐在床上,翻阅着一会要给他读哪篇故事,不久,浴室的门锁轻轻地转动了一下,Da,vid的小腰上只围了一条小浴巾,见有人坐在床上,愣了一下,慌乱地扯过腰上的浴巾往身上披,像是突然被人撞破自己做坏事一样,手足无措,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余早早眼尖地发现Da,vid反常的举动,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拒绝别人帮忙洗澡,而且每次都会把房门锁得紧紧的,她一直以为他只是害羞怯生,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另有隐情。

    “余阿姨……”Da,vid的目光朝着余早早身旁的那堆衣服看去,脸色惨白惨白,神情不安。

    他不知道余早早有没有看到,紧张得只懂用双手绞着身上的毛巾,眼睛里有着恐惧。

    “Da,vid,过来,让余阿姨看看。”余早早把故事书放到一边,严肃地坐在那里,朝着他招了招手,目光柔和。

    Da,vid站在原地没有动,把裹在身上的浴巾紧了紧,似乎对她的话很抗拒,一副做错事的样子,眼眶蓄满了泪水,急得额头冒起了细密的汗,他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否则就会连妈妈都没有了。

    余早早站了起来,在他面前蹲下来,伸手去拉他身上的浴巾,Da,vid紧张地后退了一步,精致的小脸吓得毫无血色。

    “余阿姨,请不要告诉我妈妈。”他咬了咬牙轻声地哀求,清澈干净的双眸依然天真无邪,因为害怕,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妈妈说不能让人看见,否则就不要我了,我不想没有妈妈。余阿姨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妈妈你看见了?”

    “好,我不告诉她,你过来让我看看。”

    “嗯。”

    Da,vid得到余早早的保证,才犹豫不决地点了点头,小小的身子往她身边靠了靠,扭开头,瞥开目光随她撩开盖在身上的浴巾,咬着唇倔强地不让自己哭出来。

    浴巾下掩盖着的小小身板,本该滑嫩的娇弱肌肤,印着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像一朵朵狰狞的花,盘踞在Da,vid小小的身体上,开得妖娆,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余早早还是被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他身上还有崭新的伤,几乎能想象这些新伤冒着血丝的样子。

    恐怕他的心里伤得更加厉害吧。

    她一把掀开Da,vid身上的浴巾,看到的更加触目惊心,怪不得他这么抗拒短裤,大腿内侧有好几个被烟头烫过的伤痕,前后背都布满了被狠掐过的瘀痕。

    好狠的心,这么小的孩子,还真下得去手。

    “Da,vid,你先在这里坐一会,余阿姨很快回来。”余早早伸手轻轻划过上面的瘀痕,手有些轻颤,声音也跟着有些颤抖,“等着啊!”

    她把Da,vid安置在床上,慌慌张张地跑出去找张管家要了一个医药箱跑回来,把人抱在腿上小心翼翼地开始上药。

    沾着药膏的手指冰冰凉凉地抚在Da,vid的娇嫩肌肤上,这种触感像一股清泉,缓缓地淌入孩子脆弱娇小的心里,仿佛身上所有的伤口都随着她的动作而得到治愈。

    “还疼不疼?”余早早能感觉到他微微轻颤着的小身体,细细地把所有能看得见的伤口给涂了一遍药,才帮轻缓地帮他穿上了衣服。

    “不疼。”Da,vid乖巧地摇了摇头,一双清澈的眼睛依然装满了童真,里面却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她一向觉得Da,vid比同龄的孩子来早熟,现在看来,他懂事独立得令人心酸,自己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不敢向任何人喊疼,他这么体谅雪晴,只不过是因为单纯地不想再失去自己的母亲。

    “这些伤都是妈妈弄的吗?”

    Da,vid眨了眨眼,慢慢地上前笨拙地扑入余早早的怀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她,稚嫩的童音闷闷地从她的怀里传了出来,“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

    余早早的双眼瞬间就变潮湿了。

    雪晴说得对,孩子跟着安佩东要比跟着她来得好,他再怎么凶,起码不会虐待孩子,还有一定的经济条件让孩子好好发展。

    安佩东站在门口,第一眼就看到Da,vid抱着余早早在撒娇,整个人都不好了,脸顿时就沉了下来,整个房间都变得阴森寒冷起来,那小子赖在他女人的身上,看着还没有撒手的打算了。

    他抬脚大步地走了过去,余早早只觉得被一团阴影瞬间笼罩了下来,整个脊背凉意骤起,抬头就看到安佩东乌云满布地站在面前,黑眸阴沉沉地看着她,怀里一空,Da,vid就被他用力拉开了。

    “安佩东!”余早早倏地站了起来,脸都气白了。

    “再怎么样,他也还是个男的。”他的话能把余早早气得吐血,她还没见过哪个男人这么斤斤计较,几乎被他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

    真是让人觉得双气又好笑。

    “你至于跟一个孩子这么计较吗?”她眉角舒展开,唇角微弯,轻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他幼稚、小气,“Da,vid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他只是……想妈妈了。”

    她顿了顿,声音缓缓地放轻,决定还是尊重小Da,vid,没有把他的秘密给说出来,只是心里面有些酸,望向因为安佩东突然出现而异常紧张的Da,vid,她自然而然地伸手把他护在了身前。

    余早早觉得自己真是母爱泛滥了。

    “嗯,我就是这么斤斤计较计较,所以为了他着想,你给我乖乖回房,我可不想一生气做些什么惹你生气的事来。”安佩东长手一伸,就把Da,vid给拧到了床上,轻捏着余早早柔嫩的后颈往自己的胸口压去,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透运胸腔的震动闷闷地传入她的耳膜,“我看这小子就是故意趴你身上吃豆腐的!”

    小小年纪就学会怎么勾引女人,还敢觊觎他的女人,简直是不想长大了!

    “自己睡觉去!”

    安佩东冰着脸朝着Da,vid丢下这么一句话,搂着余早早强势地把人带回了卧室,一进门就把她困在了他和墙壁之间,把头扎进了她的脖颈里,灼热的气息渐渐地变得急促起来,呼在她娇嫩的颈侧几乎能把她灼伤。

    她轻颤了下,伸手推了推,“安佩东,你别这样。”

    他高大的身体密密实实地把她整个人罩住,空气中全是他霸道又强势的气息,让她有种无处可逃的错觉。

    “你对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子都这么好,怎么就不能对我好点呢?”他像个小孩子似的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低沉喑哑的嗓音很好听,搂在她细腰上的手劲很大。

    余早早低低地吸了一口冷气,觉得他能把她的腰掐断。

    “孩子的醋你也吃得这么起劲。”被他的呼吸弄得有点痒,偏过头避开,安佩东这个平日里清冷矜贵的男人,撒起娇来还真的让人没有抵抗力,这样的反差让余早早觉得有些难以抵挡,她轻笑了一声,浅浅地说道:“你也没对我多好啊。”

    口口声声说爱她,结果却拿着她在乎的天余威胁她,哪里还有半点要好好在一起的影子,现在还得寸进尺要她对他好点。

    这天底下大概就只有他能这么混蛋了。

    “……”

    他违背她的意愿做的这些事,不过是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而已,现在被她拿来指责,他无法反驳。

    余早早感觉到安佩东的身体僵了僵,搂住她的力道更甚了,她微蹙着眉头,唇上突然就被他给咬住了,他像泄愤般,在她唇上吮咬着,几乎要把她的呼吸也一并掠夺。

    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次日,余早早从房间下来,就看到安佩东坐在沙发上,俊美无双的面容蒙着一丝薄凉的神色,看见她下来,墨眸微微地眯了眯。

    “怎么还没有去公司?”他坐在这里,似乎是在等她。

    她今天没打算回公司,想好好地陪陪Da,vid。

    “我要看着你把家里的小不点送走。”他如同从墨汁里捞出来的瞳孔微微紧缩,心里的怒气还没有完全消散,轻而易举就被“Da,vid”这个名字给挑了起来。

    这个小屁孩给他的生活制造了许多不便和麻烦,余早早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的身上,他很不满,早走一天他就早好一天。

    余早早愣了愣,没想到安佩东会这么认真地和一个孩子计较。

    “不能把他送回去,Da,vid跟着你会比较好。”经过昨晚,她后悔了,不应该答应安佩东今天就把孩子送回去,还以为慢慢来就可以,可是她不忍心孩子再回去受这种苦头。

    雪晴存了心是不要他了,不然不会上门找自己,Da,vid再回去只怕会被虐待得更惨。

    “笑话!我安佩东为什么要给别人养孩子?”他怒极反笑,唇角嘲讽地微勾,冷冷地看着余早早,身上迫人的气息逼得整个客厅的温度都骤然下降。

    寒气逼人。

    余早早知道,他现在真的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