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9

2111 2017-09-28 18:25:41

    那人如此侮辱自己的生母,南薇恨不得把他手撕了。偏葛三就像是没看到南薇那充满恨意的目光一样,越说越起劲。

    “你不知,你母亲每日都会乘着出去采买的时间与我幽会。我们甚至约好了等苓儿出生了,她就寻个机会带你们姐妹二人出府,从此和我远走高飞。只是没想到……”

    为了应证自己的话,他将搁在地上的衣服和鞋子都捧起来,举到南薇面前。“你看这些衣服,这些鞋,都是你娘亲为我做的,所用布料还是从我这里拿的呢。她还给我做过诗:共君少年时,平生念尔安。此心两相知,生当不敢忘。薇儿你肯定有听你母亲念过。”

    他这样子,倒还真有几分急于在女儿面前证明自己身份的父亲样子。而当他一字不差地背出那首诗的时候,众人莫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和那张纸上的一模一样。

    “呸!”南薇狠狠地淬了他一口。

    这人眼神飘忽,面色不善,看上去就是一游手好闲的登徒浪子不说,便是他说的那些浑话,逻辑就经不起推敲。

    “哟,七妹莫不是怕了?若窦姨娘真是清白的,那让他说下去又何妨,是非曲直,自有爹爹定夺。”南心似笑非笑地看着南薇。

    她这一开口,说扎心不为过了。南昌平是真的怒了,一掌拍到茶几上,愣是将那上好的红木茶几从中间拍断了。

    这一声,吓得南心和葛三都不敢再多说了。

    只有南薇一个人,不怕死地梗着脖子,直言:“父亲……”

    “别叫我父亲!”虽然对那葛三的话半信半疑,但是此刻,他的男性尊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是不争的事实,他并不想听这个庶女多说半句。

    偏偏南薇不如他意,自顾自地开口。

    “父亲可以不认我这个女儿,但是断不能辜负了对您一片痴心的窦姨娘啊。”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只怕这窦姨娘的确是一片痴心,却不是对我吧!”南昌平对那葛三的话并未尽心,只是如今南薇公然顶撞于他,他怒火中烧,干脆放出了狠话。

    南薇提裙,扑通一声跪在南昌平的身前。

    “那就容爹爹听女儿自己与您说一说,窦姨娘的痴心。”

    南薇从那葛三手里夺过衣服和鞋子,捧至南昌平眼前。

    “窦姨娘痴心父亲,这便是证据之一。”

    南昌平嫌恶地瞥了一眼,冷冷地道:“众皆知,我不喜青色。”

    “但正五品少卿的官职,按律,却应是青色。”南薇将那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摊开,众人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袍子,却是一件官服,官服上的图案虽然只完成一半,却能依稀辨出来是白鹇。

    正五品的官服上才缝白鹇。

    “在窦姨娘的心中,父亲您无所不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她相信您此番进京述职,定能升职,所以早早地备了这件官服。后来她从别人口中听说私制朝服是死罪,她不想给父亲您添乱,又舍不得扔掉自己好几个月的心血,这才将这官服藏了起来。”

    南昌平的神色这才稍稍有了缓和的迹象,窦姨娘识字不多,这种一腔赤诚却极不妥当的事,的确像是窦姨娘会做的。

    见状,南薇知道自己已有了几分胜算,强忍着因为感冒带来的头昏脑涨的不适感,拿起鞋子,对昭月使了一个眼神。

    昭月会意,拿着鞋子逼近那跪在地上的葛三。

    葛三刚吃了昭月一脚,眼下见到他有些惧怕,瑟瑟后缩。

    “你……你想干什么。”

    昭月不理他,抓住葛三的腿,拿鞋子在他的脚上比对。

    葛三体弱,脚也大不到哪里去,一比竟有近一寸的出入。

    “葛三,你说这衣服鞋子都是窦姨娘做与你的,可你并无官职,这鞋子的尺寸也与你不符。”大夫人程氏皱眉,说了一句公道话。

    能在此时站出来挺自己,着实难得。南薇向大夫人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转而将目光放回自己父亲的身上。继续说道。

    “眼下,葛三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此人贼眉鼠眼,颠倒黑白,绝不可信。”

    葛三听南薇这么说,便急了。

    “就当是我弄错了,这衣服和鞋子不是为我做的,那诗绝对是为我写的,我与她青梅竹马,诗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南薇轻蔑一笑,这葛三真是个蠢货,事到如今了还在自掘坟墓。

    她连多看葛三一眼都嫌恶心,恭恭敬敬地向南昌平叩首,礼毕,不紧不慢地将那首诗背了出来。

    “共君少年时,平生念尔安。此心两相知,生当不敢忘。父亲,这是一首藏头诗。这便是女儿说的,窦姨娘对父亲痴心一片,此志未移的第二个证据了。”

    “藏头诗?”南昌平先是一愣,抓起那张他看了一眼就气不可遏的宣纸,将那四句诗的首字连起来一看,大惊,竟是:共平此生,四字。

    “窦姨娘曾对女儿说过,她从入府见到父亲第一眼起,便对父亲一见倾心,是以,姨娘在诗中所言‘共君少年时’,只因为她在心里,是一直把父亲当自己的竹马的。”

    其实不用南薇解释这后面的曲折,便那藏头诗的意思,就已经赢了南昌平的心。不过南薇此刻提起窦姨娘少时就被南昌平的风采折服,无疑让他的男性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自然,也让南昌平的心里更加悔恨——一个对他爱到毫无保留,为了替他孕育孩子而死的女人,居然被人如此构陷!

    就这样,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原本是一场精彩的捉奸戏,愣是被南薇给掰成了替亡母表白的苦情剧。

    南心见大势已去,张张口正想说什么,南昌平却没有给她机会,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命人将那葛三架起来。

    “葛三你既已承认了你与有夫之妇暗通款曲,我变成全了你。来人,把葛三拖下去,浸猪笼,沉塘。”

    一听说小命要没了,葛三当下便吓得双腿都在打颤,胯间一热,身下就多了一滩尿渍。

    众人无不掩鼻遮面,嫌弃溢于言表。

    葛三哪里还管得了这些,他指着跪在堂上的紫鸢,尖声求饶:

    “都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拿着银子来找我,让我按照她说的办,大人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