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7章 仿若回到六年前

3229 2017-09-27 16:50:00

    

    安佩东冷眼看着这一切,脸上的表情漫不经心,搂着余早早转身就往电梯走去,留下还在相互嘶吼着的安然和雪晴。

    “行了,人都走了,你就别装了。”雪晴甩开安然握住自己的手,深深地瞪着眼前这个绝情的男人,从未觉得他这样陌生过,“你现在是存了心要将我整死是不是?”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又给你生了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哪样不是你让我去做我就照做的?就连让我继续跟在安佩东身边,我也做了。”

    “不是我没做好,是因为余早早回来了,他现在不需要我了。”

    “你觊觎他手里的财产,我也尽力配合你,我们的儿子也被你当成了抢财产的工具,你起码要对我们母子有点良心吧?”

    雪晴看着一脸不耐烦的男人,心瞬间跌到了冰点,他扬了扬手凉薄地说道:“别想在我面前邀功,没用。”

    “我想安佩东以后都不会想要再见到你了。”

    “你已经没用了。”

    什么叫翻脸不认人、厚道无耻?

    这就是!

    她算是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恶劣,前后判若两人,求她的时候什么都答应,踢开她的时候也什么都能做出来。

    他现在是铁了心要置她于死地了。

    比没有活路更难受的是,蚀骨的痛意。

    雪晴连站都站不稳,瘫倒在地板上,脑海里闪过Da,vid的小小的面容,她的眼睛浮起一丝恐慌来,伸手拉住安然的衣袖轻声问道:“Da,vid呢?”

    “Da,vid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儿子,是安家的血脉,他什么错都没有,还是个孩子。”

    提到Da,vid,安然的脸有点发黑,偷鸡不成蚀把米,平白无故自己就多了一个拖油瓶,想甩也甩不掉,令他很不爽。

    “别跟我提他!”他用力狠狠地甩开雪晴的纠缠,目光越来越狠戾,声音变得阴冷起来,“一个两个都是扫把星!”

    “妈妈!”

    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地闪了过来,瞬间扑进了雪晴的怀里,孩子软软的身体顿时温暖了她的身心,Da,vid在他怀里糯糯地问道:“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去啊?我等你好几天了。”

    “余阿姨今天带我去游乐园了,我很高兴,我们以后也一起去好不好?”

    “余阿姨对我很好,妈妈,我能喜欢她吗?”

    小心翼翼的语气,在极力地讨好着她,提到别人的时候,声音很轻,似乎是怕她责怪,然而还是鼓起勇气提到了余早早。

    看来余早早是真的对他很好。

    雪晴的鼻子一酸,轻轻地爱抚着Da,vid柔顺的头发,偷偷地深吸一口气,把流到眼眶的泪水逼回了肚子里,尽量平静地答道:“Da,vid当然能了。”

    “嗯,那你不怪我吗?”他从雪晴怀里出来,紧张又认真地问道,一双小手紧紧地捏着衣角,仿佛刻意般,又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遍:“我喜欢余阿姨,妈妈不会怪我吗?”

    他的妈妈很少会这么温和地抱着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让人感觉不安。

    Da,vid的心里有一丝恐慌。

    “不怪Da,vid。”她只怪自己一直以来没有好好地待过他,看着自己儿子眼里对自己流露出来又爱又怕的神色,雪晴后悔不已,“Da,vid可以原谅妈妈吗?妈妈总是伤害你。”

    就算他出生就是为了给安然利用,她也不应该迁怒于他,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善待过他一天,看着他总觉得自己很肮脏,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就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天使。

    

    “妈妈没有伤害我,只要妈妈开心就什么都好。”Da,vid乖巧地答道,带着奶音的童声软软的,让人心疼。

    他抬起小脑袋,就看到安然正目露凶光地看着自己,吓得一愣,钻入雪晴的怀里瑟瑟发抖。

    这个男人,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每一次都会很害怕,习惯不来。

    “没用!”安然冷嗤一声,看着Da,vid小小的身体,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声音极其刻薄,“要不是有这张纸在我手里,我还真以为是你在外面野回来的野种!”

    胆小怕事得要命,没一处像他!

    雪晴紧搂住Da,vid小小的身板,气得浑身颤动,看着眼前这个自己跟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心里无比委屈,到这一刻,她谁都没有资格去怨,只恨自己当初眼瞎,摊上了他!

    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会下地狱的,禽兽!”她冷冷地骂道,眼底迸出无尽的恨意,妩媚的声音此时杀意十足,“禽兽不如!”

    只是骂几句仿佛不能让她解气,雪晴猛地站了起来,准备扑向安然的时候,眼角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余早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返回这里,安静地看着他们,安佩东黑着一张脸立在她身后,寒意逼人。

    安然顺着雪晴的视线看去,脸色倏地发白,仔细地观察着安佩东的神色,不确定他听到了多少,手脚开始有点发颤。

    雪晴顿了顿,看着余早早的双眼一亮,把Da,vid朝她推了过去,语重心长地叮嘱道:“Da,vid,你跟余阿姨回去,以后都要乖乖的。”

    既然余早早能对Da,vid这么好,那她只能赌一赌了。

    Da,vid在余早早的身边,总比在自己身边好,起码会多一丝生机。

    “Da,vid,过来。”余早早立在另一头,向他招了招手,脸上带着心疼的笑意。

    安佩东在她身后,憋得脸青黑青黑的,视线凌厉地扫向安然和雪晴,怒意汹涌,恨不得他们能马上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见,要不是他们跑出来捣乱,他怎么可能会浪费这么多时间!

    现在余早早还非要对这个小色狼牵肠挂肚的,车子都走到半路了,得知他们的人没有把小色狼接回去,还非要返回来接人!

    真是够了!

    他现在对Da,vid的敌意越来越深。

    偏偏Da,vid还在一步三回头,看得他心烦,

    安佩东两三步跨到Da,vid的面前,强行把他拉了过去,头也不回地搂着余早早走了。

    折腾了大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夜色也已经越来越撩人,整个城市的灯火格外璀璨,仿佛才刚刚进入夜的高潮。

    Da,vid趴在车窗前,睁着一双童真的眼睛看着不断往后倒去的夜景,沉默不语,夜风徐徐地从窗口吹进来,带着凉意。

    安佩东瞥见余早早对着Da,vid在皱眉头,心烦意乱地关上了车窗,把外面的一切喧嚣隔绝在外。

    这下好了,车厢里顿时安静得可怕,安佩东寒着一张脸,车内的温度被他不断地拉低。

    余早早觉得比刚才吹的晚风还要冷些。

    车子很快就回到了别墅,一进门,安佩东就把Da,vid丢给了管家,拽着余早早就进了卧室。

    “折腾完了,满意了?”他身上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怨气,如琢的五官因为怒意微微紧绷着,紧锁着的眉头透着不悦。

    刚进门,他就将她紧紧地压到了墙壁上,高大的身形从她头顶罩了下来,遮住了大部分光源,余早早抬起头,看不太清他的神情。

    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劈头盖脸就朝她淹没了过来。

    “Da,vid是个孩子,你们大人之间的斗争不应该波及他。”余早早偏过头,躲开他灼热的呼吸,“无论他留在雪晴还是安然身边,都不可能好好的。”

    “你放过他吧。”

    安佩东眸光冷了冷,“我没想过要对一个孩子下手。”

    何况这个孩子流的还是他们安家的血,他只是看不惯余早早对Da,vid这么在乎,说白了,就是在吃一个孩子的醋。

    “那你把他留给安然和雪晴,和下手也没什么区别。”她不满地皱眉,颇有点指责他的味道,“安然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光是他看孩子时那种厌恶到骨子里的眼神就知道,Da,vid肯定不会被他接受的。

    “那你现在信我没碰过雪晴了吗?”他火热的身体再朝余早早压了压。

    “嗯,我信你。”余早早被他压得满脸通红,低低地应道。

    他暧昧的气息就吐在她的耳边,“不仅她,自从你离开我,我任何一个女人都没再碰过,是真的!”

    “所以你醉酒那晚我才会那么失控。”

    想起那晚她的热情,他的喉咙一紧,身体也跟着迅速紧绷了起来,像中了剧烈的情毒,从小腹处升起的火苗迅速地蹿到了身体各处,怀里的软玉温香俨然成了唯一的解药。

    他低下头,双唇在她耳边暧昧地厮磨,扣住她细腰的手愈发收得紧了,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要了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声音已经沙哑得不像话,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诱惑着问道:“以前是我不对,原谅我好不好?以后我们都不折腾,好好过,行不行?”

    带着对她遏制不住的渴望,双手已经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四处游移,到处煽风点火,卧室的温度一再往上攀升,如火般炽热。

    余早早难耐地“嗯”了一声,双腿软绵绵地开始打颤,还没开始,她就娇娇弱弱地紧搂着他轻声要求着:“不要在这里。”

    “没用。”他低笑一声,胸膛处传来的震动令余早早感到轻微的晕眩,他身上浅浅的古龙水香味也让她迷乱。

    余早早不得不抬手搂紧他,寻求一个可以支撑身体的支点。

    双唇被他似轻似重地咬住,对安佩东熟练的撩拨,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他清楚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点。

    她微眯着温润的双眼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这一刻被他视若珍宝、亲密无间地抱在怀里亲吻,像是回到了被他极度宠爱着的六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