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4

2114 2017-09-18 01:57:00

    “你房里的昭月,是她的亲侄女。不过昭月那孩子生了一场病,身世全然不记得了,一心只认窦姨娘,我也曾去问你娘要过人,甚至想过让外院的管事把昭月娶进门,这样就能放在跟前照顾。不过那个丫头心眼死,只认你娘。你娘死后,又只肯认你。这才拖到今日。”

    竟有这番渊源!难怪紫鸢说昭月曾有人求娶过,她和紫鸢都只当是昭月有几分姿色,才会被外院的管事看上,没想到……

    程氏端起桌上的青花茶杯,一边执茶盖撇掉茶末,一边打量着南薇的反应。

    “你若真想还我这个人情,就将昭月送过来,全了那奶娘的护犊之心,我也得几分清静。”

    那一刻,南薇的大脑飞速运转,虽然程氏口口声声说要让她开门见山,不来虚的,可程氏的这个提议,却是颇多陷阱,不管应还是不应,都会得罪程氏。应了,她随意就将一个护她有功的丫鬟送人,会寒昭月的心不说,也不见得能让程氏开心。若不应,程氏都已经开口了,拒绝她未免太过不近人情。

    那一瞬间,南薇只想大喊:聊天的套路少一点!

    内心的吐槽已经刷屏了,表面上还是要保持基本的微笑,南薇盈盈一拜,复又行了一个大礼。

    “实不相瞒,我虽空有七小姐之名,却调人用度之前,都需听嫡母安排。倒不是我怕麻烦,我只是担心如果我贸然答应了伯母,将昭月送给您,哪怕二夫人不会阻拦,势必也会有所疑心,到时候昭月恐怕更不会有安生日子。”

    程氏听完,仍是面无表情,没有反驳也没有表示赞同,南薇实在是摸不透这位大伯母的心思,只能继续往下说。

    “更何况,昭月于我而言,不似丫鬟更似姐妹,她是走是留,我希望能让她自己拿主意。我回去了就去问问她,她若是想走,我自然会想个更稳妥的办法将她送过来。她若是想留,我也定会好好对她,不会辜负她的一片忠心。”

    南薇说完一大通,程氏总算有了点反应,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看到这副情景,南薇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看样子自己是赌对了。

    “不用麻烦了,昭月在你那儿,我和奶娘都放心。”

    程氏的态度温和了一些,终于记起来让人给南薇赐坐了。这竟让南薇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南薇今日有心来请教,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道:“薇儿有件事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去问谁,特来向伯母请教。”

    南薇说着,从袖子中掏出一块手帕来,当着程氏的面摊开,露出那根雕花玉簪来。

    程氏的眼神立马就变了,抬头看向南薇,眼睛里写满了“这东西是哪里来的”的疑惑。

    “这簪子的来历我也不知道,这还是紫鸢在帮我整理被褥的时候,在我的床铺底下发现的。我见这簪子成色不错,按理来说应该是上品,可却从未听姨娘提起过,不像是姨娘的东西。”

    南薇刻意将昭月发现有婆子在她床铺底下塞簪子一事隐去了,静候程氏的反应。

    她也是在程氏拿出账本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这个家里除了二夫人之外,还有一个人对内宅之事了如指掌——曾经的掌家夫人,程氏。

    程氏扫了南薇一眼,想从她的脸上看出蛛丝马迹,奈何这丫头的表情太过无辜,要么就是真的不知道这簪子的来历,要么就是……

    不过是顺水推舟,再帮她一把。

    这般想着,程氏轻合上眼皮,不再去看那簪子,只队南薇吩咐道。

    “这东西是个烫手山芋,你还是早些想办法物归原主吧。”

    “物归原主?”南薇的语气虽然是疑惑的,可是眼神里却隐隐透出兴奋,她强作淡定,问道:“可是这东西莫名其妙出现在我房里,我也不知道原主是谁,何谈物归?”

    “你爹刚当上知事那年,就破获了一起通敌叛国的大案,皇上大喜,赏赐我们南家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南府这座宅子和你手上的这根玉簪。后来,这玉簪子就成了你大姐的镇箱之宝,每逢大小聚会,都会带着她。”程氏疑惑地扫了南薇一眼,“你们姐妹同处一处,你竟连这簪子都不知道?”

    这可怪不得南薇,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见过这个簪子。不只是这根玉簪,重生之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可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比如,本该在半年后才因盗窃被抓的青竹,竟纵火烧屋在前段时间就被处死了。比如,昭月这个丫头的出现,比如,突然蹦出来的一位贵妾。比如……那位身份成谜的九公子……

    疑点太多,南薇也只能一步步地往前走。

    而眼下她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掉这根簪子,不然这东西就像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得到答案,南薇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程氏也没做挽留,只让自己的贴身丫鬟送她出门。

    南薇刚走出大门,程氏却突然叫住了她。

    “七小姐,小心小人作祟。”

    这是在提醒她!

    南薇还想问个清楚,可程氏却显然不想多说了,盘腿坐定,房间里寂静无声,就像刚才那一句话只是南薇的幻听。

    出了碧落阁,南薇再也不能淡定了,招来紫鸢在她耳边低声吩咐了两句。紫鸢领命,郑重其事地点头:“小姐放心,奴婢定不辱使命!”

    紫鸢这一去,就是一夜未回。当天晚上近身伺候的都没人,南薇无奈,只能招了昭月来近身伺候,替自己梳洗。

    自从青竹走后,二夫人虽然多次想再塞人进来,都被南薇想办法拒绝了,为了应付二夫人的“关心”,不让她“担心”自己没人用,于是南薇就将昭月给提升起来,做了兰萱阁的二等丫鬟。是以如今做这决定,倒也没人说什么。

    因担心紫鸢出了什么差错,收拾好了之后,南薇就领着昭月往慈寿堂而去。走了没两步,却在那竹影稀松的僻静处,见到了一抹熟悉的声音。

    “那不是紫鸢姐姐吗?”昭月也认出了那人,正欲上前去打招呼,却发现紫鸢的对面还站着一个人,昭月定神细看了两眼,认了那人,“咦”了一声。

    “紫鸢姐姐怎么会和田嬷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