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4

2082 2017-10-27 09:51:43

    余嬷嬷尚在人世,离开南府之后在简娘的介绍下另谋高就,如今过得比在南府好多了。

    “另谋高就?”南薇不解,青城就属南家一家独大,还有哪里会比南家更“高就?”

    紫鸢皱着眉头,给出结果——“小姐,是行馆九公子处。”

    “九公子一个男人,要接生婆干什么?”昭月心直口快,话没过脑子就吐出来了。

    话糙理不糙,南薇皱了皱眉头,看向紫鸢。

    紫鸢耸耸肩:“人家兴许是未雨绸缪呢,毕竟想嫁九公子的女人都能从城东排到城西去了。”

    南薇:“……你见过媳妇都没娶进门先找接生婆的?”

    看紫鸢和昭月面面相觑的样子,南薇也知道靠他们是靠不住了,当机立断。

    “去行馆。”

    对于这个两次来拜访都是因为行馆下人的南七小姐,砚台颇有意见。

    就没见过挖人挖得这么理直气壮的,难不成这是她勾引公子的手段?

    这般想着,砚台对南薇就没什么好脸色,若不是公子早有交代,对南家人要以礼相待,他早就把人轰出去了。

    “请稍等,待我去通报我家公子。”砚台的语气平淡无波,虽然没有配上翻白眼脸部抽搐那种鄙视套装,但是话里话外的嫌弃却是十分明显。

    跟着南薇出来的昭月听到了都只想打人,南薇倒是好声好气地道了好,乖乖地在屏风后站定,目送砚台前去通报,没有半分不满。

    等待的空间,南薇用余光扫了一眼这并不算大的行馆。

    虽然只是皇家的临时旅社,但是这里从一砖一瓦到一草一木都是费了很多心思的,比如静静躺在院子水塘里的那一片睡莲,一朵花瓣就抵得上寻常人家十年开支,比如檐下挂着的遮阳竹帘,最好的茂山竹削制而成,每一根竹片上都刻有当代书画大儒陈顺先生的亲笔题词,一字千金。

    这些风雅东西肯定不会是当今圣上,那位以商贾起家的草根皇上的手笔,听说这位九公子住进来之前重新修葺过这栋行馆,想来都出自他手。

    南薇心里不免又惊了惊,她将要面见的人到底有多深的**,恐怕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

    南薇正暗忖间,行馆的幽静陡然被一道刷的金属相撞声打破。南薇甚至还没回过神来,刷刷十几个黑影便从天上,从门后,甚至从草丛里钻出来,四个蒙面黑衣人将南薇主仆团团围住,其他人脚不着地,完美地演示了什么叫做轻功,咻地飞进内庭。

    “小姐,遇到刺客了,你快跑,我来应付他们。”

    于是昭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脚踢翻了左上角那个毫无心理准备的黑衣人,拉着南薇就往内庭冲,剩下的三个人甚至来不及扶人,忙跟上来伸手想拦住他们的去路,奈何昭月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敦实,完全不减速地撞上去,愣是将拦路的两个黑衣人撞出好几步远,剩下一个站在南薇身边,犹豫半响,面色为难,最后才无奈拱手向南薇道歉。

    “我们无冒犯之意,还请姑娘配合。”

    南薇自然是信他的,若是他们真的想“冒犯”的话,就凭昭月那两下子真的能破出重围?只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万幸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听到内庭传来一声男子怒吼。

    “封渊,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妹妹交出来,老子跟你拼命。”

    中气十足,掷地有声,却绝对不是那位九公子的声音。

    所有黑衣人都虎躯一震,支起耳朵听着内庭事态发展。

    南薇那点八卦之心也被激起,仔细听着。

    只是后面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期望的激烈,不过须臾的功夫里面就没了动静,黑衣人似收到命令,迅速撤退,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快得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此时,砚台送着一位身着宝蓝色骑马装的少年郎走出来,一边走,砚台还在忙着给那人道歉。

    “将军您别生气,小小姐是真的没有来过青城,若是我们有消息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将军您……”

    苏朗全程都只当他的话是耳边风,一句都没听进去,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在经过南薇的时候明显愣了愣,皱着眉。

    南薇躯身行了个简单的见面礼,全程低眉顺首,苏朗没说什么,擦身而过,走时甚至带起了一阵疾风,吹得南薇的发丝微动。

    砚台追着苏朗往外走,直到送到大门口,才停住脚步,笑呵呵地向那酒楼里招呼客人的小二一样,道:“苏将军,欢迎您下次再来。”

    苏朗被他噎住,气冲冲地往前走了两步,在砚台以为终于搞定这尊大佛,准备回去搞定另一个的时候,“大佛”突然回头,三两步冲回来拉住砚台的袖子。

    “刚才那姑娘,什么来头。”

    “姑娘?”砚台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明白过来。“将军您说的可是那位南七小姐?”

    “南七小姐?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公子不是一般不接待女客的吗?”看着砚台投过来的眼神,苏朗咽下一口口水,改了画锋:“当然,我家那个小的是意外,哪有姑娘家没羞没臊自己找上门要嫁人的。如果他真的来找封渊,你记着多照顾些,你家公子那性子,我不放心。”

    砚台拱拱手,态度很是恭谨。

    “将军您只管放心,奴才省得。”

    苏朗这才放心地点点头,摸着下巴往前走了两步,猛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还没答案,回头追着砚台问。

    “唉,你这家伙,又被你岔开话题了,你还没告诉我那南七小姐是来干什么的。”

    “我就算告诉你实话你也会不相信。”毕竟一位大家小姐三天两头来行馆讨丫鬟,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砚台无奈地道:“反正不是您想的那样,那位南七小姐和我家公子真的没什么。”

    但是砚台显然低估了苏朗这个家伙的脑洞,砚台的那句饱含十足诚恳的解释,到了苏朗的耳里就成了——

    “九公子和南七小姐的确有不为人知的关系,苏将军快来八卦吧!”

    想起那个自始至终都低眉顺首看不清正脸的小身板,苏朗摸着下巴笑了。

    封渊的女人?

    有意思。