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29章 我是认真的

3226 2017-09-29 15:10:00

    余早早的拒绝对安佩东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决定好了的事情由不得她来说不,很快就被他搂抱着走出了办公室。

    车子停在郊区一处不起眼的小庭院,进门入眼的都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隐约可以嗅到一股药草味,余早早还没来得及好好地看一看,屋子里走出来一位上了点年纪的老人,穿着一套面料手工都非常讲究的中式衣裳,背着手笑眯眯地朝他们看了过来。

    “安家的小子,几年不见,越来越精神了!”老人温厚的声音格外慈祥,听得出来对安佩东的宠爱,这样的称呼也显得格外亲密,他抬起手来朝他们招了招手,“来,快进来!”

    走近了些,他又慈祥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捋着灰黑灰黑的胡子说道:“这是你媳妇吧?婚礼没来得及回来,这次总算是见到了。”

    “是个美人,你艳福不浅。”

    “孩子,嫁给他,受了不少委屈吧?”

    老人望向余早早的目光带着一丝怜爱,想到安佩东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不由得替余早早捏了一把汗,这个姑娘看起来就温顺,嫁给这样的人确实是会不容易点。

    “陶世伯,这次带她来,主要是想让您帮她检查检查身体,改天再过来陪你杀上两局。”安佩东握住余早早的手,和她十指紧扣在一起,手心轻轻刮了刮她的掌心,像羽毛一样,挠得她心都有点痒,他却一本正经地和陶老人对着话,一心二用得很娴熟。

    余早早气得恨不得在心里骂他八百遍。

    陶老人像是突然想起来,眯了眯眼,缓缓地捋了一把下巴上的小胡子,“哦,对,差点把正事忘了,里面请。”

    中医一般就是望、闻、问、切,余早早非常配合,把过脉后,不多一会就算是检查完了,安佩东陪老人闲聊了一会,提了个袋子就带着人离开了。

    余早早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隐约能感觉到他的意图,隐忍着没有说出来,只是脸色有点不太好。

    一直到晚上,余早早洗完澡刚从浴室里出来,安佩东就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走到她的面前,让她喝下。

    整个房间都充满着中药味,不算难闻,却仿佛能把余早早的整个胃紧紧捏住,让她直泛恶心,想都没想,就伸手推开了。

    “我不喝。”她冷着一张脸,侧身从安佩东身边走过,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有点飘,“我又没病。”

    自己现在的身体好得很。

    她的心情有一丝烦躁,眉头微微蹙起,走到床边自顾自地坐下,不想再去理会安佩东那张已经渐渐冷下来的脸,不喝就不不喝,嘴长在她身上,他又不能将她怎么样。

    “早早,听话,把它喝掉。”安佩东很执着,很快又把药端到她的面前,冷声说道:“如果你不想喝,我不介意帮帮你。”

    他的声音很轻,像一缕轻烟,袅袅地飘入她的耳中,却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将她碾压,一股冷意从脚悄然底蹿起。

    听得出来,他已经有些生气了。

    “我不喝!”她心里无比委屈,怒气从胸口的位置迅速地涌上了头顶,望了一眼重新端到眼前的浓黑药汤,她下意识就伸手去拍掉,大声地反抗道:“喝了也不会有孩子,我也不想给你生孩子!”

    余早早的声音有点刺耳地在房间里飘荡,安佩东的脸早已经黑如锅底了,她轻而易举地把他的怒气勾了出来,伸手就握住了她不安分的手,紧紧地捏住,捏得她手腕生疼,仿佛下一秒就会被他捏断般。

    他也不想勾起她的伤心事。

    但是看着她眼里氤氲着委屈的泪光,抬头咬牙狠狠地瞪着自己,倔强的清丽小脸令他的怒意更盛。

    余早早越是抗拒,他就越生气。

    尤其是她那句不想给自己生孩子的话。

    “你不想给我生孩子,你想给谁生?嗯?”安佩东觉得自己快被她气得爆炸了,捏住她的手也开始不分轻重起来,疼得她眉头紧紧皱起,却还是咬牙不喊一声疼,更不松口,他看着她的脸,怒意横生地转手捏紧她精致小巧的下巴,毫不怜香惜玉,再一次重申,“把它喝了,别逼我动手!”

    余早早紧闭着双唇,一声不吭地继续瞪着他,就是不妥协。

    安佩东眉头一皱,把手里端着的碗凑到嘴边,一口喝了大半,低头就精冷地朝着余早早的双唇覆了上去。

    温热的药汁顺着喉咙流入,余早早被他钳制住下巴,只能被迫着吞下,他灵活的舌头甚至还有意无意地挑拨着她,重复了两三次,一碗药算是被他喂得干干净净。

    浓烈的中药味同时充斥着两人的嗅觉,早已经分不清从谁身上传过来的,余早早被安佩东霸道又无理的强制行为气得快要暴走,心底感到无比屈辱,倏地使出浑身力气把他推开,被他啃得微肿的双唇还泛着暧昧的水色,她抬手用力狠狠地往唇上抹了一把。

    安佩东冷不丁被她推得趔趄了一下,望着她狠戾的目光,有些愣住了。

    说到底,他还是无可避免地伤害了她。

    “安佩东,你还能再混蛋点吗?”余早早的眼里氤氲着一层雾气,眼神里都是对他的控诉,声音充满着愤怒,“孩子不是你说要就能要的!”

    她难过地扑到床上,翻身裹进被子里,混乱的思绪一下子涌入脑海里,医生告诉她以后恐怕都无法再怀孕时的那种绝望和痛苦,到现在都还不能忘记,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描淡写、想方设法地要求自己为他生一个孩子呢?

    她根本不同意!

    余早早躲在被子里,除听到安佩东的脚步声外,没听到他说的只言片语,随着他的离开,卧室也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得让人窒息,她想着想着心就累了,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候,迷迷糊糊中感到床的另一端轻轻陷了下去,一个温热的胸膛靠了过来,将她紧紧地拥住了,温热的呼吸清清浅浅地喷洒在她的耳边。

    他身上还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住,熟悉得她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身体随即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早早。”安佩东的声音本来就低沉好听,刻意放缓放轻时带了一丝温柔,像是情人间亲昵的呢喃,她的名字被他喊出来,让人感到缱绻,他亲了亲她的耳背,想让她放松下来。

    她能感觉到他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将她搂紧,附在耳边温声细语地说道:“睡吧。”

    次日,余早早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没有人了,他的气味无处不在,让她有些不满地拧紧了眉头。

    从卧室下来,她就看到安佩东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她缓缓走下来,目光深沉,让人摸不透。

    “今天不去公司吗?”余早早沙发边上,低眸和他对视,随口问了一句。

    “等你下来吃早餐。”

    他倏地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朝她笼罩了过来,有种微微窒息的感觉,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令他顿时就不悦了起来,紧逼着上前把她搂入怀里,低头就凑过去吻住了她粉嫩的双唇,许久才将微喘着将人放开。

    “安佩东,我不想喝中药。”余早早把手撑在他的胸前,暧昧地轻喘着说道:“太苦了,不好喝。”

    “苦口良药。”他蹙了蹙眉,盯着她因为刚刚的亲吻而微微肿起来的粉唇,目光微暗,声音也变得有些喑哑,“喝了对你的身体好。”

    “我知道你想要孩子,可是我恐怕没有能力给你生,就算喝了也不见得有效。”

    “不试试怎么知道?”

    余早早望着安佩东漆黑如黑的眸眼,仿佛能把她拉入深渊,他英俊的脸上如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冷漠,让人捉摸不透,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生气,“你是装不明白还是真不明白?我现在已经无法给你生孩子了,更不想生,懂不懂?”

    “你要是真想要孩子,可以找别的女人给你生!”

    她没办法给他办到!如果他想找人生,多的是女人愿意。

    “早早,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这种想法也不要再有,懂?”他的脸迅速地冷了下来,忍着把她掐死的冲动,出声警告道。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带着属于他特有的低沉性感,却让她觉得浑身直冒冷气。

    “我是认真的。”余早早不怕死地再次重申,精致小巧的脸倔强地不肯屈服,“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我自己清楚,我没办法为你生儿育女,相信你特意请过来给我检查身体的老中医也跟你说过了,你就不能放过我么?”

    “别让我做这种几乎没有可能的事情,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我不想重蹈覆辙。”

    她坚定得让他咬牙切齿!

    良久,安佩东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我也是认真的。”

    话落,似乎不想再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不发一语地牵住她的手往饭厅走去,沉冷地说道:“吃早餐!”

    他心情很坏,余早早也不想去触他的雷区,乖乖地跟着他去吃早餐。

    早餐过后,安佩东亲自将余早早送去了公司,目送她亲自上去才掉头回了自己的公司。

    余早早没什么心思工作,一整天都在发呆,她立在落地一玻璃窗前沉思许久,最终咬了咬牙,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心,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拿起手机翻看着里面的通讯录,看到心里的那个名字时愣了愣,眼里的光瞬间暗了下去,犹豫过后,还是直接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