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0

2206 2017-09-29 18:25:53

    南昌平终于记起要处理紫鸢这个,胆敢构陷主子的狗奴才来了。

    南昌平的目光像一把把刀子,生生地割在紫鸢身上。紫鸢不敢看他的眼神,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老爷……饶……饶命。”

    “你做出此等欺宗灭主的事来,还敢妄求饶命?!”南昌平大手一挥,让人将紫鸢一并拖下去。岂料那紫鸢竟死死地趴伏在地上,不肯起来,头却是偏着的,一双眼睛瞥向南心,眼神里耳朵威胁意味在明显不过。

    南心要是不出面保她,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南心心里一慌,在二夫人还来不及阻拦的时候,已经跪了下来,一边怒斥葛三欺瞒在先,造谣再后。一面劝南昌平不要尽信南薇。

    “七妹是我的妹妹,在这里我本不该提起此事,可女儿不忍父亲被她的巧言令色所骗,这才决定禀报父亲。”

    南昌平在南心出面保南薇的时候,对这个嫡女就颇为失望了,因此多有些不耐烦。

    “有话快说!”

    “七妹偷走了我的玉簪,如此手脚不干净的人,说的话想来也多有不实,还望父亲明察。”

    一听到玉簪,二夫人的脸色都变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心。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女儿,她自是清楚,看南心那脸色她就知道这肯定是自己女儿为了设计南薇搞的计。

    只是这计策实在是太过拙劣!用御赐的玉簪做文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南心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些话来,她就是想拦也没机会了。二夫人只能给南心使眼色,希望她能悬崖勒马,不要再说了。

     “放肆,外人诬陷你姨娘,你不出面帮忙就算了,如今居然还想诬陷你妹妹不成!”南昌平心里的怒火,似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已经膨胀到要濒临爆发了。

    偏南心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怕死地继续火上浇油。

    “此事千真万确,是之前被我七妹赶出院子的婆子亲口说的。”说着,便命人招了一个老嬷嬷进来。

    那婆子跪在南心身旁,再三保证,说她亲眼看见南薇将那簪子藏在床榻之下。只因那簪子是皇帝御赐,府中只有身为嫡女的南心才有资格拥有,所以她印象深刻。

    其实窦姨娘一案已经非常明了,南昌平本不想再在这件事上多做追查,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恨不能吃那葛三的肉,喝那葛三的血。

    偏自从出事起就一直歪在软榻上,冷眼旁观,一言不发的老太君突然开口了。

    “既然心儿言之凿凿,那就命人去搜,若是搜出来了,当治薇儿之罪,若是没有搜出来,也能当众还薇儿一个清白。反正今晚已经够乱了,不在乎多这一桩。”

    翻小姐的闺房,自然不能让家丁去,刘嬷嬷带着几个老嬷嬷,并那指认的婆子去了。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才回来。

    刘嬷嬷神情严肃,一进门就对老太君摇摇头——一无所获。

    而那先前指认南薇的婆子,面如土色,如丧考批,嘴里只喃喃念着:“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南心也急了,这可以说是她的底牌了。

    “不可能的,明明……”

    “啪!”

    南心差点就说漏了嘴,二夫人一掌挥过来,南心白皙的脸蛋上,立马出现了一个五指印。

    南心捂着被打得肿起来的脸,抬头看自己的娘亲,满眼委屈。

    二夫人强迫自己不去看南心,转而向南昌平和老太君请罪。

    “是媳妇不好,没有教好心儿,叫她被下人蒙骗,竟然误会自己的妹妹。”

    原本是赤/裸裸的诬陷,二夫人四两拨千斤,就变成误会了。

    老太君拧拧眉,知道也不能拿她如何,只是心里到底是不悦的。

    至于南昌平,心思本来就没在这件事上,虽然恼怒南心做事这般没有头脑,但眼下他更恨葛三和紫鸢。

    “来人,把葛三和紫鸢都拖下去,送官发落!”

    葛三忙大叫饶命,愣是被两个精壮汉子拖下去了,很快就没了声音。紫鸢仍是趴在地上不起来,痛哭流涕,大呼冤枉。

    “老爷,我本只是有疑虑,却也相信窦姨娘不会做这种事,更不敢对窦姨娘不敬,是二夫人,是她让我站出来揭穿这一切的。”

    “放肆!”南昌平和二夫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喊出这句话来的。

    二夫人抱着南昌平的袖子不撒手,苦苦求饶,其状甚是卑微。

    “夫君信我,我堂堂主母,怎会指使她做这种事!”

    “夫人,您不能过河拆桥啊,您说了,此事若成了,您会升我为琉璃阁的大丫鬟。这件事大家都知道的。”

    紫鸢叛南薇转投二夫人,早就闹得阖府皆知,更何况,那些依附着紫鸢,从兰萱阁转到琉璃阁的婆子们,闲来无事就爱八卦紫鸢如何得二夫人的宠,早就将“紫鸢不久后就会成琉璃阁大丫鬟”一事传得沸沸扬扬了。

    “你住口!”二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被这个卑贱的丫鬟陷害了。

    紫鸢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夫人,您让我对窦姨娘的阴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之时,可不是这么对奴婢的。您还说,您相信我才会委我重任,让我替您将七小姐这个眼中钉赶出府。”

    “我没有,夫君,老太君,你们要相信我。”

    只是此刻,任何语言在事实面前都已苍白无力。

    南昌平接连受到不少打击,原本还意气风发的男人,疲态尽显。

    “来人,送二夫人和二小姐回房,禁足一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大呼冤枉的二夫人和南心终是被两个粗使婆子给带走了。

    房间里顿时空了不少。

    南昌平皱眉,看着还在地上跪着的紫鸢,怒火再起。

    “你们都聋了吗?还不把这个贱婢拖出去!”

    原本还在大呼求饶的紫鸢却异常平静,从容起身,竟有几分大义赴死的豪迈。

    “求父亲放过紫鸢。”

    在众人的诧异目光中,南薇居然开口求保紫鸢。

    “薇儿,你可知就是这个刁奴,差点害你母亲清誉不保,害你被逐出府!你竟还要保她?”

    “女儿知道爹爹心疼女儿,这一切也是在为女儿出气。只是女儿相信紫鸢只是一时被重利所迷,才会被人利用。况女儿不忍心,眼下紫鸢阁的老人都散了,只剩下紫鸢一个人是伺候过母亲的,女儿若是想母亲的,还能找紫鸢说说。若是您处死了紫鸢,女儿……便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南薇巴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她前世和他就并不亲近,此刻,更带了很多讨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