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4章 就让David跟着你吧

3130 2017-09-24 16:38:00

    不能硬来。

    余早早咬了咬唇,沉思了一会,道:“你答应今天带他去游乐园的,去了再把他送回去。”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明明是她擅作主张,安佩东胸腔的起伏愈发大了起来,瞪了她一眼。

    “那算了。”余早早有点儿失望,看来借去游乐园让他们父子两人亲近的机会是没有了,她转头就走,“我自己带他去好了。”

    Da,vid很想去,从他昨晚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了,她不能让他连这个也失望,他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等等!”他倏地站了起来,长手一伸就把余早早的手拉住了,站在她身后几乎咬牙切齿,“我跟你们一起去。”

    闻言,余早早粉唇微微勾起,心里窃喜,她转过头,眼里似有万千星光在闪烁,声音如银铃般从她双唇溢出,“那我们准备准备出发吧!我去把Da,vid叫醒!”

    安佩东一愣,看着她眼里细碎的璀璨光芒,心脏轻微地一动,跳出了一丝悸动,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照进室里的阳光都明媚了不少,看着她欢快地跑上楼,他心里的怒气竟然轻而易举就消散了。

    他轻笑了一声。

    既然能让她欢喜,也无所谓了。

    安佩东真的带他们来到了Z市最热闹的游乐园。

    Da,vid一进入到游乐园,双眼顿时发亮,对什么都很好奇,什么都想玩,看来雪晴从来没带他来过这种地方,只有在现在,他才有了属于同龄孩子天真烂漫的一面。

    余早早看着Da,vid满心欢喜。

    安佩东被余早早推去和Da,vid玩了一上午,整个人的戾气很重,黑着脸一声不吭,他平日里生人勿近的形象也有些折损,拉着一个小屁孩穿梭在一个个游戏项目里,令他感觉非常不悦,但一看到余早早笑得弯弯的眉眼,就硬生生地压下满腔的怒火,忍了下来。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Da,vid从一开始看到安佩东吓得浑身发抖,到现在也能平静地被他牵住小手,玩得有些疯了,就露出了本该属于他的天真无邪,笑得眼睛眯在一起,精致的小脸终于有了生气,看起来很幸福。

    余早早也看得心满意足,看到安佩东和Da,vid这么和谐的一幕,不知怎么心里有点酸,太阳太大,想到自己再也不可能成为妈妈,她眼角慢慢地渗出了泪。

    玩累了,三个人找了个餐厅包厢坐了下来,准备吃点东西。

    “Da,vid,开不开心?”余早早低头看着玩得满头大汗的Da,vid,拿出纸巾细心地为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液,低声问道。

    安佩东坐在一边,脸色阴沉地盯着他们,眸色一点点暗了下去,身上的戾气更甚了,吓得过来的服务员战战兢兢的,差点扭头跑了。

    他拿着菜单熟练地点了东西,抬眸看向余早早,沉着脸道:“余早早,过来。”

    声音低沉性感,足够让人沉溺在他的旋涡里。

    余早早听出来了,他现在很不高兴,如果自己再让他不满,可能Da,vid也会跟着一起遭殃。

    她想了想,还是起身坐到了他的身边。

    刚坐下,腰上就被一条霸道的手臂紧紧箍住了,下巴被他伸过来的手指轻而易举地挑起,被迫直视着他。

    安佩东直直地看着她,一双黑眸深不见底,瞳孔像是刚从墨汁里捞出来的一样,黑得发亮,看一眼,几乎就能把人吞沿。

    余早早的视线毫无预兆地撞入他双眼内,整颗心顿时就跳得毫无章法,身子一抖,下意识就开了口,“你想干嘛?”

    大庭广众的,要是他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来,她脸都不知道要往哪搁。

    “你猜。”他轻描淡写地说道,眉头轻舒,唇角微弯地朝她贴近,一脸痞气,却带着与生俱来该死的矜贵优雅,让人讨厌不起来,属于他的男性气息侵略感十足,让余早早悸动不已。

    “神经!”

    余早早抬手想要拍开他对自己的钳制,还没碰到他的手,就被压倒在了沙发上,安佩东俊美无双的脸瞬间在她面前放大,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几乎能把她热化,薄唇眼看就要贴上来,她把头一偏,抖着双唇大喊:“我要上厕所!”

    安佩东在她耳边轻笑一声,愉悦地亲了亲她的唇角,余早早从他怀里挣出来,逃也似地跑走了。

    余早早逃到卫生间,整张脸热得如火烧般,安佩东如琢的脸庞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打开水龙头,捧了把水往脸上扑去,瞬间清醒了许多。

    身后响起了尖锐的脚步,高跟鞋一步一步敲击着地面,发出诱惑的声音,不用回头也可以感觉到进来的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余早早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精致无暇的小巧脸蛋红扑扑的,水滴在上面挂不住,正一滴滴地往下掉,还算可人,镜中除了她之外,还映出了另一位风情万种的女人,正饶有滋味地看着余早早打量着自己。

    “几天没见,你看起来又漂亮了。”妩媚女人红唇轻启,魅惑的目光朝着镜中的余早早轻睨了一眼,娇笑地说道:“看来安佩东把你滋润得不错。”

    余早早有些讶**转过身。

    雪晴穿着一袭红裙,光是在那里一站,整个卫生间的焦点几乎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肌肤如雪,脸庞精致,身段婀娜,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属于女人独特的魅力,就那么斜斜地人望过来微微一笑,就足以摄人心魂。

    只是她的话有点酸。

    余早早紧蹙起眉头,雪晴的话令她感到不悦。

    她拿过一张纸巾把脸上的水擦干,抬眸看了过去,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昨晚只是发信息将安佩东知道Da,vid身份的事说了一下,并没有将他们今天的行程告诉她,余早早对雪晴的跟踪行为有些不满。

    “我想过来看看他们父子相处得怎么样。”雪晴唇边的笑意没有隐去,看起来心情很不错,“Da,vid毕竟是我的儿子,我不忍心心离开他,所以余小姐,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成全我们一家三口?”

    余早早望着她妩媚的脸,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雪晴这是找她过河的,现在河过了,她这座桥看来是不打算留着了。

    “这恐怕有点难度,安佩东不肯放人的话,就算我再有心,都成全不了你们。”余早早把手里的纸巾扔入旁边的垃圾桶里,眸光一冷,抬脚就往门外走去,和雪晴擦肩而过,呛鼻的香水味让余早早差点窒息。

    她不想和雪晴再做过多的纠缠,Da,vid现在在安佩东的手里,既然雪晴没胆亲自向他坦白他们之间有一个儿子,谅她现在也不敢亲自当着他的面要人。

    余早早刚走出卫生间,耳边传来几声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后颈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模模糊糊中只听到了雪晴和两个男子对话的声音,还没听清楚什么内容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

    安佩东站在窗前背对着她,一派矜贵高雅,高大的身体几乎把透进来的阳光全部挡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无人敢轻易靠近,病房里因为他的存在,有一丝微微的寒意。

    这男人,仿佛天生就是一位贵公子的姿态,上天对他真是太眷顾了,不仅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更有着无懈可击的完美容颜,堪称完美,没有谁不对他趋之若鹜,能被他看上就是一种福气。

    然而余早早并不太稀罕这种福气,他恶劣的性格仿佛只有她最清楚、感受最深。

    “醒了?”

    安佩东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身,双手插在裤袋里清贵地朝她看了过来,余早早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逆着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余早早完全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条件反射地问道:“Da,vid呢?”

    男人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眸色也跟着一暗,周遭的空气也跟着变得压迫起来,余早早看着他有些不安,怕他对自己动粗,六年前他如何粗暴对自己的一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你还敢跟我提他?”一醒来就当着他的面喊其他男人的名字,当他死了不成?

    就算是小孩子,那他也是个男人!

    “……”

    余早早不知道他到底在发什么脾气,她不过就是问了一个Da,vid在哪里而已,而且那个还是他儿子。

    “他没事,还在我手里。”

    见她的眼中有惧意,他的声音不自觉轻了下来,高大的身体立在她的病床前,投下的阴影把她整个人笼罩住。

    “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雪晴,就让Da,vid跟着你吧。”余早早坐了起来,后颈传来一阵疼痛,差点让她痛呼出声,她忍住疼痛坚持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不要再让他跟着雪晴了,会毁掉他的。”

    雪晴不会是个好妈妈。

    余早早的心里有点酸。

    安佩东的眸色彻底冷了下去,他弯腰伸出手轻挑起余早早小巧精致的下巴,瞳孔微微缩紧,沉声道:“我跟你说过了,我对帮别人养孩子不感兴趣,小色狼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我和雪晴没发生过关系,她怎么可能生下我的孩子?”

    “别人说一说你都信,怎么我的话你一个字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