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6章 用行动在责怪她

3155 2017-09-26 16:49:00

    这么地大张旗鼓,他到底在折腾什么?

    余早早看着浑身都冷下来的安佩东,觉得双眼都有些模糊,连他脸上的神情都看不太清,突然莫名其妙被拉到这里,她有些搞不清楚状态,直到他的人带着Da,vid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才意识到他这样做的意图。

    是了,他在病房里和雪晴说过,很快就会帮她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

    余早早紧紧抿住双唇,脸色顿时有点发白。

    安佩东不止一次很笃定地说过,他根本没碰过雪晴。

    “安佩东……”

    “等三个小时。”他冷声打断她接下来的话,低头打量着她脸上的神情,精致的眉目间带着些许冷冽,“你就知道Da,vid是我儿子,还是雪晴这个女人别有用心。”

    “这是我从国外请过来的,最具权威的鉴定团队。”

    看着他英俊得过分的脸庞上泛着淡淡的冷寒,余早早愣了愣。

    他大废周章地安排了这些,难道就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他对自己说的都是真话、Da,vid真的不是他儿子么?

    鉴定室外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隔着玻璃窗,余早早能看到那些高个白大褂们摆弄各种仪器的熟练动作,里面的灯光配着医院雪白的墙壁,透着一丝瘆人的冰冷。

    Da,vid很快就取完样走了出来,匆匆地和余早早对视了一眼,就被人带了下去。

    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空旷的走廊里,皮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入耳,一个俊朗的男人很快就跳入了大家的视线里,他眉头轻皱,额头泌出细密的汗液,正匆匆地往他们这边大步走了过来,脸色急切慌张。

    走近了,余早早才发现,这个男人的眉宇间,和安佩东很相似。

    他站在安佩东的面前,擦了擦额头的汗,讨好地轻声问道:“哥,这么急把我叫过来,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还以为是你出什么事了,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看到你好好地站在这里,总算是安心了。”

    男人叨唠着说了一大堆后,这才注意到站在安佩东旁边的余早早,他顿了顿,似是有点惊讶,“嫂子也在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嫂子的真人。”

    “大嫂你好,我是安然。”

    安然,是安佩东同父异母的弟弟,余早早早有耳闻。

    看着安然礼貌伸出来的手,安佩东的眉头揪得更紧了,冷冷地拽住余早早就要伸出去的手,把她拉入自己的怀里,不悦地道:“叫你来做什么,你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

    安然自讨没趣地收回伸出去的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目光一转就瞥到了角落里的雪晴,他的神情顿时惊慌了起来,眼底的戾色乍现,但很快就掩了过去。

    “我……我不知道啊!”安然皱起眉头,突然抬手朝着雪晴的方向指了过去,情绪突然就高昂了起来,“那个是你的女人,我知道!我不该碰,可是是她勾引我的!哥,你知道我这个人受不了女人多大的诱惑,我们是兄弟,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是不是?”

    “大嫂还在这呢!爸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说话间,他把目光悄悄往余早早身上移去,小心翼翼地探视着,双手暗暗地搓着,他已经开始紧张了,甚至别有用心地开始挑拨离间。

    “这个女人你要就拿去,我知道你们一直有来往。”安佩东冷哼一声,淡淡地冷睨了安然一眼,黑眸里的寒光能让人感到窒息,“我从头到尾都没碰过她。”

    “如果你们连个孩子都养不起,大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出钱养着也无所谓,如果是别有用心,那就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份!”

    安然的脸白了黑,黑了白,像个调色盘,被人戳穿了目的的他,站在那里如小丑般,看着有点可笑,他朝着雪晴狠狠地瞪了一眼,眼里的狠意看着让人心惊。

    千算万算,根本就没有想到安佩东连碰都没碰过雪晴,本以为这个女人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夜夜笙歌,也会有几段露水情缘,当初打这个算盘的时候,就是因为她是呆在安佩东身边最久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一戳就破了。

    “哥,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安然继续装无知。

    “里面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你耐心地等三个钟就是。”

    安佩东没有再和安然废话,搂着余早早坐到一旁的座椅上,胸有成竹地透过玻璃窗望进鉴定室内,安然那点小伎俩在他面前完全不够看。

    余早早从他怀里抬起头,目光从他线条优美刚毅的下巴到他漆黑如墨的眸眼,无一处不让她感到惊艳,眼前的这个男人,帅得让人窒息,然而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意也是让人望而却步的。

    安佩东似是感受到了她如火般的注视,倏地低下头,眉头微微蹙起,紧紧将她的目光锁住,轻抬下巴道:“你应该要吃饭了,我让人买盒饭回来。”

    话落,他侧身向助理吩咐了一声,助理马上就派了人出去把饭买了回来。

    余早早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不想再吃了。

    “再吃一点。”安佩东拧着眉头夹了一大块红烧肉送到她嘴边,脸色很不悦,低沉的嗓音磁性十足,“身上没几两肉,抱着都硌手。”

    “嫌硌手就别总是靠过来!”余早早气得白了他一眼,扭开头,冷冷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整张脸都黑了。

    “过来,再吃一点。”他的语气倏然有点冷,脸上似笑非笑,唇边泛着津津的凉意,“让我说第二遍的话,你会后悔的。”

    余早早对他的排斥态度令他很不满,脸色也跟着不豫起来,黑眸深深地注视着她,仿佛要把她整个人深深刻入心底。

    他用这种眼神盯着她的时候,让人感觉情深无比。

    余早早知道,他是生气了。

    她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张口把他喂来的食物一口一口吃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医院里的灯光和雪白的墙壁混在一起,有种瘆人的凉意。

    安佩东搂着余余早一动不动地坐在鉴定室外的座椅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沉冷气息令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阵的窒息,连呼吸都不敢重一点,整个走廊的气压都被他一个人压得极低。

    离结果越近,安然就越坐立不安,他不耐烦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见安佩东冷然瞥过来的视线后,又把抬起来的腿收了回去,额头急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不时地朝雪晴的方向看去,充满戾气地瞪着她。

    他知道结果一旦出来,事情就瞒都瞒不住了。

    安然正急得满头汗,鉴定室那边的门却“啪嗒”一声打开了,所有人的心都随着这个声音紧了一下,安然更是吓得脚步直往后退,直觉就想逃,还没退两步,便被人从后面架住,动弹不得。

    “事实证明,孩子不是我的。”安佩东从助理手里接过两份鉴定书,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往余早早手里塞去,一脸笃定,“是安然的。”

    “……”

    余早早有些茫然地捧着手里的鉴定书,目光情不自禁地扫过上面的鉴定结果,心里五味杂陈。

    安佩东这是用行动在责怪自己对他的不信任。

    “好了,我们回家!”

    他大手伸过来,把她整个人纳入自己的怀中,高大的身体几乎把她整个紧紧罩住,行至安然面前,他又顿住了,随意地抬眸看向对方,唇微嘲讽地勾了勾,眸色极暗。

    “也顺便给你看看,你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别逼我出手。”安佩东的脸蒙了一层淡淡的冷漠,抬手从余早早手里抽过鉴定结果,朝安然的脸上甩去,讳莫如深地开口说道。

    安然惶然地接过鉴定书,看着书面上的结果惊讶地抬起头,“哥,我根本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时候偷生了我的孩子!”

    安佩东看着他脸上浮夸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漆黑的冷眸盯着他没有说话。

    “哥,你听我说,这女人做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她一定是想钱想疯了!”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跟在你身边还不懂得满足,转过头又来勾引我,把我们兄弟玩得团团转,现在还企图利用孩子来骗钱、算计,想上位破坏你和嫂子的关系,她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死一万次都不够!”

    安然越说越愤怒,恨不得帮安佩东把嘴里说的这个女人给撕碎了才泄恨。

    雪晴当然听出了安然的意图,现在计划败露了,就想着把所有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不惜把她推向致死的境地,看着安然无情无义只为自保的模样,她感到一阵恶心。

    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跟在安佩东身边,一边还要和他暗渡陈仓,当初是他死缠烂打、软硬兼施说服自己走这一步,承诺出了什么事就由他来担着,现在好了,被他恶人先告状,反咬了一口,这个男人简直没有心!说的话都是狗屁!

    现在她好恨、好后悔。

    “安然,你这个天杀的!明明是你让我跟在安佩东的身边的!还说……”

    “赶紧把这个疯女人带下去!赶紧!赶紧!”安然脸色一凛,出声打断了雪晴的话,深怕她再吐出些什么话来,像赶苍蝇似的想要把她赶走,转过身对着守在雪晴两旁的人命令道,“赶紧带下去,她要是破坏了我们家人的感情,你们负责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