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5章 把人带过来开始吧

3149 2017-09-25 16:46:00

    他一双黑眸沉冷如冰,对余早早把孩子硬塞给他的举动感到无比烦躁。

    “可鉴定结果还在我手上。”还是她亲自从安佩东身上拿过来的毛发,亲自交给鉴定机构的。

    安佩东猛地松开手,气得胸膛不断地上下起伏,漆黑的眸底一片清寒,那天在办公室瞥见她藏的东西,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份让她把孩子拼命往他怀里推的鉴定书了。

    这个女人简直是想要气死他!

    “那如果你手上的鉴定书是假的呢?”他忍住想要把她掐死的冲动,沉着脸反问她,神情一片肃然,几乎咬牙切齿。

    余早早被他问得一愣,半天回不过神来,想到雪晴不怀好意的举动,又有些迷茫了,抬头看着安佩安被气得黑沉沉的俊脸,她弱弱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安佩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你。”

    闻言,余早早像是得到赦免般,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手臂上一紧,就被一只强有手的手腕捏住,抬头就看到他紧拧着的眉头,眸光深邃地望着她,一阵天旋地转间,她就被他抱在了怀里。

    他的气息一下子向她灌了过来,有种密不透风的感觉。

    又来了!

    余早早懊恼不已,眉头瞬间拧起,下意识地伸出手紧捉住床沿,拒绝这暧昧的亲昵,“我自己可以走。”

    医院是公共场所,他难道就不能收敛一点么?

    “……”

    安佩东低头看着她倔强的小脸,用他深邃的目光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色阴沉得彻底,手上倏然一松,就把她重重地摔回了床上。

    脑袋本来就还有点晕,被他这么一刺激,余早早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看着安佩东的身影都变得有些模糊。

    他又生气了。

    “不出院了。”他立在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微启,沉冷地说道:“你给我乖乖地在这里躺着。”

    “……”

    以前怎么都没察觉他的性格这么地反复无常。

    就因为自己不让他抱,他就这么霸道地让自己在这里住着?是一天还是两天,也没给个准确的天数。

    安佩东这人是不是有病!

    “我又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要住院?”她不满地端坐起来,不顾他的反对照旧爬下床。

    才刚刚一低头,后颈一疼,整个人晕眩了一下,差点直直地摔了下去。

    安佩东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轻嗤一声,淡淡地道:“看吧,是不是要留院观察观察。”

    “……”

    留你妹啊留!

    余早早内心崩溃不已,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眼前这个男人,仿佛一瞬间变得恶劣无比。

    门外冷不丁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女人尖细的叫声,一直安静的病房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

    安佩东转过身,大步跨到门前,用力拉开门,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望了一眼外面的混乱,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

    整个走廊很快就安静了下为,只听见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回应道:“姓雪的那个女人想逃跑,已经捉回来了。”

    “让她进来。”

    他的声音讳莫如深,身上的气息愈发地清冷起来,整个房间的气压都在急速地下降,听到雪晴的名字,余早早的心紧了一下。

    雪晴被人猛地推了进来,看到安佩东的那一刹那,她的眼睛倏地收缩了一下,露出惊恐的神色,发丝有些凌乱,却仍然不减她身上仿佛浑然天成的妩媚。

    “不是说不想再见到我吗?”她很快地把眼底的那一抹惊恐掩去,换上轻佻的目光,娇笑着往安佩东面前一站,“这么快又反悔了?”

    “这么大张旗鼓地让人看着我不放,可不像你哦。”

    雪晴从容地理了理头上的乱发,一抬头就看到坐在病床上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余早早,神色乱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到她。

    “雪晴。”余早早淡淡地叫了她一声,温婉清润的声音,让她的名字也染上了一丝平和,“Da,vid到底是不是你儿子?”

    “是啊!”

    她回答得这么爽快,反而让余早早有一丝呆愣,脑海里浮过Da,vid满是伤痕的身体,一股气憋在了胸膛里,闷得她一张精致的小脸通红。

    一直立在门边的安佩东冷哼了一声,眼神幽冷地朝雪晴看了过去,似乎后悔让这个疯女人进了来,优雅地皱了皱眉头,随手拉开手边的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开口赶人,“好了,你还是出去呆着吧。”

    门外守着的人一听,马上过来把雪晴往外带去。

    雪晴有些急了,大声地叫唤起来,平日里优雅如猫般的形象荡然无存,一袭红裙看起来也有些狰狞,“安佩东,事情又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扣着我不放?放手!放手!给我放手!”

    “做没做,你心里很清楚!”安佩东整张脸都阴沉了起来,连眉目都冷了起来,他低沉的声音夹了一丝明显的警告,“你得感谢我,我很快就会帮你找到你儿子的亲生父亲。”

    雪晴的脸倏地变得惨白,眼底的慌乱掩都掩不住,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般,任由人拖出了病房。

    房门徐徐地被关上,余早早只来得及看到雪晴眼底那一丝惊惧,像是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被挖掘了出来般,令她绝望非常。

    没有安佩东的允许,余早早出不了院,郁闷得一句话也不想说。

    病房窗外的日光渐渐地虚弱了下来,休息了大半个下午,除了后颈还有些疼,余早早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大碍,想着Da,vid现在不知被安佩东安置在哪里,她就一阵心烦,想要尽快地看看那个孩子,确定是不是安然无恙。

    她往窗口站着的男人看去,逆着光,像一座精致的雕像立在那里,眉头却紧紧地拧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容有些模糊,但他身上的冷漠却能很清晰地传过来。

    余早早感到一丝冷意悄然从脚底开始钻进了她的心里。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带你过去看看。”

    一直立在窗前动都没动一下的男人突然转过身,慢悠悠地朝她走了过来,他幽深的眼眸里含着一丝危险,俊美的五官完美无暇,紧抿着的双唇透出一股不可言喻的性感。

    余早早愣了愣,身上一轻,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

    “你太瘦了。”他低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视线停在她粉嫩的双唇上,泛着一丝幽冷的光,眉头紧锁,冷不丁吐出这么一句话。

    她很瘦,比六年前轻了许多。

    “……”

    余早早没说话,任由他抱着自己离开病房,如果被他一抱可以尽快出院,她也没什么损失,反正累的又不是自己。

    然而安佩东并没有让她如愿,他抱着她一路往楼上的鉴定科走去,刚从电梯走出来,他的助理就带着一群外国人走了过来,个个穿着一身白大褂,一看就知道是什么身份。

    众人看到他抱着一个女人走过来,明显吃了一惊,但很快眼尖地把余早早认了出来,眼里只剩下赞赏。

    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巨人安佩东,竟然这么地宠溺自己的妻子,许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在他身上真切地看到,实在令人有些意外。

    “安总,都准备好了。”助理走到他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淡定地汇报道:“现在开始没有问题。”

    “嗯。”他不理会旁人的目光,自顾自地扫了一眼埋在自己怀里的余早早,感觉到她轻轻扯住自己的衣角,痒到了他的心里,他按捺住内心悄然浮起的躁动,淡淡地应道:“多久可以出结果?”

    “需要五个小时。”

    “三个小时!”

    安佩东冷然地打断,他最多只能在这里留三个小时,再晚,他怀里的女人就要睡了,他们回去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做,不能让她熬夜。

    “我……我去跟他们说说。”助理一脸为难,但还是服从地转身往白大褂们走了过去。

    余早早在安佩东的怀里坐立不安,她抬头看着他刚毅的下巴,蹙着眉头挣扎了起来,“安佩东,你放我下去。”

    “你想丢人丢到什么时候!”

    就算他不累,她也嫌丢人。

    “丢人?”他眸色一暗,低头看着她因不满皱起的小脸,对她这样的形容很是生气,危险地眯眼看着她,“余早早你竟然敢嫌我丢人?”

    余早早神色一凛,他的脸已经黑了,但无论再怎么生气,也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貌,他的脸,真的是百里挑一地好看。

    红颜祸水。

    他已经把她的脸给祸害了,被这么多人亲眼看着自己窝在她的怀里,像什么样子。

    大家一定会以为她是个娇蛮任性的大小姐。

    “嗯,丢人。”余早早淡淡地从他脸上收回自己的目光,脸色有点冷。

    说实话,就算是放在六年前,她也未必能适应这样尴尬的局面,更何况现在他们的关系就要面临土崩瓦解的状态。

    她趁着安佩东手劲微松跳了下来,刚好看到助理从那堆白大褂里面抽身而出,向他走了过来,算是逃过了一劫。

    “安总,可以开始了。”助理瞥见安佩东寒着的脸时,顿了顿,很快恢复了原来的冷静轻声说道:“三个小时可以出来结果。”

    安佩东神色不悦地睨了一眼余早早,忍住要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淡淡地吩咐道:“把人带过来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